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同事,还是那个??/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日她乖乖,难道现在的有钱人泡妞都这样简单粗暴吗?

说白了就是往妹子身上硬生生的砸钱啊。一直砸到妹子心甘情愿跟你上床。

当然了估计很多女生都也喜欢砸钱这种简单粗暴的表白方式。

也不知道这个油光满面的男人是不是吹牛逼,但是他丫的说完这话后,就想伸手去碰冯巧。

喜欢用‘砸钱’这种简单粗暴行为表白的男人,在碰冯巧的时候双手就直接朝着冯巧那两个傲人的山峰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站在男人身后拍了一下他。

此时男人停了下来。并且转头看向了我。

这时候我看到冯巧用手托着自己头,闭着眼睛,脸上一副那种表情。土乒讽圾。

那表情反正特奇怪,不好用词来形容。

很显然易见,冯巧并没有利注意到我。

男人转头看向了我之后,眉头皱起,冲着我说了句:你谁啊?

听到男人的话,冯巧抬起了头。

此时冯巧抬头看向我,嘴里吐出了‘郑凯’这两个字。

不过冯巧说完‘郑凯’这两个字后,然后接着就闭上,然后趴在点歌台那边的一张桌子上睡着了。

当然了,我很自然的就想起了刚刚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搞的小动作。

得了,刚刚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原来这个不要脸的光头真的在酒水里面下东西了。

见我没有回答,男人油光发亮的眉头皱了下,而后特狂气的说:问你话呢。你到谁?你他妈聋了吗?

我眼睛恶狠狠的瞪了那么下。然后说:你是不是在她杯子里下什么东西了?

听到我的话,男人的脸色紧张了下。

不过没多久男人脸上的那种紧张就荡然无存了。

此时男人想要去搀扶趴在小桌子上睡着了的冯巧。

看到这一幕,我伸手拉住了光头中中年男人。

估计被我这伸手一拉,男人有点不耐烦了。

光头转过身子对我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老子下不下东西,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我是她网络剧的投资商,潜一下她怎么了?这年头在这个行业里混。这些新人谁没有被老板弄上过床?

估计是男人喝了酒,有点耍酒疯。

而后男人说:老子潜她是给她脸,知道吗?

男人一副‘我就屌,我就是狂’的表情挂在脸上,冲着我说道:你究竟是谁?

我说:我是她助理。

听到我的话,男人呵呵笑了。

笑完后,光头男人说:助理啊,你应该懂这里面的事儿才对吧?

听到这话,心头一颤。

我心想懂?呵呵,懂个鸡毛啊懂。

我直接了当的冲着光头男人说了。

其实按照我这暴脾气一般都不喜欢吵吵,不过呢,我心里清楚的很,这位是投资商。并且这部网剧还没拍完,万一惹了他,后期他让导演找个人重新替代了冯巧,然后把冯巧的戏份全部给删了,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我还是感觉跟这个光头男人理论一下,这事儿只要他放过去。那么就这样了结了,谁也不想在这人生都不熟的地儿惹事儿。

我说:我不懂。

光头男人说:妈的你小子怎么给脸不要脸,不识抬举呢?

光头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斜着眼睛看着我,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说着这话,光头男推了一下我。

推了我一下,光头男就开始朝着冯巧走。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这一幕,我确实有些看不下去了,而后我说:你找死啊?

说完这话后,我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一个瓶酒瓶子。

那个啤酒瓶中还有半瓶子啤酒。

二话没说,我就将啤酒瓶子里的半瓶啤酒顺着男人的光头倒了下去。

男人瞪大眼睛看着,脸上一股子特不服气的表情。

将那半瓶啤酒顺着男人的头顶倒光,估计是男人被啤酒给浇醒了,嘴里嚷嚷道:哎呦我草。。

见男人刚想转身,我抡起手里的啤酒棒子就朝着男人的头砸了去。

也不知道是自己用的力气太大了,还是本身啤酒瓶子的质量问题,我这一砸,手里啤酒瓶子当时就炸裂、碎开了。

那光头油光发亮的头,一下就开了花。

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这才都清醒了过来。

酒瓶子摔在那光头的头上之后,光头顿时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此时ktv包间里的照明灯被打开了。

这灯这么一亮,我这才看清,男人想光头此时已经是血淋淋了。

男人头顶伤口上流出了汩汩鲜血,从头顶的头皮流向了额头、脸颊,最终掉在了地上。

当然我也注意到,这地上的鲜血也已经有了不少。

照明灯想被打开后,见到这一幕的人了脸上露出了特吃惊的表情。

这时候又一个中年男人我:你是谁?

我没多数话,而是转身朝着趴在小桌子上昏迷不醒的冯巧走了去。

见我想要弄走冯巧,光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股子劲,居然想要阻拦我。

我一咬牙,眼睛猛然瞪了一下,将手里的半个碎酒瓶子一下捅在光头男人的肚子上。

顿时光头男人大叫一声。

估计是那破碎了的酒瓶子把男人给扎疼了。

男人瞪大眼睛,嗷的叫了一声。

而后我朝着弓腰想光头的身上,猛踹一脚。

光头男人顿时人仰马翻了。

我走到冯巧面前,拍了拍冯巧的肩头。

在拍冯巧的时候,我喊了两句冯巧的名字。

见冯巧依然昏迷,我二话没说,一手将冯巧给扛了起来。

草,这么重。

而在另一边座位上无论是坐着的人、还是站着的人,这一幕都把他们给看傻了。

我扛着冯巧,就跟扛着麻袋似的就离开了包间。

刚刚从包间里走出来,我听到里面是一阵子骚乱,有人喊赶紧报警,有人喊赶紧打你120?

报警?呵呵……

要是真报了警,我也不怕,估计一检查冯巧血液,那老不死的光头,估计就会身败名裂吧。

离开了ktv后,我在门打了一辆出租车。

我一咬牙,将冯巧丢进来出租车得后排,而后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刚进出租车,驾驶座上的司机问:女朋友喝多了?

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回了句:不是女朋友。

司机说:哥们这是同事,还是那个……

此时司机说:看穿的那么少,是这个ktv的那个吧?

其实我懂司机口中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就是‘小姐’的意思。

被司机一问,我有点不耐烦了。

我心想,你管她什么身份呢,当司机不好好开车问东问西的,神经病啊。

当然了我又不是犯人,又不需要审问,凭什么他问什么,我他娘的就回答什么啊?

听到司机的话后,我说:你他娘的问什么问,赶紧开车……

听到我的话,司机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还害羞啊?

说完这话,司机启动了汽车。

我告诉了司机要去的地方。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这个地方的女孩子很随便,只要开着稍微好一点的车,像什么宝马、奔驰、兰博基尼,只要你向她们招手,她们就肯定会跟着你走啊。

听到这话,我都不知道应该跟司机说什么了。

而后我用特调侃的语气说:你开这辆车,有没有妹子上你的车?

司机说:当然有啊,还是很多漂亮的妹子呢,并且最后还都给我钱。

得了,没想到这司机是还逗比。

而后自己说:这妹妹是你从ktv里带出来的。

问题绕了一圈又他娘的绕了还回来。

我也懒得理他。

而后司机说;现在国家都在扫呢,弄出来去宾馆,还不如在ktv的宾馆呢,那里面安全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