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只有混子才会怕警察/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冯巧那反应,我估计就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亲弟会干这个。

我在扫视了一眼冯瑞放在桌子上的塑料袋。

而后我的目光迅速转移了的冯瑞的脸上。

我观察冯瑞脸上细微变化的表情,而后我眉头一皱。

眉头一皱后,我对冯瑞说:捣鼓这东西可以犯法的,被警察逮到可是要吃牢饭的。

听到我的话,冯瑞呵呵一笑。

冯瑞说:这个你别管。我但凡里弄这东西,就有自己的销路。

此时冯巧站了起来,端起手里的就被就朝着冯巧的脸上泼去。

在泼之前,冯巧还特地下喊了一句‘冯瑞’的名字。

当冯瑞抬头看向冯巧,你被泼的酒水就那样洒在了冯瑞的脸上。

泼了冯瑞一脸酒水后,冯巧说道:冯瑞你丫该清醒清醒了。

看这架势,冯巧是真的不知道冯瑞在学校里捣鼓这些东西。

当然了知道冯瑞是靠这东西发家的,我对他开跑车这件事儿就不怀疑了。

这东西一本万利,找到销路,就等着数钱。

冯瑞抬起手擦了下自己的脸。

而后这小子皱了皱眉头,冯瑞的目光看向了冯巧。

此时的冯巧气呼呼的。

从冯巧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非常生气。

冯巧说:你不是答应我,你不弄这个了吗?你知道吗,你这是犯罪。

冯巧的话刚刚说完,冯瑞瞪大眼睛看了下冯巧。

冯瑞说道:姐啊,其实我想过不弄。但是我不弄这些东西。我怎么赚钱,再说了我只是谈合作,向卖这些东西都是小弟干的,他们跟着我赚钱,一心一意认我当老大。我总不能让叫我大哥的小弟饿肚子吧。

说到这里,冯瑞眉头一皱然后说道:为什么他们叫我大哥?不就是因为我能带着他们赚钱,我能帮他们出头。

说到这里冯瑞转头看向我,然后对我说道:郑凯关于你其实我调查的车不多了,你要记住一句话,三四个人混靠的义气,人一旦超过了10个,那么能够把他们拧成一股绳的除了钱,真的没有别的了。为什么很多人给别人打工,其实一个道理,人民币。如果公司不给你人民币,你还会打工吗?想让别人叫你哥,拿出真本事来。让别人心服口服。

虽然是冯巧和冯瑞在吵架,但是似乎冯瑞的话,就是说给我听得。

冯瑞的话说完,冯巧说:我这也能管不了你了。

冯瑞对着冯巧说:其实这次在你面前说着这事儿,我也思考了很久了。姐,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的选择。也知道自己应该走路是哪一条,我既然上了这条船,我就会随着这条船想随波逐流下去了,不管是大风还是大浪,我将会坐在这条船上披荆斩棘。

冯巧说:你就不怕警察?

冯瑞说:只有混子才会怕警察。

此时的冯巧坐在沙发上,无言以对。

其实我理解冯瑞,很多路一旦走上去了,就再也走不下来了。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咬了咬嘴唇。

我打断了冯巧和冯瑞的对话,我说:你们两个人先别吵了。

说完这话我的目光扫视了冯瑞冯巧,并且最终我的目光定格在了冯瑞的脸上、。

此时的我表情严肃,目光锋利,声音也变的有些冷淡。

因为我明白,有些东西,一旦上了谈判桌,就没有什么人情可讲了,当然更不存在什么求人。没错现在就成了在谈一笔交易。

无论是冯巧、还是冯瑞,此时此刻都安静了下来。

我说:你想让我给你找货源了?

冯瑞听到我的话后,冲着我点点头。

其实刚刚在冯巧、冯瑞的谈论中,我已经听明白了,冯瑞派人调查了我。

估计这一调查把我跟鲁斯之间的事儿也给查了出来。

跟我想的一样,冯瑞开口就问我:你是不是谈过一笔生意跟一个泰国佬?

我说:没错。

冯瑞说:再去谈一笔,我也要一批货,这批货谈成了,我给你50万,并且帮你夺回学校看老大的位置。

而后冯瑞报了一个价格。

听到这个价格,我心一颤。

当然,并不是价格太高,而是价格太低了。

曾经李哥活着的时候,我也跟鲁斯谈过一笔生意,那时候ktv出的价格比现在冯瑞出的价格要高的多。

听到冯瑞的报价,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这,有点低了。土岛丸巴。

我的话刚刚说完,冯瑞冲我就是一阵冷笑。

冷笑过后,冯瑞对我说道:价格低还是高,并不是你和讨论的问题,这件事儿你应该跟鲁斯去讨论。

说到这里冯瑞那双炯炯有神的演讲注视着我,那双眼睛所释放出来的眼神,是一种笃定和自信。

我说:我再想一下。

冯瑞的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啤酒瓶子颤抖了下。

冯瑞说:其实你别无选择,这件事儿只有我能够帮你。

听到冯瑞这话,我感觉这小子的自信中带着一种盲目自大。

我眉头皱了下,然后说:你忘了我是谁的弟弟了吗?

冯瑞说:郑磊。

冯瑞的嘴里吐出郑磊这两个字后,眉头皱了下,然后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一句,跟我,你是合作,但是在郑磊那里你是个求人。我想你心里也非常清楚想求人和合作这两种之间的关系吧。我相信活在郑磊的阴影里,其实你整个人应该是累的,夜深人静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从郑磊的影子里走出来?我相信你也想过吧……就算你和郑磊是亲兄弟,但是你也要记住这么一句话,亲兄弟明算账。

其实说真的,冯瑞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把锥子似的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脏。

我心里清楚得很,即便是现在我有多么牛,这都是郑磊给我的。

郑磊将自己的光环强加在我身上,反而让我感到不适应。

每个人都有一个强大、自尊的内心,当一个人的名字像是一个魔咒,一个阴影似的,笼罩或者印刻在一个人的心里,我想无论是谁都会问难受,即便是接受了一切,但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这里一切心里难免也会有些不自然。

其实我也有一个梦想,就是从郑磊的阴影里走出来。

我不想在别人介绍我的时候,总会冒出‘郑磊他弟’这两个字。

就在此时,冯瑞说:你也可以找郑磊,但是事情的性质就边了。

我的眼睛注视冯瑞,脑海中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冯瑞说:其实我们上海这边距离海州又不远,等你壮大了我们还可以合作,我相信你们那里有钱人,也想尝一下我们这边妹子的味道吧?

说完这话,冯瑞说:我记得学校有什么交换留学生,我们把自己的势力扩大之后也可以交换一下小姐。

听到冯瑞这话,我感觉特别有意思。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还交换小姐……你真有才。

就在此时冯巧说:郑凯别答应他,他是在玩火。

顿时我对这事儿陷入了沉思。

其实和鲁斯的关系,我真没觉得我们两个人有多好。

我也相信,迟早有一天我和鲁斯会闹掰。

事情很简单,就跟你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对你无比冷漠、甚至是厌烦,你会忍耐多久。

这时候,我冲着冯瑞呵呵笑了一声。

我对冯瑞说道:今天这个歌,估计咱们是一起唱不了了,我不答应这个条件。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然后继续对着冯瑞说:不过谢谢你今天的提醒。我相信有一天,你会重新认识我。

我的话说完,一个坐在沙发上的黄毛小子说:哎呦我草,都他妈来这里求人了,还装什么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