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吓/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然被一下给认出来了。

我说:没错。

米灿脸上恐怖的笑容,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被这帮痞子和流氓团团围住,我和冯巧就像是一下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夜。

在巨大的黑色笼罩下,唯一发光的是米灿手里的那把明晃晃的砍刀。

当我回答完了米灿的话后,周围开始弥漫起一种恐怖、凄冷的氛围。

空气中就像布满了细小而又锋利冰晶,每呼吸一口。心和肺都是疼的。像是被利刃划破,裂出一道道伤口。

而出现在米灿脸上的那个恐怖微笑,着实让人心惊胆寒。

我真怕,米灿任意妄为到举起手里的那把看到,将我和冯巧在大街上砍的皮开肉绽。

刚刚我也看米灿举起手里明晃晃的砍刀砍警察的场景。

当时如果不是警察闪躲的快,估计那条胳膊就废了。

即便是废不了,估计也要鲜血淋林、皮开肉绽。

操他妈我这是来到了魔都吗?

怎么米灿这么猖狂?

米灿冰冷的目光扫过我和冯巧,脸上依旧挂着那罪恶的微笑。

而后从米灿的嘴里念叨出了句’郑磊的弟弟’。

我仔细观察了下,米灿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残忍的凶光。

而后只听到米灿冰冷的呵呵一笑,然后说道:郑磊的弟弟又怎么了,郑磊的弟弟更该死。

说到里,挥刀就冲着我砍了起来。

麻痹来真的。

米灿举起手里砍刀的时候,我的心一阵凉。

顿时大脑中一片空白。

那把看到狠狠的朝着我劈来,我朝着身后撤了一步。

那明晃晃的刀从我的头顶竖着、着就劈了来。

幸亏朝着身后撤退了一步,那刀刃从我的眼前滑过。

因为我本身我挡在冯巧的面前,我闪躲。朝着身后撤步的时候,我的身子撞在了冯巧的身上。

本身冯巧的脚在刚刚跑的时候,扭了脚踝,被我一碰,倒在了地上。

在冯巧倒在地上的时候,估计是摔疼了,冯巧发出了啊的一声。

我朝着身后迅速了看了一眼。

我见冯巧就倒在我身后,并且挡住了我撤步子的路。

见我闪开,米灿冷笑一声,而后他的嘴巴里面冰冷的吐出了句:敢躲?

麻痹都被砍了还不躲,我脑子又没病。

见米灿抡起了手里的砍刀朝着我猛劈,那一到虽然没有砍刀在身上,但是的的确确已经砍到了我的心上。

此时我的额头和脊梁骨,冷汗是一层接着一层。

我去他妈。该怎么办?

劈了那一刀后,米灿见没有砍在我的身上,他将手里的砍刀抡起,接着又想砍第二刀。

砍刀被抡起后,米灿没有直接一刀看下去,而是用特别挑衅的话说道:我看看你这一刀能不能躲过去?

就在此时只听见身后传来了那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察的声音。

也不知道警察从哪里弄来了一把手枪。大声吼叫:米灿你再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估计那个警察也看不下去了,他举起手里的枪,用枪指着米灿。

不过这句话确实好使。

原本举起到砍刀的米灿,这个时候将手里的砍刀放了下来。

米灿转头看了那个警察,样子就是一副‘天王老子也不怕’的表情。

而后米灿拎着刀朝着那个警察走了去。

米灿走路的速度很慢。他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就跟电影上演的那种特别有范老大,要大开杀戒似的。

此时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阳台在西方挂着,西方的天空被阳光染成了血红色。这个时刻的大地,也是铺上了一层金色,黄埔江里的水奔腾着,在夕阳的光束下波光粼粼,泛起着波澜。土大边扛。

米灿走去的地方,黑色风衣男人主动让开道路。

米灿朝着警察走了没几步。而后对着警察说道:你是第一个敢拿着手枪指着我的人。

此时的警察脸已经被吓绿了。

警察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警察说道:你,你,你别过来,我刚刚打电话已经给上面说了,一会儿上面就派人来了,别嚣张。

听到警察的话,米灿斜着眼睛看了警察一眼,然后说道:威胁我?

还没等警察回答。

米灿抡起刀就朝着警察砍了去。

一刀下去,地面上洒满了鲜红色血滴。

紧接着是警察一声撕心裂肺吼叫。

这时候我看到警察手上的血汩汩的往外冒着,并且不停的朝着地面流淌着。

这一恐怖的一幕,着实也让我的心揪了下。

看到警察的手臂鲜血汩汩,我也是一阵冷颤。

还真没想到米灿会砍警察。

当然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对警察下手的。

此时我将崴脚的冯巧给拉了起来。

当然我们是逃不掉的,我们周围已经被穿着风衣的流氓地痞给严严实实的堵住了。

见自己的同伴被砍了,另一个警察在慌乱之中说道:米哥,不带这样的,你家老爷子都还给我们面子,你也不能……

米灿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说话的警察。

米灿说:他是他,我是我。

特别高傲、狂妄的说完这话后院,米灿继续说道:你,要么滚蛋,要今天就死在这里。

冲着两个警察说完这话后,米灿说:还有就是,以后别多管闲事儿。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来了一排警车。

这时候一个风衣男生冲着米灿说:哥,来了好多警车。

风衣男子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明显可以听出,那小子有些紧张。

但是米灿似乎都不把这事儿当事儿,而是说道:警察怎么了?很刁吗?

这次来得警车有七八辆,都闪着灯,放着警笛。

这一路也算是气场很大。

警车停下后,上面下来了接近二十多人。

其中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居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也从警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那个老头后,米灿冲着被砍了胳膊的警察瞪了一眼,然后说道:妈的算你有种,居然惊动了王叔。

这话刚刚说完,警车上下来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说:米灿这都是你小子弄出来的。

此时米灿没有那么屌了,而是将手里的那把沾着血的砍刀递给了自己身边的风衣手下。

米灿原本那张冷酷的脸,在顷刻间挂上了微笑,而后笑嘻嘻的冲着想那个白头发老人喊了句王叔,然后说道:就这么点小事儿还劳烦王叔……

米灿的说没说完,那个老头说:这事儿还小?你小子都袭警了知不知道?

米灿说:哪有,这也算袭警。

老头说:你啊你,信不信我打电话给你爸?

米灿说:王叔这事儿就这么了结了吧,别打电话给米天启了,我怕米天启犯心脏病。

老头说: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称呼自己亲爹的呢,你小子……

米灿说:没办法,我跟米天启有仇。

之后,一辆警车拉着受伤的警察去了医院。

而我、米灿、冯巧被带进了警察局。

米灿到了警察局就被带进了局长的办公室,而我和冯巧做了笔录。、

后来米灿出局长办公室出来后,笑嘻嘻的就离开了。

而我和冯巧在警察局里待到了六点钟。

当然了之所以让我们离开,也是因为我给郑磊打了电话,然后郑磊给鲁斯打了电话,鲁斯来了,把我们保释出去的。

关于那辆车的赔偿问题,米灿没提,警察也没有问。

从警察局出来后,我和冯巧进了鲁斯的汽车里。

鲁斯坐在驾驶座上,然后问:你们两个是怎么搞的,居然又跟米灿扯上了?

听到鲁斯这话,我眉头皱了下。

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正在我沉默愣神的时候,鲁斯说:小宝贝儿今天吓着了吧,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