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别怪我没提醒你/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冯瑞这话,一时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因为我就知道那孙子是个光头,其他的一概不知。

或许是见我在电话这头面没有回话,冯瑞又说道:喂你傻啦啊,我问你话呢。

我说:是个光头,并且是冯巧的投资人。

我的话刚刚说完。电话那头,冯瑞有点不信,他嘴里吐出了句‘光头投资人’?

冯瑞在嘴里念叨玩这话后,用特别疑问的、语气没说:扯什么呢?

说到这里,冯瑞话锋一转,然后说:你不会在逗我吧?

情急下,我说道:谁他妈没事儿拿这种事儿来逗你?

电话那头的冯瑞骂了句我靠。

而后冯瑞说道:你凶什么凶,告诉你如果我姐出了什么事儿,老子第一个就废了你。

说完这话,冯瑞的声音一顿,而后说道:你他妈还是我姐的助理呢,什么狗日的玩意儿。

我说:我现在你想跟你挣什么,你小子赶紧的想想办法,救一下冯巧。

听到这话,冯瑞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你以为我是神吗?

冯瑞的一句话,让我顿时心灰意冷。

冯瑞说完这话后,似乎语气变得平淡了一些。

冯瑞说:我会尽力去查的……

我说:谢了。

此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冯巧冰冷的笑声。

而后冯瑞说:对了,这部戏郑磊不是知道谁是投资商吗?你给他打电话问他一下。

我说:打了,但是郑磊没接。

听到我的话。冯瑞骂了句我草。

而后想冯瑞说:你们……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们了,蛋疼!

挂掉冯瑞的电话,我赶忙给冯巧的电话打了去。

但是冯巧的手机,此时已经处于关机状态了。

打冯巧的手机,知道冯巧手机打不通后,我就更加紧张了。

现在我是心惊肉跳的。

说真的我真是的怕了。

我担心冯巧。

想到自己眼睁睁看着冯巧被抓,但是自己无能为力。我感觉自己好无能。

而后我给郑磊打去了电话,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了。

现在距离冯巧被绑走已经20多分钟了。

在这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希望没有什么事儿发生在冯巧的身上。

电话接通,我把事儿给郑磊说了。

听到我说的,郑磊在电话那头用非常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什么?绑架……?谁干的?

我说:就是那个投资人。

郑磊说:你们这是怎么搞得,我不是给你通过话了吗?

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情在辩驳什么了,因为我心里清楚,冯巧现在还在水深火热中。救她要紧。

见我想没有回答,郑磊说:行。这事儿你别管了,我打电话给他。

郑磊说这话语气,怎么说呢,不自信。

感觉电话那头的郑磊应该也挺纠结的。

而后郑磊跟我说了那光头的名字,还有住址后挂掉了电话。

挂掉郑磊的电话,我又给冯巧的弟弟发了一条短信。

其实就是告诉冯巧他弟,冯巧的位置。

当这些事情,一切都办完,我才松了口气。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依靠在了沙发上。

在沙发上停滞了几秒钟,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朝着门口走了去。

乘车,我也奔着那个地方去了。

就是郑磊在电话里跟我说的那个地方。

车子到了那里后,我从出租车上走了下。

是一栋别墅。

此时我看到在这别墅门口停了二十多辆车子,其中三辆熟悉,就是冯瑞的法拉利,还有两辆,分别是雪弗兰和奔驰。

冯瑞已经来了?

刚想别墅走,我看到里面有人走了出来。

仔细一看,是冯瑞、冯巧,还有一些冯瑞的手下。

这时候,我站在路边看着这一切。

冯巧已经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就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喊住了冯瑞。

此时我看到那个黄毛从别墅门口推门走了出来。

没错,就是那个染得蜡黄头发的小痞子。

黄毛用特嚣张的语气说:冯瑞刚刚东爷说了,以后你这个在我们酒吧卖药这件事儿,就算了吧。

冯瑞说:咱们不是……土状吗划。

黄毛特不屑的一笑,然后说:甭说别的,就今天这事儿,你说你还谈什么?

说完这话,黄毛顿了下,继续说道:刚刚你知道谁给东爷打电话了吗?

冯瑞说:谁?

黄毛说:郑磊!

听到这话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道:那又怎么了?

黄毛说:就连郑磊打电话,都是劝冯巧陪我们家东爷一晚上,给足了东爷面子。

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郑磊是个商人,他当然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但是冯巧是我亲姐,我必须负责她的安全。

听到这话,郑磊真让我心寒。

没想到郑磊居然给光头打电话,在电话里劝说冯巧陪光头。

冯瑞的话说完,黄毛说:屌,你屌!但是你也知道惹了东爷,你也屌不了了几天了。

冯瑞并没有选择跟黄毛对峙下去,而是扶着冯巧走出了别墅。

当冯瑞扶着冯巧走出别墅,在别墅外的路上碰到了我。

见到我后,冯瑞扫了我一眼,然后特别狂气的说:你来了?

冯瑞那语气,加上那眼神,有一种鄙视我的意思。

我恩了一声。

这时候我的眼睛扫过冯巧,我对冯巧说:你没事儿吧?

冯瑞呵呵冷笑,而后眉头一皱,冲着我呵斥道:你跟你哥没一个好东西。

其实那个黄毛的话,我也是听的仔仔细细。

当然这也是让我非常吃惊的。

我他妈打电话是为了让郑磊救冯巧,没想到她居然……

其实关于郑磊,我感觉他真的好神秘。

怎么说呢,做的很多事情都出乎意料。

当然了这也不足为奇,曾经郑磊就说过:我是个商人,在我的眼里,只有人民币、美元、欧元和英镑。我用人去做生意,用人性去做生意,我要壮大,是因为我要得到更多钱和地位。

每每想起郑磊说的这些,我心里都还不怎么相信。

我也在想,昨天晚上如果看到光头朝着冯巧杯子里吓那东西的是郑磊。

会不会昨天晚上光头就把冯巧给办了?

当然了,现在我也有一种变成了郑磊工具的感觉。

我感觉我就xiang是一个棋子,正在被郑磊随意摆布。

冯瑞将冯巧送上了车子后座的座椅上,刚想关车门,冯巧说:让他也进来吧。

听到冯巧的话,冯瑞喊了一声:姐。。

似乎听冯瑞的语气压根就不想让我上车。

当然我也理解冯瑞,毕竟冯巧是冯瑞的姐姐。

冯巧说:让他也上车吧,我们如果这走了,留郑凯一个人在这里,估计那些人还会找事儿。

冯瑞说:这小子的死活与我们有一点关系吗?

在冯瑞和冯巧争执的时候,我眼睛里的眼泪在打转,我说:你们走吧,我打走。

听到我的话,冯瑞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姐都说了,你上车吧、。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不了,你们走吧。

冯瑞特别不屑一顾的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切。

然后关上了车门。

等冯瑞关上车门,我拉住冯瑞然后说道:有砍刀吗?

冯瑞说:你疯了吧,逞能不是这样逞的,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

我说:有吗?

冯瑞冲着一个小弟使了个眼神。

此时那个小弟递给了我一把砍刀。

那把砍刀有胳膊长短。

我刚刚从那个小弟手里接过那把明晃晃的砍刀,冯瑞就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他们有抢。

听到这话,我说了句:谢谢。

说完这话,冯瑞就转身朝着汽车驾驶座门前走了去。

不过刚刚走到车头前,冯瑞饶了回来。,

而后冯瑞说:你能办掉他们,你在海州的事儿,我他妈帮定你了。

说着冯瑞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色东西递给了我。,

冯瑞小声说道:里面有10发子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