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恐怖、追!/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着警察的面,米灿让那个人下跪,那人居然真的就跪了。

说难听点,米灿压根没有在乎身边有没有警察。

男子跪倒后,米灿抬脚,一脚踹在了男子的肩膀上。

看样米灿这一脚踹下去。用的力气不小。

米灿踹在男子膀子上的时候,男子的身子后仰,就跟一棵被砍倒的树上的,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当然了,现在我也担心自己和冯巧的命运。

上一次吧发生这事儿是鲁斯的出现让我们摆脱了困境,这下……

能够看的出,这个米灿也是一个狠角。

踹了一脚男子后,米灿的眼睛瞪着男生,然后骂了句:没用的东西,我的超级敞篷车就被你弄成这个样子了?这你妈的!

男子指着我和冯巧的位置,用特紧张的语调说:哥,那车子是……是那个男的和那个女的……开……开车给撞的!

原本这事儿就够复杂的了,现在又多了一米灿,这事儿……这事儿还真他娘的棘手。

听到这话,在远处正教训男子的米灿转头看向了我和冯巧。

米灿斜着眼睛,目光顺着男子手指指的方向看向了我们。

见米灿看向了我们后。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说:是他们故意撞的,撞完了还想跑!

其实我早该料想到跑车不是那个男生的了,想一下也是,哪有一个老大能被我不成熟的装比拿出一张购物卡给唬住啊。

米灿的目光投向我们这边后,脸上露出了有些狠毒的笑。

这时候只听见米灿嘴里轻轻的吐出了‘你们’这两个字。

而后低头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之后特别狂傲的说道:滚开,别挡住路,老子回去再收拾你。

米灿的话说,男子赶忙跪着从米灿身边移开了。

看这架势是米灿不让起来,那个男子是不敢起来。

说真的,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也见过米灿一次。

当时觉得米灿就是一个有钱的公子哥,感觉没什么屌的。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我甚至感觉米灿身子里的那一股子野性和痞气。比郑磊还要足。

当然了还有就是今天这排场,妈个比的确实大,十辆很色轿跑停在路边,当米灿打头的那辆轿子车上下来的时候,身后的轿子车顿时一起开门,然后每辆车上都下来了四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而今天的米灿。穿着一身洁白的西装,没有打领带,而是在领口上系了一个蝴蝶结。米灿的白色媳妇和一群风衣那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当然这中对比,让米灿更加突出。

其实谈不上帅不帅,关键是特别有范。就两字:霸气。

面对这么屌的米灿,顿时我束手无策了。

再看看刚刚还特女汉子的冯巧,现在披头散发,并且低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

我还非常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我们进入了米灿的死人别墅的时候,米灿对待冯巧的手段。那小子惨无人道到,伸手抓住了冯巧的头,然后就往墙上摔。

这一幕。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米灿的手段,太过于残忍了。

现在冯巧披头散发,然后将头发遮住自己的脸。

估计冯巧也是怕了眼前这个男人吧。

怎么办?

面对这样屌到都不怎么屌警察的人,应该怎么办?

朝着我们的方向走了两步后,米灿将手抬了起来,手掌平摊着。

正在我为了米灿做这个动作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米灿身后站着的风衣男人,突然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放在了米灿的手里。

米灿接过看到,朝着我和冯巧就冲了来。

看到这一幕,两个警察也慌了。

米灿本着我们跑的时候,嘴里恶狠狠的骂了句卧槽尼玛!

看带米灿朝着我跑来的时候,我想拉起冯巧来赶紧逃跑的。

警察见到这一幕后,虽然惶恐神,但是挡在了我们前面,估计是想要阻止米灿吧。

我也不知道这个警察是怎么了,刚刚还同流合污,这一下正义感爆棚了。

见警察挡在自己面前,米灿只是冷冷的说出了一个‘滚’字!

此时的那个警察,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的指缝里,还夹着半截香烟。

这香烟就是刚刚米灿下车后递给他的。

而米灿的那根早就在吸了两口之后扔了。

米灿说完一个‘滚’字之后镜,那警察明显还想劝说。

但是警察的嘴唇刚动,米灿挥刀就奔着警察胳膊砍了去。

还好警察反应灵敏,及时的躲开了。

当然那指缝中夹着的香烟早他妈屌在了地上。

不过那个警察脸都吓绿了。

这时候米灿身后的风衣男子用特严肃的语气说:我们老大砍人的时候,滚开。

被吓绿了脸的警察,除了额头上惊气的那一层冷汗,什么都不剩了。

那教科书上说的那种英姿飒爽。

草,飒爽他妹夫!

谁他妈都怕死,警察也一样。

那个刚刚还正义感爆棚的警察,一下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土大有圾。

提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米灿本着我和冯巧的方向快步走来。

这个时候风衣男对着刚刚阻挡米灿的小警察说:我们大哥砍人的时候,最好离远点,免得误伤了你,就是误伤不了,溅你一身血也不好吧。

眼看着米灿就要走到我们身边。

无奈下,我只能拉着冯巧跑了起来。

我拉着冯巧这么一跑,米灿,以及米灿的手下,都跟在后面跑了起来。

顿时这条路上上演了一场大戏。

这不知道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跑了没多久,冯巧的脚扭了。冯巧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啪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没出多长时间,我们就被那帮黑色风衣男围了起来。

米灿也在其中。

米灿拎着手中明晃晃的砍刀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明显他有些喘,其实我也挺喘的。

米灿看到了冯巧的脸,然后说:是你?

冯巧没说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冯巧和米灿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或者原因都是因为郑磊?

但是郑磊究竟跟米灿的过节是什么?

我记得郑磊说过,这跟她曾经的女朋友有关。

这一切估计只有郑磊才能解开吧。

冯巧摔在地上后,是双手先着地的,因为这地面的地砖比较坚硬,冯巧的手都出血了。

现在我和冯巧周围,被那些风衣男人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别说逃跑了,就算是插上翅膀,估计也飞不了。

说完那话后,米灿用冰冷的口气说道:婊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米灿面无表情,目光冰冷。

总觉的米灿和冯巧之间有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似的。

关于郑磊、冯巧、米灿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是那样让人琢磨不透。

就在此时我挡在了冯巧的身边,在距离我一米远地方,就是米灿,以及米灿手中那把明晃晃的砍刀。

米灿皱了皱眉头,然后冷冷的冲着我说:你谁?

其实我想说郑凯的,但是想到郑磊和米灿之间有着一些仇恨,我随便造了一个英文名。

因为我琢磨着,我和米灿这小子只见过一次面,估计这小子早就把我给忘了。

我绝对不能犯上一次的错误,把郑磊是我哥的事儿说出来。

因为郑磊这名字在米灿这里不好使。

米灿住着眉头,在嘴里重复了一下我造的英文名。

而后嘴巴里念叨了句:这外国人还有叫这名的?

米灿眉头一皱,突然说道:我们好像在那里见过……我记得上一次……

突然见米灿大声说:你是郑磊的弟弟。

我去还是没有瞒住……

米灿冷冷一笑,脸上勾勒出了一个恐怖的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