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呵呵,就你?/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没说完,电话另一端的郑磊叹了口气。而后郑磊打断了我说的话,对着我说:明天你和自己和冯巧回来,那个地方不能呆了。

其实我不明白,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投资商,有点钱。怕个鸡毛?

听到郑磊的话,我眉头皱了那么一下。

此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乘坐的出租车突然颤了下。

我的身子前倾了一下。

司机嘴里这时候用地地道道的想上海话骂了句。

车子很快就平稳了下来。

在这颠簸中,我也没有从喉咙里说出话来。

等车子平稳后,我才对着电话那头的郑磊说:不就是有点钱吗?他屌气什么?

郑磊说:很多事儿,你只看到了光明的一面,而阴暗的一面你没有看到。那个地方鱼龙混杂,如果不黑,怎么会有许文强、丁利这种你影视作品。一个地方越是繁华,越是混乱,不夜城的灯光照的亮黑夜,却照不亮人心。

郑磊在电话那头说完这话,叹了口气后,话锋一转说道:就像是越是有营养的地方,滋生的细菌就他妈越多。

听到郑磊这样说,我有点感到惊讶。

也是日了,这么有哲理的话。居然是从郑磊的嘴里说出来得。

郑磊的话说完,我愣了会儿。

估计是见我没说话,电话那端郑磊说:说话啊,听到没?

我说:听到了。

听到我的回答,郑磊嗯了一声。

郑磊说道:明天回来吧。

挂掉了郑磊的电话后。我叹了口气,喉咙里发出了‘哎’的一声叹息。

这时候坐在身边的冯巧开口问:怎么了?

我扭头看了下冯巧,然后说道:郑磊电话,让我们尽快回海州。

冯巧说:尽快?是什么时候?

我咬咬牙,嘴里吐出了‘明天’这两个字。

冯巧只是简简单单的哦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其实我还是比较想回海州的,毕竟黑手党的兄弟们还需要我。

虽然这次跟冯巧的弟弟冯瑞拉救兵这件事儿谈崩了。但是我心里有了一个非常好计策。

我相信,面对五虎、郭涛、刘年的挑衅,我一定会顽抗的。

即便是赢不了,他们也从我这里沾不了什么光。

转眼到了小区。

刚从出租车上下来,我见小区门口突然出现了五六个提着棍子的人。

那五六个人拎着棍子就冲着我和冯巧走了过来。

此时的出租车早已经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冯巧也不傻,见到这这一幕问我:怎么办?

明亮的路灯,将正朝着我们走来的五六人的影子放大,他们被顶光拉长的影子交织在一起,显得非常庞大。

而我和冯巧呢。手无寸铁。

如果逃,我是可以掏的很远。

但是现在关键是冯巧在我身边。

昨天的时候。为了逃冯巧的脚扭了,虽然不怎么严重,但是我心里明白,就冯巧的这女孩家家的,怎么可能会跑过一群老爷们儿?

更何况,还他妈是一群痞子。

这时候我对冯巧说:你赶紧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其实我的意思就是,我拖延时间,让冯巧走,毕竟一个女生落到了混子手里,不用想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说到这里,我赶忙说:赶紧走啊。

冯巧说:我走了,你怎么办?

草,最烦这样啰里吧嗦的了。

我一瞪眼,然后冲着冯巧骂道:赶紧滚,别他妈拖累老子。

此时冯巧朝身后跑了去,并且说了句:谢了郑凯。

见到五六个拿着棍子的人朝着我走来。

不,错了。

其实现在他们不是走了,而是朝着我跑来、冲来。

见冯巧一逃,那帮人就没有那么装比的迈着四方步朝着我走了。

他们拎着棍子就冲着我跑。

跑到了我的面前,在他们将要动手前,我问:你们是谁?

一个染着蜡黄色头发,发型杀马特,鼻子上打了一个洞,带着鼻钉的男痞子说:让你死个明白。

而后黄头发男痞子说:昨天晚上的事儿,忘了没?

得了,说曹操曹操到!

刚刚跟郑磊通过电话,说是那个光头不是什么善茬。

没想到刚一下车,就被这帮痞子给围追堵截到了这里。

说真的,我心里也是蛮不爽的。

此时站在黄毛左边的那个小痞子说:哥,那女的跑了。

黄毛说:老大说了,今天只要这孙子的命。

说着黄毛就命令手下的那些人开始动手。

他们几个站成了一个圆形,我他妈在她们围成的那个圆圈里面。土夹狂号。

顿棍棒、拳脚一起朝着我就打来。

我抬脚踹在了一个混子的身上,但身后脊梁被狠狠抡了一棍子。

那一棍子实打实的打在了我的股脊柱上。

那生硬的疼痛就像是电流一样传遍了我的全身。

霎时间,额头是大汗淋淋。

被钢管招呼住了脊梁骨,我整个人朝着前方不由得迈了一步。

刚迈第二步的时候,一只脚又猛地朝着我的胸前踹来。

那只脚踹在我的胸膛上,我又朝着身后退了两步。

那帮孙子手下没有一点要留情的意思,就是奔着要我死的目的打的。

拳脚相加,棍棒在我的身上挥动。

一时间我的身上都快被打的没有什么知觉了。

就在此时,一辆车停了下来。

上车的人打开车窗说:喂喂…你们?

黄毛转头,手里拎着棍子,举起棍子对着汽车上的司机说:滚。

见到这一幕,司机开车走了。

而后黄毛转头,棍子朝着我身上抡了下。

黄毛说:赶紧往头上砸几下,弄死了,赶紧撤。

黄毛的话刚刚说完:那辆汽车又倒了还回来。

汽车又停在了原来的位置。

司机依旧说:喂喂……你们这样……

驾驶座上的那人还没说完话,黄毛转头提着棍子对着司机骂道:妈的让你滚你迷路了是吧?信不信我把你的车给你砸了?

听到这话,男人解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

此时警车的警笛声已经传了来。

这个时候,一个小弟对着黄毛说:哥,警察。

黄毛抬头朝着远处看了下,然后说:麻痹一定是那个表子报警了。

说完这话,黄毛说:草,算这小子命大。我们走……

而后黄毛和其他人就行色匆匆的跑了。

不过黄毛判断失误,那警车只是巡逻的,行驶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压根没停下就开走了。

这个仇,我他妈一定要报。

我被刚刚那个好心司机给扶起来,那个司机问我:你没事儿吧?用不用去医院?

我摇摇头说:不用。

司机说:多少年不见这样打架了。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

此时那人又说:那几个小子下手真够狠的。

说完这话,那人话锋一转,然后说:头都破了,真不去医院?

我说了句谢谢,然后转头朝着小区门口走了去。

这时只听到司机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年轻人……

而后那个开黑色轿子车的司机驱车离开了。

正朝着门口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冯巧。

我转头朝着身后看了去。

周围空荡荡的,别说人了,我一个鬼影都没有。

我朝着小区门口的一面墙走了去。

而后我背依靠这墙面,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在手机屏幕上找到冯巧的电话后,我给冯巧打了过去。

但是接电话确实一个男的。

男的说:草还能打电话啊,我就刚刚打你的那个帅哥。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骂了句:我日你玛,帅你麻痹!

我说:你们在哪?

男人说:还有胆来啊?

我说:你们在哪?

电话那头的黄毛呵呵一笑,然后说:顺着我们刚刚离开时走的路,走个几分钟就见到我们了。

我说:你们敢动她,我就杀了你们。

“呵呵,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