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你应该报警/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说完,郑磊眉头猛然一皱。

郑磊眼睛里那目光释放出来的信息是凶狠,是毒辣,是对我愤怒。

而后郑磊吼了一声说:够了!

我能够感觉得到,‘米荣喜’这三个字,就像是三道伤疤一样留在了郑磊的心上。

郑磊怒吼一句‘够了’后。对着我说道:别以为你是我弟,就可以胡言乱语。

在说这话的时候,郑磊的右手紧紧的捏住了我的衣领。

我看到,此时此郑磊的脸变得非常扭曲,眉毛皱在一起,面目狰狞,眼神中透着阵阵杀气。

看到这一幕,我在心里想:郑磊该不会真的杀了我吧。

愤怒的郑磊,攥着我的衣领对我说: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就别乱说,以后不住提‘米荣喜’这三个字,你要知道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郑磊一字一句的冲我说完这话后,眼神一时间变得非常犀利。

看着郑磊犀利残忍的目光,我在心里一阵子苦笑。

就在此时郑磊捏着我衣领的手渐渐的松开了。

一阵狂怒后的郑磊,此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而后郑磊说道:你先出去吧。我会给冯巧道歉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郑磊的性情一下变了。

此时郑磊捏在我衣领上的手拿了下去。

等郑磊将手从我脖领处移动开后,我朝着身后退了一小步。

朝着身后退了一小步后。我站在那里,眼睛盯着郑磊。

刚才如同暴走了一般的郑磊,此时安静了下来。

郑磊原本投放着犀利、凶残目光的眼睛,顷刻间变得没那么凶恶了。土斤住弟。

或者这样说,郑磊的眼睛被一层薄薄的水雾给笼罩上了。

没错。郑磊眼镜里,现在眼泪正在打着转。

倒吸了一口气后,我说:哥,过去……

郑磊伸手打断了我的话,郑磊说:以后你会知道的,我做这一切是为什么。

见郑磊说要给冯巧道歉了,我感觉自己这样再不依不饶下去。毕竟不是个事儿。

我点了点头说:行,知道了。

我的话刚刚说完,郑磊的话锋一转,然后冲着我问道:你弄死的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我说:光头的小弟。

郑磊呵呵冷笑一下,然后说道:老九。

老九?

我在心里重复了一边这个称呼。

而后我说道:我管他老七还是老九呢,惹毛了我的人,我绝不对不会手软。更何况我差点就被那个黄毛叫来的人给打死。

听到我的话,郑磊说:辛苦你了。

我说:不是辛苦不辛苦。哥,有些事儿真的不能太没良心。

郑磊冷笑一下。然后说道:你喜欢上冯巧了?

被郑磊这一问,一时间我愣在了那里。

而后我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说:哪,哪,哪有……

郑磊呵呵一笑,然后跟我说:你出去吧。

从郑磊的房间出后,我就奔着学校去了。

其实一开始我想回我住的小区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脑子是锈住了,上车就给司机说了我们学校的名字。

今天的海州。

风很大,天空湛蓝,阳光明亮,但是有有点凉。

再看看周围的树木,应该落叶子的,叶子落得差不多了。

看着秋高气爽的样子,第一次发现原来海州也是蛮不错的。

下车,我站在了学校门口。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我对于眼前的海州大学却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怎么来形容呢,就像是毕业十年了回到母校的校友那种感觉似的。

站在学校门前我正愣神的时候,我的身后走来一人然后撞了我一下。

我正准备转头看。

那个撞我的人,突然轻轻的伸手,然后递给了我一张纸条。

撞我的是个女生,带着墨镜和帽子,还围了一个围巾。

那围巾都遮住脸了,压根就没有看清楚那女人的样子。

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女人居然递给了我有一个纸条。

见那个女人朝着前方走了,我将手里的纸条拆开,然后看了一眼。

上面写着:跟我来。

署名居然是孙晓月!

的确从女生的身高,走路的样子,不难发现跟孙晓月挺像的。

当然想到孙晓月,我就想到了那次推开我们教室门,然后点名到姓找孙晓月的男人。

男人说:孙晓月一口把他看老大那东西给咬断了。

想到这里,我感觉有种莫名的喜感。

看了那张纸条后,我跟在孙晓月的身后走了过去。

一段时间后,在一个非常僻静、无人的地方,孙晓月停了下来。

当然我也是紧跟在孙晓月的身后。

等她停下来,我也停了下来。

我和孙晓月现在的距离五米远左右。

见孙晓月停下来,我停下后,我朝着孙晓月的方向走了一步。

而后我眉头一皱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把自己包的跟个粽子似的?

孙晓月小心翼翼的朝着周围看了两眼,见没人,然后将眼睛摘了下来。

此时的孙晓月,摘个眼镜都显得那样小心、谨慎。

估计真是被郭涛手下的那帮狗给追怕了。

摘下墨镜后的冯巧冲着我说道:郑凯求你帮帮我……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苦笑了那么一声。

当然了我脑海中也把孙晓月如何骂我屌丝,如何坑害田琪……

反正那些不好的事情,那些画面像是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中一幕一幕的闪。

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有些喜感。

我说:帮你?凭什么?

说完这话吗,我转身就想走。

感觉没必要帮,是她活该。

孙晓月能走到这一步,就是她犯贱,自找的。

我眉头一皱,然后说道:我可帮不了你,你多么牛啊,心急那么重,不仅仅想害我,还他妈害田琪。

孙晓月说:过去都是我做的不对,我给你道歉。现在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了,求你了。

我呵呵冷笑一声后,用特别冷淡的语调说道:不接受。

说着这话,我冷冷的看了孙晓月一眼。

我感觉孙晓月他妈脑子就是有病。

我眉头一皱,然后冲孙晓月说道:你应该找郭涛去帮你,这个秋天,你和郭涛更配哦。

孙晓月哀求说道:求你了郑凯,郭涛就是个魔鬼。

而后孙晓月告诉了我一些关于郭涛是怎么虐她的事儿。

其实说真的,关于郭涛怎么虐孙晓月,跟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不过停了确实可怕。

郭涛为了让她们这些洗脚城工作者能够更好的赚钱,用药物控制她们的大姨妈,有时候还注射一些乱七八zao的东西,有的女人还被打上了永远怀不了孕的药物。

其实听到孙晓月这样说,我还是感觉蛮惊讶的。

但是这些女的,都他妈活该。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些事情发生,一定是自己作得。

就跟听故事似的我听完了孙晓月说的一切。

听完后,我冷冷的说了句:哎呦,听上去挺好玩的,这么多方式对待你们,你们还真是贵宾。

就在此时,孙晓月下将自己脸上的围巾撕了下来。

当孙晓月撕下围巾,她的那张脸把我着实给惊住了。

孙晓月的脸被毁了,上面都是小刀刀片划伤的痕迹。

怎么形容呢的,就跟我们平时见到的足球表面一样,一个个口子、裂纹。

看到那些伤口就跟鱼鳞似的,大白天的弄的我就跟见过鬼似的。

孙晓月说:求你帮我。

其实看到孙晓月那张恐怖的脸,惊吓之余,我还是非常同情她。

不过我感觉纳闷,就我这样的,能够帮孙晓月什么?

我对孙晓月说道:你应该报警,不是来找我。我能帮你什么?

孙晓月说:我报过一次,就是我I跑出来的时候……但是他们给警察串通好了,我被郭涛的人从警察局带走后,我的脸才被划伤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