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冯巧居然被……/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呦我个草、没想到这个司机挺懂行的。

我对着司机说:开好你的车吧,你想多了,我们就是普通同学。

司机说:哦,这样啊。你这个女同学是干那一行的?

得了,还真没办法给这个司机交流了。

我就不明白了,麻痹这个司机脑子里究竟都装的什么东西?动不动的就把女的往‘小姐’上想。难不成他曾经还被小姐给耍过。或者他妈他老婆他女儿都是当了小姐。

我眉头一皱,然后对着那个司机说道:开你的汽车吧,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被我这一喷,司机彻底闭嘴。

魔都的黑夜灯火通明,无论是道路两旁的冰冷建筑,还是远处的想黄埔江江面,此时灯火通明。就跟初中时候课本上学的那样,这是一座没有黑夜的城市。

阑珊灯火,熙攘人群,马路上的汽车川流不息。

黑色笼罩着这座城市,但是这座城城市又用明亮、闪烁的霓虹、路灯、和冰冷建筑里面的万家灯火撑起了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黑夜给了这座繁华都市黑色的眼睛,而这座城市又还给了黑夜一片明亮的天空。

倘若站在高处俯视这座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城市,这座城市里亮着得每一盏灯火,就像是一颗颗明亮的星星,闪烁着耀眼的星辉,繁华、漂亮、充满了无限的魅力。

我的目光注视窗外的世界。车窗被打开了三分之一的窗户。风从窗口吹了进来。

其实此刻我的心情还是蛮惆怅、纠结的。

在我的眼中,这些繁华背后,隐藏着的却是一种残酷人性掠夺。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我感觉你自己的裤裆的位置被什么东西碰着,并且还在不断的动着。

我低头看。原来是冯巧的脚。

此时的冯巧,有一只脚放在了大腿上,并且那只脚在乱动着。

见到的说,就是冯巧在用脚后跟摩擦我的那个地方。

尼玛这个地方是随随便便能用脚摩擦的吗?

我朝着冯巧的方向看了一眼。

此时的冯巧还在痴睡的状态,一辆出租车中间一排能坐三人,这丫头身子一斜占了两个人的位置,并且一只脚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另一只脚蹬在了地上。

而放在我大腿上的那只脚,鞋子早就不知所踪了。

估计是我在那家ktv的时候,扛着冯巧出门的时候,鞋子给弄掉了。

此时冯巧的脚后跟还摩擦着我的那里。

原本我软趴趴的,冯巧这用脚一次,果断慢慢的大了起来。

我草这个地方是随便的摩擦的吗?

我赶忙抬起冯巧的脚。

因为冯巧本身就是穿的那种只盖住屁股的裙子。

我这一台冯巧的腿。在车窗外淡淡的灯光的照射下,我的眼睛还是不经意的瞄了那么一眼。

说真的,就冯巧这个身材,这模样,绝对比一些网络嫩模,网红女生强多了。

我相信,在冯巧的自拍上。打上一串日语贴在网上,就一定有屌丝留邮箱、求种子。

刚刚将冯巧的从我重要部位挪开,这丫头换了姿势,然后将脚又放在了我的腿上,并且还是不摩擦着。

八成冯巧是把车子当成自己家里的大床了。

不过我也纳闷,你这脚放就放吧,摩擦个什么劲呢?

想到这一点,我心里有点不爽。

虽然我心里不爽,但是我的身体很诚实。

草、反应了。

窗外昏黄的灯光照射进车内,让原本黑色汽车车内明亮了一些,不过依旧暗淡。

这淡淡的灯光笼罩在车内,坐在我的这个位置看冯巧,多了一层神秘。

当然在这种神秘感的衬托下,感觉冯巧又漂亮了许多。

确实冯巧脚后跟对我身体重要部位的摩擦,勾起了我作为男人最原始的野性。

我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些‘要打马赛克’的画面。

我心想,要不给这司机20块钱,让他去网吧上个网,我他妈在车里解决一下。

其实男人一起色心,一旦用下半身开始思考问题,就距离傻逼不远了,不然网上不可能有这么多男人被骗。

我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两下冯巧的大长腿。

正在我做内心针扎的时候,那司机说:小伙子,你这样做就不地道,趁着女同学喝醉,你占便宜,这跟流氓有什么差别。

我也是醉了,这男人的话,我怎么就就是这么不爱听呢。

当然被这个人司机当面给说了,我心里也特不爽。

我心想你懂个鸡毛啊,好好开你的车得了,还在这里跟我讲什么大道理,装这下逼有什么意思?

原本想要没说两句的,但是突然一想犯不着跟这个司机一般见识儿。我也就没怎么理会这个贱嘴的司机。

就这个司机这样的,要是在道上混,舌头在他妈不知道被割了多少次了。

真在此时躺在汽车上的冯巧突然从嗓子里发出了那种特别娇嗔的声音,听得人心里痒痒。

而后冯巧又从嘴里吐出了‘热’和‘痒’这两个字。

我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当然了,我也在心里想啊,难不成那个男的下的不是安眠药,而是带有安眠性质的春……

想到这里,我特别惊讶。

随后冯巧的脚蜷缩了一下,手自然而然的放在了自己胸上。

看到想将里另一只放到去裙底,我立马伸手阻止了她。

我心想,姑奶奶这还在车上呢,这可不是你家的大床,你这么放肆真的好吗?

我伸手攥住了冯巧那只往下伸的手,突然感觉冯巧的手发烫、烫的厉害。

可能冯巧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被我给攥住了,伸不下去。

冯巧说:谁这么讨厌,松开……放手。

说着冯巧就开始挣扎我的手。

等冯巧挣扎了两下,我实在是拦不住了,然后说:别闹了,我们车上呢。

冯巧说:松手,我难受,浑身痒,身体里好像洪水泛滥。

听到这话一时间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要求司机赶快开车,并且加速开车。

司机听到我的话后,对着我说道:小伙子,淡定,我也想速度激情一把,但是这个点路上堵得要死要死的。

听到司机的话,一时间弄的我挺无语的。

估计那个司机也看出了点端倪。

司机说:小伙子,你这样办事儿犯法啊,说实话是不是给这个姑娘……?

司机的话没有说头透,但是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说:你放屁。

司机呵呵一笑,然后说:还不承认?

说完话,司机又说道:小心人家姑娘清醒了告你。这牢饭可好吃啊。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有应该说什么好了。

我只抓住了冯巧的这一只手,而冯巧另一只放在胸口的shou居然拼命的动了起来。

就是揉搓。

我靠这尺度有点惊人,这动作有点销魂。

当然了刚刚被冯巧用脚后跟弄反应的自己,此刻还是硬邦邦。

在车上,我还是尽量的阻止冯巧的动作,因为太不雅观了。

经过了半个小时,车子终于到了冯巧在魔都的房子。

我下车后,又把手冯巧从车子里弄了出来。

我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冯巧一口气抱到了楼上。

上了楼后,我从裤兜里摸出钥匙,然后打开了门。

将门推开,我把冯巧放在了床上。

而后我猛地倒吸了两口去。

草,真他妈重,我的双手都快累的脱臼了。土坑华才。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公主抱抱着冯巧上楼的时候,冯巧在我的怀里,一点都不老实。

坐电梯的时候,跟我一起乘坐电梯的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就跟看一个笑话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