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课前田琪/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孙晓月的话,我冷冷一笑。心想,那句话还真他妈去说的没错,现在的有些人警察就是穿着制服的白眼狼,认钱不认人,没良心。心黑着呢。

想到这里,我眉头一皱,目光冲着孙晓月的脸瞄了下。

说句实在的,孙晓月那脸真是让惨目忍睹,这他晚上见了,无论是谁都会被吓一跳。

不过让我纳闷的一件事儿是,孙晓月是怎么跟郭涛牵扯上的呢?

其实我感觉莫名其妙,就孙晓月这样的千年宅女惹上郭涛,感觉有点不可能。

不过这件事儿已经不是特别重要了,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儿是,我应该不应该帮助孙晓月。

扫视了孙晓月那张血痕道道的脸后,我说道:让我你,警察都帮不了你,你说我怎不么帮?

说着这话,我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和火机。

话说完,我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我又看了一眼孙晓月。而后用火机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那根烟。

吧嗒了两口,见孙晓月没说话。土斤司划。

我将香烟从嘴里捏出来,眉头那么一皱说:怎么不说话了?

孙晓月说:我知道你的前女友叫赵颖儿,是被坤哥和郭涛合伙起来搞堕落的……

孙晓月的回话,就像是在我血淋淋的伤口上重新撒了一把盐。我伸手打断了下孙晓月的话。

我说:你他妈是故意来揭伤疤的吧?几个意思啊?

孙晓月说: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赵颖儿挺可怜的,郭涛和坤哥下了涛,让这丫头钻,这丫头还真他妈钻了。

现在倒好,弄得身败名裂。

我呵呵冷笑一下,然后对着孙晓月说道:这事儿是郭涛说的?

孙晓月点点头。

我说;估计郭涛是为了显示他的优越性了,告诉你的吧?

孙晓月说:是。

听到孙晓月的话。我点了跟香烟,然后吸了起来。我嘴里嚷嚷骂道:这真他妈个巴子的。

虽然我跟郭涛有仇,但是一码事儿归一码事儿。

我不能因为被孙晓月这么用激将法一激,然后无脑的跟她达成什么共识吧。

何况孙晓月也不是什么好鸟,这丫头成这样,自己找的。

一个拜金、爱慕虚荣,又他妈你轻狂的女生,变成这个样子,就是活该。

我吸了口眼。眉头一皱,我说:就因为这样。让我帮你?

说完这话,我将手里捏着的半根香烟一扔,然后转身离开了。

在我潇洒的离开前,我对孙晓月说: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

孙晓月见我转身要走,立马喊了我的名字一声。

之后孙晓月居然膝盖弯了下,跪在了我的面前。

下跪?

下跪有用吗?

呵呵,有个屁用!

我扭头斜视了孙晓月一眼,然后说:不好意思,你跪坐人了。

而后我双手放在口袋里,扭头就离开了。

我听到了孙晓月的哭泣声,但是自己并没有回头。

到教室的时候,就快要上课了。

刚进教室,老肥在教室后排就嚷嚷道:草、凯哥回来了啊。

听到老肥的声音,我抬头,朝着后排看了一眼。

老肥这狗日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右手拿着一根鸡腿,下巴上还粘了一些米米粒。

看到老肥那德行,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我日,这孙子上辈子肯定的是饿死的。

老肥喊了句‘凯哥’,除了一些人习惯性的朝着我瞄了一眼。

我注意到田琪也看向了我。

注意到田琪看向了我,我也朝着田琪的座位瞄了眼。

其实现在我跟田琪的关系,就连我都不知道什么关于吧。

朋友?

但是似乎超越了朋友。

恋人?

我对田琪已经没有一点感觉。

在心里思考了那么一会儿,我骂了句自己,扯什么蛋呢。

我朝着老肥走了去。

在走到田琪位子前的时候,田琪喊住了我。

这时候我转头看向田琪。

田琪从桌洞包包的里掏出了一瓶营养快线。

田琪递给我,然后说:你喝。

看到这一幕,我在心里呵呵一笑。

当然我这笑可不是开心的,而是苦笑。

又他妈是营养快线!

我的木管从那瓶营养快线上转移到了田琪的脸上。

田琪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非常好看。

我和田琪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后,我伸手接过了那瓶子营养快线。

看到我接过营养快线后,田琪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而我呢?

我朝着田琪的桌子走了一步,然后将田琪递给我得营养快线放在了她面前的桌面上。

此时我听到田琪的嘴里特疑问的说出了‘这……’这个字。

我说:你还是留着你喝吧,你喝不习惯营养快线。

说完这话,我转身,头都没回的朝着教室后面走了去。

我不想看田琪的脸,更不想注视田琪那双眼睛。我感觉自己想已经从小舞、田琪,这两个女生的感情纠缠中走了出来。

我不想再深陷。

当然了我越来越不相信所谓的爱情了。

估计田琪是被气到了,见我走后,没出声。

到了教室后排,我看到在桌子上还摆着三个大鸡腿,而桌子的另一个位置放了一张白纸,白纸上放着一些鸡骨头。

看到这一幕,给我的感觉就是:老肥上辈子真是饿死的。

此时的老肥拿着鸡腿看啃着,嘴巴和脸糊的油嘟嘟的。

我眉头那么一皱,眼睛斜视了老肥一眼。

我说:肥哥,你还想不想在大学里找女友了?

老肥说:想啊,做梦都想。

听到这话,我他无奈的一笑。

我说:想你还吃那么多?你也不看看你那吨位,都他妈三百斤了,一顿午餐还吃这么多,

老肥说:你知道个鸡八,哥正在减肥知道不。

听到老肥的话,我骂了句草,我说:还他妈减肥,我眼拙,还真没看出来。

老肥说:我早晨饭没吃,还不算减肥吗?

说真的,现在我真想指着老肥的鼻子骂上句你个大傻逼!

正跟老肥在那里说着话,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马晓天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马晓天说:听兄弟说看见你了,现在在哪呢?

我说:教室。

马晓天说:你还上个鸡八课啊,我们都快被弄解散了。

我眉头一皱,然后说道:说什么呢,、什么叫快解散了,告诉你黑手党过两天会成为学校第一。

其实我不是吹牛,我早就有策略了。

我说:这事儿这事儿就和你别急,下这节课我去找你,还有就是把这还跟着我混的所有学校老大都给我召集起来,我要开会。

听到这话,马晓天说:好,听你的凯哥。

其实我想的这招也没什么,就是他妈先下手为强。

妈的谁傻儿巴叽遵循什么战书时间,我也没看到哪个混子杀人还他妈跟人家提前打招呼的。

其实下战书这事儿,我一直认为就是金沙那边搞出来的噱头,要问干嘛用的,装逼呗。

挂掉电话后,我特嫌弃的看了老肥一眼。

我心想妈个比就你这样的好整天哭着喊着要减肥,你能瘦下来,除非苍老师是处女!

就在此时,老肥说:对了,还忘了跟你说件事儿,那天有个女生带着一群人来教室里,指名道姓的要找你。

一看长得不错,我就说:我认识你。

我哼哼一笑,然后说:后来呢?

我老肥说:后来我被叫了出去,还他妈被女生带的那男生抽了两巴掌。

老肥说道这里,话锋一转,然后说:我他妈着谁惹谁了,你小子要给我报仇。

听到这话,我眉头一皱,然后说:行!一定!

老肥骂道:他奶奶的,最好把那个女生逮住,老子要办了她,一晚上一百次。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