217:遇刘年/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ktv出来后我打了辆出租车,钻进汽车后座,我告诉司机要去小区的名字,车子缓缓行驶向了路的中央,然后离开了ktv。

坐在汽车里,我的背部靠在汽车的椅背上。心里不是个滋味,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李哥的人头会这样轻而易举的出现了。

叶峰说明天就要帮着李哥去火化,然后将李哥头颅的骨灰和下本身尸体的骨灰放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叶峰还说,他一定会找到杀死李哥的人,为李哥报仇。

刚刚在ktv的时候,我的鼻子是酸的,看着那个被寒冰整个包裹着的人头,我的心都是冰冷的,当然我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又回忆起了李哥死的那天,我用手捂着李哥的胸口,他胸腔里的鲜血汩汩的往外流淌,我的手沾满了李哥胸腔内泵出的鲜血。粘稠,温热。

但是我心里明白,那些粘在我手上的粘稠温热的鲜血,是李哥在这个世最后一丝温度。

血冷了,血凝结了,那原本红彤彤发的血最终躺在地上变成了暗红色。

当医生宣告李哥死亡的时候,ktv的天也跟着塌了。

刚刚在李哥的人头前,叶峰跪下了,我也跪下了。

叶峰跪在地上。对着李哥的人头说:哥,我没有把ktv看好,害的ktv差点倒闭,地盘差点被左穆那帮孙子给分了,对不起了,真的对不起了哥。

叶峰还说:我一定会帮你报仇。一定会找到当年杀死你妻儿的那人,一定会让你安安静静的去。

黑色马路。昏黄的夜灯,看似安安静静的黑夜。

我看着窗外的一切,心头的那份热血还在翻腾。

回忆起刚刚叶峰的话,我是多么希望亲手杀了那个开枪打死李哥的人。

是碎尸万段!

汽车行驶在黑色的路面上,窗外的世界是那样的凄冷。

路灯灯杆一根接着一根我我的身边闪过,我们不记得路过谁,但是我们心里清楚,曾经他们个了我们光明。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后,一个熟悉的背影在我的视野中突然闪过。

他!

我赶忙让司机停车。

支付了钱,我就下了汽车。

下车后,我奔着那个背影就去了。

呵呵,我并没有看错。

就是刘年。

几天没见。我突然发现刘年变的屌了不少。

跟刚刚被开除的时候不一样,这货在这条街上,有了小弟,手里捏着香烟,看着挺屌的。

这小子是开挂了吗?

几天的时间就如此发达?



距离刘年背影还有十米远时,我喊了句那小子的名字:刘年。

眼前的刘年,上身一件黑色亮色皮衣,黑色紧身裤,头发上抹着锃亮的发蜡,一看酒水标准的混子。

嘈杂的音乐从附近店门口的音箱里传出来,淹没了我的声音。

估计刘年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他并没有回头,而是吊儿郎当的在路上走着。

因为我迫切想要知道关于田琪的事儿,于是紧走了两步跟了上去。

在距离刘年也就一米远的地方,我又冲着刘年的背影喊了句他的名字。

我刚刚喊完‘刘年’这两个字,我见刘年停了下来。

而后刘年慢慢的转身,然后看向了我。

见到我后,刘年嘴角上扬,然后冲着我笑了。

见刘年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朝着刘年迈了一步,然后冲着刘年说:我草,你小子这是开挂了,牛逼的不行不行的啊。

听到我的话刘年舔了下嘴唇,然后嘿嘿一笑。刘年说:你这个本色ktv的二当家,在这里跟我说这个,是挖苦我呢吧?

说到这里,刘年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哎,牛逼个毛线,我充其量也就一混子,手下也就这五六个人,收这一条街上保护费,能在这条街上免费洗洗头,吃顿包子啥的。

别看刘年说的这么轻巧,其实我在本色的时候,也是从小弟当过来的。

为老大的面子,用手捏正在燃烧的木炭,为了老大的生意,去找同性恋……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给豹子点烟时的情景,现在我的拇指上还留着当时的伤疤,我也永远忘不了,我陪鲁斯吃,然后被迫说什么‘我爱你’……

在每个人的成长路上,都有自己的故事,那些故事有屈辱、叫骂、斥责!

但是这些看似非常低幼稚、伤害自尊的回忆,恰恰是成长路上的闪光点。

当然了,我之所以下车,并不是来体现自己优越性的。

相互寒暄了一阵,我的话锋一转,然后转到了田琪的身上。

我皱皱眉头,冲着刘年又笑了笑,然后说:你知道田琪是怎么回事儿吗?

听到我话里提到了田琪,刘年的眉头那么皱了下。

那样子给人一种特别犹豫的感觉。

我的目光就那样注视着刘年,丝毫没有动。

见刘年眉头皱着,一脸为难。

我这人心直口快,立马对着刘年说:什么表情,怎么跟拉屎便秘涨红脸似的。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啊?

我的话刚刚说完,刘年紧锁的眉头摊开了点。

这样看着还不如紧紧的皱着眉头呢。

我说:得了,到底怎么了,赶紧说,别在那里装便秘了。

听到我的话,刘年冲着我呵呵一笑,然后有点委屈的说道:其实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谁知道田琪那丫头是怎么想的?

说到这里,刘年叹了口气,嗓子里发出了‘唉’的一声叹息,刘年说:其实我也纳闷到底怎么回事儿,跟你打电话,其实田琪中午拜托我的,虽然我是他哥,但是我不可能什么事儿都管是吧,当然了女孩子的事儿,她怎么可能都会告诉我呢?

听到刘年这样说,我将信将疑的,走能感觉不对劲。

当然我心里也清楚,这嘴巴是说话的。只要能说话,就有个真假!

我看了一眼刘年然后说:你不会有什么事儿在瞒着我吧?

刘年说:卧槽了,不信我?

我说:不,不是那个意思。

刘年说:不管你信不信,我知道的就这些。其实我也挺奇怪的,是不是你惹了我妹子了?

“卧槽、我惹个叼毛啊,当时我在去上上海的路上,看到短信,我的那颗心,疼的要死要活的。”

听到我的话,刘年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试探着问道:你妹子不会有新男友了吧?

听到我的话,刘年愣了下,然后说:“新男友……?这个貌似不可能吧,这件事儿其实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问叶丹。

对啊叶丹,我怎么把叶丹给忘了呢?亚司私扛。

就像是黑暗中的一丝光,然后又被我紧紧的抓牢了一样。

我抬手拍了下刘年的肩膀,然后说:你现在跟着谁混?

刘年说:这条街上的一个小头目,人还不错,听我们头说,他上边的人就是九爷的干儿子。

听到’九爷干儿子‘这几个字,我心里还是揪了一下。

我皱起眉头说:你知道秦牧九的干儿子是谁吗?

刘年说:管他谁呢,我又见不到。

我点点头说:也对。

其实我想起来了,刘年压根就不认得谁是郭涛。

我说:等学校内的ktv起来,就跟着我干吧。

刘年摇摇头说:不了,我现在觉得挺好的,虽然是底层,但是过的自由自在!你也知道我曾经是那个学校的老大,现在你让我回去跟你混,叫你老大,多少面子上过不去。

我说:我们可以平起平坐啊,你也是他们的老大。

刘年说:很多东西,只要心里那道坎过不去,就永远也过不去。

后来我和刘年进了一家酒吧喝了点酒,然后说了些掏心窝子的话。当然我的目的还是想让刘年过来,但是刘年还是拒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