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打啊 !/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磊的老大要来海州?

来海州干什么?

总觉得郑磊的上面的人充满了神秘感。

当然这件事儿郑磊没有打电话跟我说,这就不关我的事儿。

我在脑子里面之所以念叨这件事儿,其实就是自己对郑磊的老大感到无比神秘!发自内心的想要见上那么一眼。

进入了健身房,秦顺在几个想工作人员陪同下去换衣服了。

而我和叶峰朝着看台走了去。

最先开始的几场是其他帮会人的对抗。

坐在第一排的看台上,朝着擂台看去,这个位于健身房地下一层的擂台。还是非常宽敞的。

不仅如此,就跟叶峰曾经说的一样,擂台被一个想巨大的铁笼给罩着,铁笼里面是选手对抗的地方。冰冷的对板上贴着两个还巨大图形,似乎是九爷这个举办方特地制造的图标。

原本以为看这种比赛的人想不多,但是没想到猛地是,这个赛场上几百个座位基本上都有人。

我的眼扫视了周围后,重新回归到了面前的擂台上。以上余弟。

此时的擂台已经有人在里面决斗了。

其实挺残忍的。

如果那种正规比赛还有规则,但是我私人组的这种,就是有钱人拿着票子图个乐呵。

这些参加比赛的选手,就是为了胜利,就是为了赢!

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统统都是扯淡。

虽然铁笼子里现在正在打的两个人我不认识,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打的还是不可开交的。

看的让人热血沸腾,还跟不得打人的那个就是自己,被打的就是敌人。

这种热血上的快感,似乎没有一种东西能够取代他。

擂台外的看台上。有指着对方选手骂娘的,当然也有摇旗呐喊的。

一方的呐喊声是:弄死他,弄死他!

另一方的声音是:麻痹起来啊,会不会打拳?

在这种场合,人性的残忍、贪婪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简单一句话,就是人的人性基本上都变成了兽性。

人或许喜欢这种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这种场合,很多人都撕去了伪善的面具,留下一幅幅血淋淋的面孔。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其实人性就是兽性,只不过是生活在道德的约束下。人性带上了一副伪善的面具罢了。

那铁笼里的两个人,现在已经到了僵持的阶段。

穿着红色裤衩的那个光头男人,鼻孔流淌着鲜血,眼角青紫,明显就是被人给一拳打的。

此时的两人也已经到了僵持的阶段。

穿蓝色裤衩的人用胳膊紧紧的锁住了穿着红色裤衩那人的喉咙。

这一幕揪住了看台上所有人的心。

就在此时,不知从谁的嘴里喊出了句:勒死他!

这一声后,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吼起了这句话:勒死他。

穿着蓝色裤衩的人一边用胳膊锁着男人的喉咙,另一只手一有机会就猛砸男人头部。

红色裤衩男生和蓝色裤衩男生都倒在地上,双方僵持着。

最后直到红方几乎断气,蓝色裤衩的一方才松开了手。

蓝色裤衩男生站了起来,而穿红色裤衩的男生躺在那冰冷的擂台上。

鼻子上的鲜血汩汩的流了一地。

看完这场比赛后,我特惊讶的喊了句草。

这时候坐在我身边的叶峰转头看了我那么一眼。

而后叶峰冲着我问道:怎么样,热血吧?

我说:残忍。

听到这话,叶峰呵呵一笑,然后说:这有什么残忍的?这个社会。都不是在拿命换钱么?

我说:最起码要规定一下,就跟那些正规比赛似的……

听到我的话,叶峰说:在这条路上的混的人,不喜欢循规蹈矩!

说到这里,叶峰的眼睛扫视了我那么一下。

叶峰用略带疑问的语气问我:你小子跟郑磊究竟是不是亲兄弟两个。郑磊精的跟猴子似的,你呢,实诚的就跟一榆木疙瘩似的。

说完这话,叶峰顿了一下,他的嘴角上扬,然后露出了一个似坏非坏的笑容。

叶峰的目光跟我的目光就那样对视了一下,然后说道:到底是不是亲兄弟?

得了,被叶峰这样一挖苦,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我对着叶峰说道:峰哥,咱不来这样挖苦人的。

叶峰呵呵一笑,然后说:没,你绝对是曲解我的意思了,我怎么可能挖苦呢。

而后我跟叶峰一边聊着,一边看了两场比赛。

这比赛是一场比一场劲爆。

都是打的对方站不起来,或者主动投降了才结束。

叶峰指着那个刚刚在铁笼中投向的人说:那小子绝对一分钱拿不到,在这种比赛中,各个老大最心烦的就是到投降了。

听到这话,我皱着眉头问:什么意思?

叶峰说:一个人在这擂台上,可以被打的站不起来,或者被打的叫救护车,但是不能举白旗。简单的说吧,就是可以输,但是不可以投降。虽然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是帮会比较讲究的。

原本我以为参加这种风格比赛的都是酒囊饭袋,但是没想到,居然高手这么多。

当然我也有点为秦顺感到担忧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秦顺。

秦顺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猴子和狗子。

这是叶峰特地安排的自己人照顾秦顺。

秦顺穿了一条白色的裤衩,脱掉上衣后,明晃晃的肌肉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小保安秦顺在进入铁笼之前,朝着我和叶峰这边看了那么一眼。

叶峰冲着秦顺拍了两下手,而我扯着嗓子冲着秦顺喊道:喂,加油。。

可能对于叶峰和秦顺,他们两个是合作关系,而秦顺那小子则是在我危险的时候帮过我。

我们三人时间经历的不一样,当然心中的那份兄弟情就不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秦顺钻进了那个铁笼里。

站在铁笼门口得人将铁笼给锁上了。

而过秦顺的对手从另一个铁门中走进去。

进入铁门后,那个门也被关上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铁笼。

所有人都等待着一场恶战。

一声锣声后,这场生死搏斗开始了。

其实我的心揪着,也不知道秦顺会怎么样。

我在心里想着,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比赛开始后,俩个人站在铁笼中走动着,谁都没有动手,似乎他们都在寻找一个机会。

大概过了二分钟,看台上的人见还不打,于是就起哄了起来。

吹口哨的,说脏话,还有喊着‘打啊’‘打啊’的!

巨大的声浪就要将屋顶给翻开。

就在此时。叶峰呵呵一笑,然后是说:对方估计是个高手。

就在此时,对方那人率先试探着朝着秦顺挥拳。

似乎秦顺早已经看出来看了,他就是试探自己,于是秦顺闪躲了两下。

而就要这个时候,秦顺闪躲后,他突然朝着对手的头挥拳。

那拳头挥出,打的非常有力道!

拳头打在了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朝着侧面斜着身子走了两步、。

抓住机会,秦顺又在那小子的头上连打三拳。

那小子的腿脚似乎不听自己的指挥了。

歪着身子走的时候,就像是死肉一样撞在了铁笼上。

那铁笼子顿时发出了哗啦啦的一声

这时候坐在我身边的叶峰突然站起了起来,然后拍手,嘴里大叫一声:好!

而后那人跪在地上,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而后一下摔在擂台上。

就在此时,在铁笼之中的秦顺笑了。

鼎沸的声浪充斥在我们周围。

好屌,这就算是直接ko了!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身后一个叼着香烟的富二代说:”妈个b居然这么厉害,以后把钱都压在这小子上。”

另一个说:“还是多观察几场,兴许这小子走狗屎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