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田琪、郭涛、刘年?/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快要迟到了,我赶忙收拾了回屋收拾了下,拿着课本就离开了出租房。

其实并不是因为我特码热爱学习了而是教授说,今天会考试重点。

虽然距离过年考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这个教授有点贱,不会等到考试才给画重点。而是平时就画给我们看。

当然,并不是老师唬人,被这小贱逼教了三年了,了解他的习惯了。

当学生容易吗,昨天是大风大雨,今天又他妈是大雾。

到了学校后,我找到了上课的那间阶梯教室。

在三楼,3026!

推开教室门,我走了进去。

此时的阶梯教室里,已经来了接近一半的人。

我怕朝着后排看了一眼,我发现后排只有老肥一个人。

哎呦麻痹的,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这种天气,我居然在班里见到了潘阳,草,奇迹!

我用右手一边转课本。一边朝着后排走了去了。

到了后排,我将转在右手中指的课本停了下来,然后朝着桌子上一扔。

紧接着课桌发出了‘peng’的一声响。

老肥的目光注视着我,不过一句话没说。

哎呦我去,娘的不是这小子的风格。

我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然后对着老肥说:真给4521长脸了,这么大的雾天,你居然奇迹般的来了。

听到我的话,老肥冲着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长个j8脸,早晨被饿醒了,在餐厅吃饭后,就过来了。

听到老肥的话,我顿时无语了。

我看着老肥点点头,然后说道:屌,你是我屌哥!

正在跟老肥在那里贫嘴的时候。阶梯教室的前门被打开了。

教室门被打开后。我见田琪从门口走了进来。

此时的田琪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忧伤,她和叶丹笑嘻嘻的从教室门口朝着座第一排走了去。

这一幕,不仅仅是我看到了,就连老肥也看到了。

老肥的嘴角动了一下,眼睛斜视了一下我。

老肥的脸上露出了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当然了,我清楚老肥这不要的,这货的心里估计又想到了一些不中听的贱话。

果不其然,老肥那张堆满了肥肉的脸,嘻嘻一笑,然后对着我说:你的亲爱的田琪看着挺开心啊。

说着老肥朝着前排田琪的方向抬了抬头。老肥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方向。

顺着老肥的目光,我看了去。

我冷笑一声,而后坐在凳子上。

我的眼睛朝着老肥那个方向瞄了一眼后。嘴角抽动了一下,我说: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亲爱的了。

感觉老肥这孙子有点幸灾乐祸。

这杂种冲着我说:你的柏拉图式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是不是彻彻底底的土崩瓦解了?

我看都没待看老肥一眼,而是轻轻的说了句:赶紧滚。

中午第二节课后,借着课间空的时间,我在课桌上趴了会儿。

真是老了,认真听了两节课,累的头疼。

在课桌上刚刚趴下没多久,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卧槽、这是谁?怎么还专挑老子休息的时间打电话?

我直起腰,后背依靠着课桌后面椅子上的靠背,闭着眼睛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慢慢的的挣开眼睛。

当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名字的时候,我有点想要挂掉电话的冲动。

我的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嘴巴里自言自语的嚷嚷着:马晓天啊马晓天,你……哎……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不过,我还是将电话接通了。

接通电话后,马晓天在电话那头说:是凯哥吧?

我说:废话,打的我的电话,怎么可能不是,有什么事儿?

听到我的声音后,马晓天说:哥,出了点事儿。

“什么?”我赶忙问道,“出什么事儿了,赶紧说。”

马晓天说道:我过去联系的几个学校的帮会,有接近一半投靠了刘年那边。

听到这话我原本有点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下皱紧了!我眼睛猛然挣开瞪大,然后对着电脑屏幕一端的马晓天说:什么?

马晓天说:哥,你没听错,很多学校的老大都投靠刘年了。

说完这话,马晓天突然顿了一下,而后话锋一转,然后说:不对,不是刘年,是一个名字叫郭涛的男生。听说在社会上混的很屌。

郭涛?!

听到这个招人烦的名字,我在心里也是特别不爽的骂了句卧槽。

而后我眉头那么一皱,轻咬一下嘴唇。

我对着马晓天说:没想到居然又跟郭涛这孙子在学校里对抗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晓天在电话那头对我说:哥,还有一件事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晓天突然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

一时间,我感觉这不像是马晓天说话的风格。

这小子一吞吞吐吐把我给弄的有点心烦了。

我对马晓天说:怎么了你这是?难不成你小子也想要去投靠郭涛?

马晓天说:不不不,没那意思。

似乎电话那头的马晓天接下来说的事儿有点难以开口。

这小子越是这个熊样,我就越是好奇这小子接下来要说什么。

我冲着那小子骂了句我草,然后说: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端的马晓天,突然间顿了一下。他说道:哥,我说了你可别激动。

我说:我激动个毛线啊激动,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激动也没有什么卵用了。

马晓天说:我听说刘年要把他妹子田琪介绍给郭涛。

听到马晓天的这句话,我瞬间就跟被累劈了似的。

我说:开什么玩笑?你这是在逗我吗?

马晓天说:听,听说……只是听说。

关于马晓天的话,对我而言绝对是出乎意料。

这时候,我抬头看着班内前排正在认真写字的田琪。

听到这马晓天那小子居然这样说,顿时我也有些心急了。

我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然后说道:那可是他亲妹啊。他这样做不怕天打五雷轰?

我的话说完,马晓天说:什么亲妹?他们不是同父异母吗?不然为什么刘年姓刘,田琪姓田?

我说:扯淡,一个跟的父姓,一个跟的是母姓!

当然了其实这个一点都不重要,现在做关键的是:田琪又要被送到郭涛那畜生面前了。

其实想到颖儿的遭遇,现在我的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毕竟郭涛那孙子干事儿干的太绝了!下手狠,基本上出手就让人死翘翘的那种。

这时候马晓天在电话那头说完这话,对我说道:哥,你没事儿吧?

虽然心里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但是我还是用特别淡定的语气说:哎,能有什么事儿,现在我跟刘年闹的这么僵,你以为田琪还会跟我在一起,用脑子想想,你也应该清楚。

听到我的话后,马晓天在电话那端说了三个‘对’字,马晓天说:也是啊,你跟刘年现在已经变成水火不容了,田琪……哎……不过这事儿要是真的,那就……田琪那就真的命运残喘了。以共记号。

等马晓天说完这话,我问那小子,还有什么事儿?

马晓天对我说:没了。

挂掉电话后,我将电话朝着桌洞里面一扔,然后用手攥住了我的胸口。

疼,没错,我的心在疼.

很多时候,一些不在乎只是嘴上说说,但是心里满满的都是祝福,挂念,和期待。

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我站了起来。

我的目光注视着前排的田琪,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的身子依靠在后排桌子上,而后在心里我问我自己:真的要管吗?还是不管,反正我和田琪已经形如路人了。

想到这里,我又扪心自问了一下,真的就成为路人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