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下落不明/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不屑的冷笑后,挂了。

不能让冯巧被这帮孙子给糟蹋了,这是我心里唯一的想法。

我将手机放在眼前看了一眼,而后装进了口袋。

我依靠在墙面上,脊背发出生硬的疼痛。

麻痹的那帮混子真狠,现在我身上很多处地方都在流血。

当然也也包括自己的额头。

将手机装进口袋后。我喘了两口粗气。

而后我伸手扶着墙面,然后艰难的走着。

现在我抬起脚走路都他麻痹困难。

但是我心里也清楚的很,冯巧不能有危险。

我忍着膝盖的剧痛,一步步朝着那帮痞子逃跑的方向走着。

现在我每抬一下腿,膝盖都你疼的要命。

有时候真是恨自己,恨自己无能。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下无敌?

想到这里,我内心也是一阵子苦笑。

忍着双腿膝盖的剧痛,我尽量加快速度朝着那个方向走。

因为我知道,只有我的速度够快,冯巧的安全才会得到保证。

走了一段路。

我看到路边有一个摆小摊的,是个水果摊。

在一个西瓜上,插着一把西瓜刀。

那把西瓜刀有我的半根胳膊那么长。

看到水果摊上的西瓜刀,我赶忙走到水果摊子前,伸手去拿那把刀子。

整个时候,正在跟人在不远处攀谈的一个老头看到了。

老头估计就是这个水果摊的老板。因为周围小区里,没人出来买东西,所以才给那个小区保安攀谈了起来。

当然这已经不是在我们小区的门口了。

老头看到我拔起叉在西瓜上的刀子转身就走,估计已经猜到我不是买西瓜的了,一边喊我。一边朝着我走了来。

老头喊道:小伙子,等一下,你想干什么?

那老头这么一喊,刚刚跟老头在那里喷的保安也注意到了我。

此时保安跟在老头的后面也朝着我的方向走了来。

因为我腿疼的厉害我,所以我走路速度慢的要死。

老头几步追上了我,并且拦住了我的去路。

当然老头一停下来,就问我:你拿刀干什么?

老头挡在我的前面。保安挡在我的后面。

我说:我要去救人。

老头说:你救人也不能把我的西瓜刀拿走啊,万一你伤了人,我成了提供刀具的,也会追究责任的。

此时那个保安应和说,是啊,国家法律管的很严啊。

不知道大家注意过没有,其实越是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越是闲的蛋疼关注国家大事儿。

卖西瓜的老头说:年轻人别冲动。

保安老头说:对对对,别冲动。

其实我并想跟这两个老头啰嗦什么。毕竟冯巧还在那帮混子的手里。

我对老头说:让开,我真要去救人。

那个老头说:要不我送你一块西瓜。降降火,年轻人火气太大……

没等老头的话说完,我怒斥一声:滚开,你们两个老不死的,难道不知道你们阻拦我,就是等于在跟那帮混子狼狈为奸吗?

老头依旧不依不饶说:脾气还挺大的。

而后一阵冷笑说:你救人就救人啊,拿我西瓜刀干嘛?

额头上的汗珠子滚滚的里躺着,有的掉在了地上,有的顺着脖子流进衣领里。

我将手里的西瓜刀一扔,然后吼叫道:草泥马,给你们!

我的吼叫,应该说是一种疼痛的唉吼。

在这吼叫声中,里面充满了绝望、悲伤。

西瓜刀落在地上,刀片跟地面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我对着老头说:这下你可以让开了吧?

此时那个老头似乎也看傻眼了。

老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当然话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扔着剧痛,然后朝着那个买西瓜的老头走了去。

走到老头面前,我一下将他推开。

老头被我一下推开后,嘴里还嚷嚷道:这什么熊孩子。

沿着这条路,我又走了一段时间。

但是并没有见到冯巧的踪迹。

这时候我赶忙拿起电话,然后将电话给冯巧的手机拨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接电话仍旧是一个男的。

我说:你们在哪?冯巧在哪?

接电话的那男的说:哎呦哥们不好意思,我们接到老大的命令,先把这妞弄回去,至于你老大说了,饶你一条狗命。

说完这话后,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下。

那个男人用特痞气十足的语气说道:小子你说你们不是贱,昨天晚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大哥睡了这小明星多好,兴许我们老大还会温柔一点,估计今天这丫头要被虐啊。

话说到这里,男人呵呵一笑,那痞子气息十足。

笑完后,那男人说:估计今个儿老大又要用他的工具玩了。

听到男人这挑衅的话,顿时我心中燃气了一团大火。

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在绑架。

痞子在电话那端特别不屑的笑了下。

那痞子说:喂哥们,咱别傻了行吗?我们都敢杀人了,绑架算个屌?土状华巴。

听到这话,我的心头猛然一凉。

我嘴里嚷嚷道:我草泥大爷。

痞子的电话再一次挂断了。

然而这一次电话挂断后,我陷入了一片黑色和绝望的世界。

我在这地儿人生地不熟的,压根就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

一时间我陷入了绝望中。

现在我只能你打电话给郑磊了,或许只有郑磊出面这事儿才能摆平。

想到这里,我从口袋里将手机掏了出来。

但是当我开始按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的屏幕亮不了了。

关键时候。

手机居然没有电了。

说真的,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

更可气的是,我他妈压根就没有背过郑磊的电话号,现在就是借别人电话打,我他妈也知道号码。

突然间,一种负罪感涌上心头。

我感觉我太对不起冯巧了。

怎么办?

现在要怎么办?

在火急火燎的心情中,我想到了‘手机充电器’。

我在嘴里重复着充电器这三个字,然后托着疼痛的双腿朝着原路返回,朝着自己小区的门口走着。

在经过西瓜摊的时候,那个老头看到我,特风凉的说道:哎呦,你不是去救人了吗?

我也懒得理会那个老不死的。

现在只能回到房子里,然后给手机充上电,再给郑磊打电话。

我希望想那个畜生在这段时间内,千万不要动了冯巧。

估计郑磊听到发生了这种事儿,肯定会骂我。

当然了比起冯巧的安全,骂我,就算是打我还怎么了?

顿时我的心凉凉的……

其实我也心里默默地念叨:冯巧千万不要出事儿了……

原路,我返回了自己的家里。

其实我想过报警,但是我心里清楚,报警话费的时间更长。

并且能在这里吃得开的,能指使人杀人的,警察会管吗?

很多时候,他们就是一帮穿着制服的土匪。

回到家里,我找到充电器,然后赶忙冲上了电。

其实随着时间越来越漫长,我对冯巧的安慰就越来越担心。

我那颗悬在半空的心脏,就越疼。

过了几分钟,我按了一下手机开关。

手机打开了。

打开手机后,我赶忙给郑磊打去了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的郑磊一直不接电话。

一时间,我的心更加绝望了。

接电话,郑磊你赶紧接电话啊!

我在电话这头听着里面传来的提示音,心里那叫一个交际。

已经距离冯巧被那人带走15分钟了。

我真希望我被他们杀掉,我真恨自己。

但是电话那头的郑磊就是不接电话。

无奈之下,我又拨通了冯巧弟弟冯瑞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冯巧弟弟冯瑞听到这消息后,顿时大骂道:麻痹谁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