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我们明天离开这里/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冯瑞的话,我一愣。

虽然我心里有着杀人的念头,但是我也明白,就眼前的那个别墅,估计我手持一把冲锋,我也打不赢光头手下的那帮小弟。

我对着冯瑞说:你是太看的起我了。就我现在这样,遍体鳞伤,怎么可能会傻到冲进别墅送死呢?

冯瑞脸上勾勒出了一个邪恶的弧度,冯瑞说:那个黄毛一般离开这栋别墅的时候走这一条路,而且是亮黄色的轿子车。

不仅如此,冯瑞还告诉我,黄毛那小子汽车的车牌号。

说着冯瑞用手给我指了一下。

顺着手指指的方向,我朝着前方那条漆黑的路看了一眼。

跟我说完这话,冯瑞说:祝你好运。

而后冯瑞就转头上了自己的那辆法拉利。

就跟冯巧说的一样,冯瑞是个用脑子思考的人。

等冯瑞的车子离开,我朝着那条漆黑的路走了去。

在那条路上走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我停了下来。

其实在走路的这段时间,我也在脑子里思考,怎么才能让黄毛开的车子停下来。

也已经很深了,周围的草丛传来了昆虫的鸣叫,一切显得是那样祥和。

轻风从我的耳边吹过。头发被风拨弄着,昏黄的路灯洒下,影子被灯光拉长。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用打火机点上,放在嘴里吧嗒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身上很多处刚刚流血的伤口都已经结痂了。

就算是额头流淌下鲜血。也已经像是一漆皮,干巴巴的凝固在了我的脸上。

吧嗒了两口嘴里含着的香烟,我捏起了地上的一块砖头。

我的手一只捏着燃着火星的香烟,另一只掂量着手里的半块砖头。而那把明晃晃的砍刀在我的脚下,冯瑞给在最后给我的手枪,在我的上衣口袋里。

我的手里一边掂量着砖头,一边自言自语说:麻痹的就靠你了。

就在此时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站在拐弯处,我放眼朝着车子行驶来的方向看了去。

黄色轿车、车牌号……

我心里清楚,就它了。

此时我将香烟叼在了嘴里,车子快要行驶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迎面冲着车子跑了去,抡起手里的砖头,一咬牙转头狠狠的砸向了那两黄色轿子车的挡风玻。

当那两黄色轿车的挡风玻璃被砸,车子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此时一股子胶皮的味道传到了我的鼻子里。

浓浓的胶皮味充斥着我的鼻孔。在马路上有着一道很长的痕迹。

这是车轮轮胎和地面摩擦的时候划出的一道痕迹。

等车子停下来,只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

我见到黄毛从车上下来。于是赶忙朝着身后撤了几步。

此时只听到黄毛大声骂道:麻痹的找死啊。

我弯腰摸了地上准备好的东西,什么也没说,奔着黄毛就去了。

此时黄毛慌了神,赶忙拉车门想要逃。

但是此时我已经到了黄毛的身后,举起手,猛然一挥……

顿时黄毛后背白色衬衫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鲜血汩汩的流淌着……

黄毛的身子前倾一下,撞在了辆黄色轿车上。

黄毛的身子撞在汽车上后,接着又反弹了回来。

此时在黄毛的身下的地上,血已经一大片了。

看到血泊中挣扎的黄毛,我嘴角上扬,脸上画出弧度。

活该。

而后我伸手揪住了黄毛的杀马特头发,然后给拽了起来。

此时的黄毛脸是朝着地面的。

我一手拎起黄毛,让黄毛面朝我。

此时的黄毛,因为失血过多,脸上变得苍白。

我说:爷让你死个明白.

看到我后,黄毛抖动着嘴唇然后从喉咙里挤出了句:你。。

我没等黄毛的话说完,我拽着黄毛头发的手狠狠的朝着地面一挥,黄毛的头狠狠的磕向地面。

看到这一幕,我呵呵冷笑一声。

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吼叫,看着他拼尽生命挣扎,我心里有一种炙热、疯狂的感觉。

而后我站了起来。

看着躺在地上的黄毛……

不!

此时此刻黄毛的头发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落起了雨水。

最开始这雨水是点点滴滴,水滴也不大,这雨水在风中飘摇着。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迟,那雨下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正在我原路返回的时候,一辆车从身后开了过来。

我转身朝着身后看去,虽然隔着雨帘,但是那车灯依旧非常耀眼、。

车子是一黑色轿子,汽车车灯非常明亮。

黑色轿子车行驶到我的面前后停了下来。

顺着车窗玻璃,我朝着里面看了去。

是冯巧的弟弟冯瑞。

车子停了下来,但是并没有熄火。

冯瑞坐在驾驶座上冲着我挥手,示意我上车。

我拉开车门,然后走了进去。

我刚钻进汽车,车子就行驶了起来。

冯瑞说:老天都在帮你。

我明白冯瑞的意思,这场雨一下,估计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了。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那个兔崽子活该,我早就看着他不顺眼了。

冯瑞呵呵笑了一声。

而后冯瑞说道:其实一开始,我有点看不起你,但是现在你让我另眼相看了。

听到冯瑞这话,我说:有时候我也特看不起自己。

冯瑞说:迷茫,没有方向,不知道下一步往哪走,没有未来,甚至感觉自己就是在浪费时间,生命。

听到冯瑞这样说:我点了点头。。

冯瑞说:曾经我和你一样。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说完这话,冯瑞叹了口气。。

冯瑞说:现在我的目标很明确了,更高的地位,更大的势力,更多的女人、钞票。

我说:你怎么从后面来了。

冯瑞说:另一条路也通往这里,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死,帮你收尸,没想到结果出乎我的意料。

听到冯瑞这话,我淡淡的笑了一下。我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没想到你很幽默。

此时我将那把枪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然后说:没用上。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赶忙补充道,明天我就坐飞机会海州了,拿着这东西,恐怕不行吧。

冯瑞说:放在那里吧。

我将那东西放到了一边。

冯瑞说:黄毛死了,这只是一个开始,我想后面事情会越来越复杂。

我点了点头。

车子将我送到了小区,而后我下了车。

下车后,冯瑞说:好好想一下你想要什么,因为这非常重要。

说完这话后,冯瑞开车离开了。

上楼回到住处后,我推开房间门,发现大厅里空荡荡的。

一进门,我就将身上的外衣脱了。土木豆才。

因为刚刚在雨中行走了一段时间,浑身湿漉漉的。

刚刚脱掉外套和鞋子,正准备朝着自己的卧室走。

这个时候,我听到一阵开门声。

此时冯巧从自己卧室里走了出来。

冯巧说: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

估计是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冯巧又说:下雨了?

我还是只点了点头。

冯巧说:现在都凌晨了,你赶紧去洗个澡,然后睡觉吗,我们明天离开这里……

回到房间后,我仰面朝向天花板。

看着天花板上的白色墙面,其实我也在心里也在思考冯瑞说的。

是啊,我想要什么……

现在我就是在混日子,没有目标,没有方向。

其实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我心里已经很明确了自己的目的,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兄弟、家人。

但是似乎这一切慢慢的在改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