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天啊,怎么办?/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也没记得关门啊……?

于是我赶忙转头看向了门口。

周晴舞站在门口,脸色吃惊,木讷,还有点……形容不上来,反正就是不好看的意思。

看到是小舞。我一愣。

而后缓回神我说:有什么事儿?

站在门口的小舞缓回神,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我说道:那个,我想问一下你和侯莎莎到底怎么了,昨天晚上幸亏你没回来,不然……

说到这里,小舞的声音停顿了下。

听到小舞的话,我恩了一声。而后我用手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

我想把话题扯开,问道:怎么没去上课?

小舞说:早晨没课、。

我哦了一声。而后我弯腰又捡起了地上的被子,一下仍在了床上。

看到屋子这么凌乱,我又特不爽骂了句我草他妈。

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小舞,也走进了我的房间,然后帮我收拾了起了东西。

他捡起横倒在地上的水杯,然后帮我放在了桌子上。

小舞问我:你跟侯莎莎怎么了?你知道昨天晚上侯莎莎带了一群人来。

听到这话,我一愣。

而后我的眉头不自然的皱了下、。

我转头看向了小舞。我问小舞:什么?

这时候,我的目光跟小舞的目光对视了下。

也就像那么几秒,小舞的目光刻意的闪躲了起来。

当然我并不在乎小舞的目光到底有没有闪躲,而是有点诧异她说的。

小舞的目光闪躲之后,怔了下。

也就二秒钟的时间。

两秒钟后,小舞说道:昨天走廊离围满了人,大概又二三十个的样子……

听到这话,我特不爽的骂了句卧槽。

日他奶奶的,没想到侯莎莎这么屌,一下能叫这么多人?土农在巴。

就在此时,小舞说:还有……

我说:还有什么?

小舞说:还有他们在你房间里拿走了一把手枪。

听到这话,我的心猛然一颤。

我眼睛瞪得老大。然后看着小舞。

瞪了一眼小舞后,我赶忙转身朝着自己藏枪的柜子走了去。

果真那个箱柜子被人给撬开了。

看到这一幕,我双手举起狠狠的砸了一下给柜子的表面。

这柜子是用铁皮制造的,我抡起拳头猛地在上面砸了那么一下。

那柜子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边砸那个柜子,我一面歇斯底里的骂了句脏话。

这时候我注意到。小舞的眼神就那样注视着我,像是在看了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转头对着小舞说:你怎么当时不给我打电话呢?

小舞说:我打了,但是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的,不,应该是两个女人。他们说你在床上睡着了……

听到周晴舞这话,我心中有有那么一万头草泥马在疯狂的奔腾。

也是日了,怎么会这样呢?

就在此时,周晴舞问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枪?还有就是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周晴舞的三个问题,一时间人让我哑口无言。,

此时我弯身捡起了地面上的几本书,然后将书放在了柜子上。

见我没有回答。这时候小舞说道:过两天我可能就要搬出这间出租房了。

听到这话外婆一愣,然后说:去哪?

小舞说:我要去美国了。

听到小舞这话,顿时我蒙b了。

我嘴里不由自主的念叨了‘美国’这两个字,我说:怎么这么快?

小舞说:嗯,其实那天在阳台上问你喜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zai心里纠结自己要不要去。

我说:我喜欢啊。。

小舞说:通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对你越来越陌生了,琢磨不透。

听到小舞这样说,一时间我也愣了。

我说:我是郑凯啊,还是那个样子。、

小舞说:不,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说完这话后,小舞转身离开了我的房间。

妈的这都是一档子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我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想到本身今天还要飞上海,于是先冷静了下来。

我走到电脑桌前的抽屉里,然后对着来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个信封。而后我从信封里取出了飞机机票。。

其实我的心现在也在悬着。毕竟那可是郑磊给我的真家伙,被人拿去了,万一坐了什么坏事儿、

妈的那上面还有我的指纹。

迫于无奈之下,我将电话打给了郑磊。

电话接通后,郑磊说:到机场了吗?

我回复了句还没。

估计郑磊是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怎么在状态的回答。

电话那端,郑磊的第二句话就是问我:怎么了?

我特不好意思的皱了下眉头,然后说:哥,跟你说件事儿。

“什么事儿?”郑磊在电话那头问道,“关于猴子和狗子死的事情吗?”

我说:不是、叶峰说会给狗子和猴子的父母一笔钱。

听到我的话后,郑磊说:遇到你这样的大哥,也算是猴子和狗子的造化,两个小弟,其实死了就死了,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不是自己。

听到郑磊的话,我在心里也是纠结了那么一段时间。

虽然郑磊说的没错,混着这条路,要是为了人命伤心,估计会伤到他姥姥家去。

现在的老大,其实都不愿意挑事儿,毕竟以和为贵,然后发大财,那才是正干。

但是万一两伙人真的干起来,那绝对也是血流也成河。

要知道这种血拼,很多媒体都不敢报道。

哪个新闻人都希望自己活就点,都不想自己报道,然后跟我们这帮黑色信徒结下梁子。

后来我扭扭捏捏的说道:哥,你给我的真家伙,被一帮混子给拿走了。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郑磊听到这话是什么表情,反正现在我挺心虚的。

其实我心里也特别清楚,那东西要是被警察拿去还好,万一那小子胡作非为,那就直接影响社会。

我的话说完,电话那端的郑磊,大概有半分钟没说话。

估计是被我给气到了。

半分钟后,郑磊说:这个事儿我回到海州帮你弄一下,你赶紧去机场。

虽然听到了郑磊这样说,我的心还是悬在那里的。

据我估计,郑磊在电话里这样说,就是怕影响我的心情。

但是呢,听着郑磊的话,我还是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好的。

而后郑磊问:你知道拿走那东西人的电话,或者是联系方式吗?

我说:一个女生,名字叫侯莎莎。

听到我的话,郑磊在电话那端特吃紧的啊了一声,估计他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女的。

郑磊说:一会儿挂了电话后,把联系方式发到我怕手机上。

我噢了声。

挂掉电话后,我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我手机上除了侯莎莎的微信号,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走到客厅,我转身敲开了周晴舞卧室的门。

门被打开后,我问小舞:知道侯莎莎的联系方式吗?

听到我的话,周晴舞一脸木讷。

而后周晴舞冲着我摇了摇头,而后说:不知道。

虽然小舞不知道,但是小舞提供给了我一个方式。,

小舞告诉我,女房东可能知道。

听到小舞这样shuo,我点了点头。

而后我就推开客厅的门,让后奔着女房东的房间去了。

到了女房东的房间门前,我敲了两下门。

敲了门,老长一段时间女兵房东才来给开了门。

我们隔着一道防盗门,看到我后,房东说:有什么事儿吗?

按理说,女房东家见到是我,应该开门才对啊,但是她并没有打开那道防盗门。

这个时候,我听到女房东的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这时候,女房东突然说道:看什么呢?有什么事儿赶紧说。

虽然感到有些好奇女房东的房子里有什么、但是我还忍住了没问。

我尴尬的冲着女房东笑了笑,然后说:我想问一下,侯莎莎的联系方。,

这个时候,女房东皱了下眉头,然后惊讶的说:侯莎莎?

我点点有说:对。

因为我知道,女房东肯定会留联系方式的。

租的房子的房东都这个熊样儿。

这个时候,女房东说道:我拿手机帮你找找……

说着,女房东就朝着客厅走了去。

就在此时,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传到了我的鼻孔里。

这味道正是从女房东的房间内传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