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孙晓月去哪了/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老肥提起艳照,我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因为我记得那天晚上在上厕所的时候,侯莎莎在洗澡,两个人想闹出矛盾后,我拿出手机就朝着他拍了几张。

掏出手机,我打开相册、。

自己现实点开照片看了一眼。

草。可惜了,就一张拍到脸的。

其余的几张,要么拍到了屁股、要么拍到了大腿。

看着手机相册的照片,我特无语的笑了那么一下。

也真是日了狗,拍到脸的那张照片,居然什么干货都没有拍到。

我的眉头一皱,而后将手机仍在了桌子上。

我对老肥说:妈的,就这几张。

听到我的话,老肥拿起了我的手机,拿起手机后,老肥将手机放在面前,他用手滑动了两下屏幕,而后冲着我嘿嘿一笑。

老肥说:草,这么骚,居然让你拍?你小子没少对着这几张照片lu吧?

听到老肥这话。我斜着眼睛冲他骂了句:卧槽。。

我冲着老肥说道:也就你吧lu点这么低。

潘阳说:妈的,都露的这么明显了……

当然了,我并没有想跟想潘阳贫嘴继续贫下去的趋势。

我话锋一转,而后对着潘阳说:别瞎j8扯淡了。照片你也看了,怎么才能让她身败名裂?

听到这话,潘阳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

潘阳说:取一个劲爆点的名字,然后把这些照片发到她们学校的贴吧。

我说:靠谱?

潘阳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说不定!

听到老肥的话,顿时有点云里雾里。

我对着老肥骂道:我就草了。什么叫说不定?

老肥说:要是他同学玩贴吧。那肯定就身败名裂了!如果他同学不玩贴吧……顶多就是让混贴吧那帮屌丝看一下,yy下。再变态一点的就是躲在被窝里来上那么一炮,绝对能够让人神清气爽。

我对老肥说:少他妈废话。有什么好的标题?

听到我的话后,老肥摇了摇脑袋。

老肥说:没,还没想到、

“猪脑子。”我冲着老肥骂了句。而后从老肥的手里将手机给夺了过来、。

老肥‘哎’了一声。

看那样是特不情愿我从他手里把手机拿过去。

我说道:你哎个鸡毛啊……

老肥说:没,没什么。

其实在老肥说找个好的标题时,我脑子yy了一个。

我说道:不就是一个题目吗,越是简单粗暴,越是好!

我一边冲着老肥说着这话,一边退出相册,然后点开了贴吧。

点开贴吧后,我转头问老肥:侯莎莎是海州师范的吗?

我的话刚刚问出口,老肥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脸上露出了一副特别难以置信的表情?

老肥从嘴里特惊讶的吐出了句:草!

而后那小子转头看向我,老肥说: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啊?

听到老肥这话。我方才恍然大悟。

其实也是,我从来没有跟老肥提过侯莎莎的学校。

我自言自语道:估计是!

我在手机贴吧上搜了下海州师范,而后进入了海州师范的首页。

我点开发帖子功能,然后将自己想的标题给打了上去。

当然我就是奔着简单粗暴去的。

我想的标题是:海州师范的骚b,六块钱麻辣烫能放一炮。

正在我输入标题的时候,老肥说:不然发李毅吧?那里人多,说不定还能火。

我说:帝吧的吧务都他妈是一帮删帖小能手,发帝吧,就是他娘的石沉大海。

说着这话的时候,我也把帖子给发完了。

发完那帖子,我给老肥看了一眼。

老肥眼睛扫了一遍我写的标题,给了我一个还算是可以的评价。

老肥说:够骚。

我呵呵冷笑一声,然后说:妈个b的侯莎莎,你不仁,那老子就不义了。

就在这个时候。估计是教授有点看不下去了,用黑板擦敲了一下讲台上的讲桌,然后说道:这排最后那两,你们嘀咕什么呢?

听到这话,我将手机装进口袋,而后装出了一副认真听课的某样。

我斜着眼睛看了一下老肥。

妈的、那b装的更像。

下课后。

确切的说,应该是放学后。

下课响起,教授收拾了收拾课桌,说了句下课,拍拍屁股就离开了。

我从教室后排站起来,知道下午课还在这间阶梯教室上,索性将课本仍在了里面。

站起来后,我对着你老肥说:哥们明天又要去上海了,想带点什么?

听到我的话,老肥的脸上露出了特别惊讶的表情。

老肥对我说:靠,又去上海?

我眉头皱了下。目光扫过老肥。

而后我对老肥说:怎么?舍不得哥?

老肥说:鸡八!

听到这话,我话锋一转,然后说:舍不得哥的鸡八。

听到我的话后,老肥说:滚你的。

正在我跟老肥贫嘴的时候,教室门突然被一人给踹开了。

顿时门口传来了一声巨响。

屌日的这是谁?

处于好奇,我转头看了过去。

哎呀我去。。

我看到一个黄毛站在门口。

黄毛的嘴巴里面叼着香烟,左耳朵带着一个耳钉。

一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怕的姿态。

黄毛的出现,直接惊动了我们班班长。

班长抬头看向了黄毛后,停顿两秒,然后说道:你找谁?

班长的话刚刚说完,那黄毛伸手指向了班长。

黄毛说:不管你的事儿,你麻痹给老子闭嘴。

被黄毛一骂,班长的脸一下就红了。

妈的,莫名奇妙冒出这么一条狗!还在我们班里乱咬人,我也是醉了。

班长脸被黄毛的一句话给憋的通红。

没过几秒,班长说:你找谁?

黄毛说:妈个比,不找你,你闭嘴。

而后班长彻彻底底的闭嘴了。

估计班长也是不想惹事。

那个黄毛男生站在门口,朝着班内扫视了,像是在找什么人。

估计是没有找到,嘴里骂道:婊子日的,没在!

说着转身想要走。

老肥看到这一幕,然后说道:我日啊,怎么是个阿猫阿狗的就敢到我们班里来咬人了?太放肆了吧。

其实我认为老肥说的没错,就是阿猫阿狗的。

我回复道:管他呢,估计那个傻逼上课lu管lu多了,把自己给撸疯了。

我和老肥你一言我一语的在喷着。。调侃着。。

其实我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谁知道黄毛男生居然听了去。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男生的听力,都赶上警犬了。

黄毛说:你们两个等着。

黄毛发狠说完这句话想要转身走。

我叫住黄毛,我对黄毛说:你等下。

没想到黄毛还挺实诚的,真的站住了。

在朝着黄毛走的时候,我问黄毛:草,你到底找谁?

黄毛说:孙晓月。

我哦了声,然后说:确实,她确实是个婊子。

走到黄毛跟前,我对着黄毛说道:刚刚你让我等着,几个意思?

听到我的话,黄毛呵呵一笑,然后说道:就是看你不顺眼?

我说:看我不顺眼就让我等着啊?

黄毛并不傻,早就听出了我话里挑衅的意思。

黄毛说:你几个意思?

我说:没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我这人是急性子,不想等@!

当我正准备攥拳头打黄毛的时候。

我的身后传来了田琪的声音。

我攥起的拳头摊开了。以欢估弟。

我转头看了一眼。我见田琪和叶丹朝着门口就快步走了来。

走到我的身边后,田琪突然说道:刚刚ni说找孙晓月,你见过孙晓月了?

听到这话我有点气愤。

因为孙晓月确实害过田琪,没想到田琪还提孙晓月。

当然了,关于女生,心就像是海底针,谁知道想的是什么?

孙晓月说:我想问一下孙晓月你见过没?我们宿舍已经很久没联系上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