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小舞的请求/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小舞这么一问,我猛然一愣,然后缓回神来。

我对小舞说:没,没什么。

说话间,我的那种惊慌失措还是表现了出来。

说完这话,我随便拿起碗里的勺子喝了一口。

但是喝完我的口腔顿时就冒了火。我靠这么烫?

不过在小舞的面前,烫就烫吧,我还是忍住了。

小舞的目光盯着我,然后对我说:你,没事儿吧?

我张嘴,笑了下说:没事儿。

就在这个时候,小舞喊了我的名字。

听起来非常郑重其事的样子。

听到小舞喊我的名字,我应了一声,然后说:我在,有什么事儿?

小舞说:其实我真有一件事儿,就是不知道怎么说。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什么事儿?

看到小舞难为情的样子,弄得我有点摸不清头脑。

我停顿了下,眼睛扫视了一下小舞。

我和小舞的目光再一次对视。

两人的目光对视不到两秒钟。小舞的目光闪躲了下。

见周晴舞的目光闪躲,我说: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说完zhe话,小舞说:行,那我就说了。

小舞说:“其实是关于王超的事儿……

听到‘王超’这两个字,顿时我也是木在了那里。

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听到小舞的嘴里说出关于王超的事情,但是已经说出来了,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当然我也没有打断周晴舞的意思。

或许小舞注意到了我脸色的变化。正在说话突然间停顿了那么一下。

见小舞停顿了一下,我的目光扫过了小舞的脸。

小舞见我没有说话,她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补充说:现在王超家也面临着危难,王超曾经的那些朋友都狗眼看人,趋炎附势。现在王超欠下了很多钱……

听到小舞这样叙述,我有点惊讶。

我皱着眉头问小舞:什么意思吧。你最后想要跟我说什么,不用交代王超的背景了,我心里清楚他是个什么人。

其实我想说的是,狗屎里就算是放上白砂糖,他也是狗屎。但是因为这样说话太过于粗鲁,我就换了一种说法。

我看了一下坐在我对面,正在吃饭的小舞。

同时小舞也看了我一眼。

一时间两个人的对话又陷入了僵局。

吃饭听到王超,我草倒胃口!

沉默片刻后,我说道:你直接说重点。

小舞说:我昨天听王超说你帮了他,但是……

听到小舞的话,我说:是他搞错了,我并没有帮他的意思。当时我也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我们是敌人,成不了朋友。

听到我的话后,小舞特闷闷不乐的说:知道了。

当然通过跟小舞的对话,我得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儿。

那就是小舞和王超昨天晚上在一起。

我拿起碗里勺子喝了一口粥。

我的眼睛瞄了一眼小舞,咽下那口皱后,我说:昨天你跟王超在一起?

小舞嗯了一声。

虽然我尽量的克制自己的脾气,但是我还是有点冲动了。

我对着小舞说:他家不是已经不行了吗?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呢?

说完这话,其实我心里还是蛮后悔的。

这句话的说白了就是在说小舞势利眼。

当时为了自己父亲的公司,小舞开始接触王超,现在王超家快要完蛋了,还接触个屁啊!

其实我心里也挺慌张的,因为我怕得到一个吓人的结果。

就是在王超和小舞的接触中,小舞已经渐渐的喜欢上王超了。

说完那句话后,我并住呼吸,听着接下来的小舞要说什么。

这时候小舞说:你什么意思?郑凯你这是在骂我心机婊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然后对着那人说道,“其实我的意思是,现在王超家已经帮不了你们家了,王超又是一个人渣,黄赌都沾,跟她靠的太近,你会吃亏的。

其实我听说了,王超之所以被打,就是因为这小子赌钱,欠了一屁股债。

当然很多人听到他家面临着经济危机的时候,都不想让那些人民币打水漂。

提起赌来,让我首先想到的是‘杨建东’!

也就是安琪曾经的男朋友。

那小子为了还债,让安琪起ktv当小姐,而且让别人糟蹋安琪,最后的下场是,无路可走,抢劫金店,然后被抓进了监狱了。

当然我不希望安琪的悲剧发生在小舞的身上。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人都会犯同样的错误,走同样的道路。

即便是有前车之鉴,很多人也是抱着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心理。

小舞并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而是跟我说了句:哦,我清楚了。

小舞的这句话说的非常苍白无力,就像是全世界都欠下了她什么东西似的。

这是一顿,开始美好,结局有点惨淡的早餐。

坐上去学校的公交车后,我坐在一个座位上,心里想着:我凭什么要帮王超,王超身边的人是伪君子,难道王超就不是伪君子了吗?真不知道那个王超哪里好了,周晴舞居然帮着一孙子说话。

想到这里,我特别郁闷的叹了口气。以圣吐扛。

一面是田琪,一面是周晴舞,说真的这俩个女生就像是我生命中的克星一样。

出现后,就再也忘不了,再也抹不掉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

随着公交车的走走停停,车子上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我也没有什么优良传统去让座,就这个点的公交车,站着都能被挤成肉饼。

其实人生有时候也像是挤公交车,有人上,有人下,用人陪你走一段路,有人陪你走到终点站。

车子到了学校后,我终于从那乌烟瘴气的公交车上‘杀’了出来。

从公交车上‘杀’出来后,我的手机响了下。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是郑磊的电话。

看到电话屏幕上郑磊的名字后,我皱了下眉头,然后在嘴里自言自语道:卧槽郑磊,这么早?

电话接通后,郑磊跟我说:郑凯有件事儿你要帮我办一下。

我说:什么?

郑磊说:买点东西,然后去医院、探望一下周易!

听到这话,我绝对不愿意干。

他娘的……这……我有点接受不了啊。

我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然后说:那小子薄情寡义,活该被刀捅,看什么看?

郑磊说:这个,我知道。

郑磊说完这话后,话锋一转说:但是要想弄出颖儿来,还是跟这小子有关系。

其实郑磊把话说到这里,我就明白了。

但是我不知道郑磊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颖儿拿刀子捅了人,就应该吃牢饭,但是郑磊也不怕麻烦,非要再把她给弄出来,究竟是几个意思呢?

或者说郑磊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我知道只要郑凯想要做的事儿,那一定不是心血来潮的,他一定有计划。

我的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些想法,然后说:我明白了,具体怎么做吧?

郑磊说:我也跟你说过,颖儿是重要的一步棋子,不能丢!

说完这话后,郑磊就冲着我说了见到周易后,我应该做什么。

听到郑磊说的,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这手段有点残忍啊,卑鄙!

郑磊说:只有卑鄙才能成就一个人高尚,只要能够站稳、扬眉吐气,卑鄙怎么了,下流怎么了。残忍怎么了?这年头并不是做的对的才能站稳,而是做的狠的、卑鄙的,能够成功给的!

人们追随的、崇拜的是王者、成功者,他们才不管你的成功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正义和邪恶,只有成王败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