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田琪、叶峰、郭涛、我/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叶峰的话后,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在脸上露出什么样子的表情了。

虽然我进入了这条路有一定的时间了,但是毕竟这种黄赌毒的事儿插手的少,一听叶峰要把学校商务楼顶层的ktv办成跟本色夜总会一样,沾染一些违法行为,心里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我的脸上露出了比较尴尬的表情。

因为一时间我不知道笑该怎么笑了。

或许叶峰也注意到了我的尴尬。用手拍了下我的肩膀后说道:行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去上课吧。

听到叶峰说的话后,我赶忙点点头说:好。

而后叶峰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了去。

我送叶峰到门口,说了句:峰哥慢走。

送走了叶峰,我瘫倒在了沙发上。

顿时我的脑海是一团浆糊。

郑磊成了逃犯,叶峰成了ktv的大哥。

在别人看来是个普普通通的夜晚,但是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翻天地覆。

虽然叶峰依旧那么仗义,但是郑磊不是老大了,多少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道痕迹。

现在我能够做的,只有希望郑磊在逃亡生涯中,生活的好一些,别被警察给抓住了。

其实我非常好奇郑磊身上故事。

但从郑磊身上这条灭门命案拉说。在郑磊成为大哥前,这小子一定做过平一些黑色见不得光的事儿。

就跟叶峰曾经说过的一样,在这条路上混,谁手里没有几条人命?

其实我的手现在也沾上了人命,上海的那个黄毛,还有死的豹子和叶峰女友。

很多时候,人在这条道上混,不是你要去拿着刀子要对别人怎么样,而是有一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在拿着刀子逼着你成长。逼着你拿起刀子砍人。

有人说,男人的野性是被逼出来得。

我承认,这句话说的确实非常对。

回到自己房间后,我收拾了收拾屋子。

将凌乱的屋子收拾利索,把手枪放在了一个新的柜子里,把掉在地上的砍刀又塞进了床底下。

整理好一切后,我下楼。然后在公交站牌前等公交车。

虽然我心里担心郑磊,但是我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下心来等消息了。

上了公交车后,我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我坐下后,目光投向了窗外。

因为这个小区是公交车的第一个站牌,因此能够在大早晨的挤上公交车并且找到位子。

其实我在心里也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从昨天晚上郑磊的嘴中得知。知道一年前灭门惨案的是秦牧九。

昨天晚上秦牧九又死了。

难道说秦牧九一死,就有人直接给警察报了讯息?

是秦牧九安排的,还是别的……

按理说,秦牧九一死,海州市的黑势力会重新划分。

如果在当天晚上郑磊没有被人告密,这个老大郑磊估计是十拿九稳。

就算是不是十拿九稳。我们ktv的势力最起码能够分个三分之二的江山。

一些胡思乱想后,我不禁将揭穿郑磊的人锁定在了两个人身上。

不过没有证据,我想也是白想。

从李哥的死,到王子含的死,再就是猴子和狗子的死,以及现在郑磊的逃命生涯,看似这一切八方杆子打不着的事情,我总是感觉,在某一个点上,应该能够串起来。

需要的一条线。

这条线或许已经在我的身边了,但是我还没有发现。

虽然海州市比起上海来,不算什么大的城市,但是早晨挤公交的人也着不少。

这些挤公交的,有跟我一样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的学生,也有上班族。

车子每到一个站点,永远都是上的多,下的少。

原本还算是想干净的公交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车子内出那难闻的气味。这车子里的人,也已经变成了人挤人。

车子到了学校后门,我赶忙就下了车。

下车后,我就奔着学校后门去了。

进入学校,走了一段时间,我看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

是田琪。

田琪站在路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经历了上一次后,我和田琪之间的距离算是拉开了。

怎么来形容呢?

应该说是有了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处境吧。

我心里还是感觉有些愧对田琪,但是愧对和愧疚,并不是代表爱。

正在此时,我见刘年朝着田琪这边走了过来。

我一只手课本,另一只装进口袋里,转身朝着另一条路走了去。

有时候,并不是遇不到,而是我在躲着你。

田琪和刘年聊了一会儿,没多久我见郭涛的车子朝着他们兄妹开了去。

此时的我已经距离那条路很远了。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真的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虽然我不喜欢田琪,但是并不代表我讨厌田琪,并不代表我看着刘年把田琪往火堆里推。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的刘年、田琪,还有郭涛的那辆车。

我自言自语道:刘年啊刘年,你他妈是把田琪往火坑里推啊。

我的脑海中想到了了上次见到孙晓月的时候,看到的孙晓月的那张被划的伤痕累累的脸,以及孙晓月说的那些话。

我攥了攥拳头,感觉不能坐视不理。

我转头正准备朝着那条路走,但是田琪已经上了郭涛的那辆车。

见刘年并没上车,我还是决定过去跟刘年理论一下。

我希望刘年能够擦亮眼睛做人。

此时的刘年,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两只手垂直耷拉着。

刘年的目光盯着郭涛车子远去的背影。

直到汽车消失,刘年才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脚下。

这时候刘年抬起右手,然后捏住了嘴里叼着的那根香烟,然后吧嗒了两口、吞yun吐雾一番。

见刘年转身想走,我赶忙紧走两口。

走到那条路上后,我喊了句刘年的名字。

此时的刘年,已经据我有十米远的距离。

听到了我的声音,刘年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土边页弟。

看到是我,刘年冲着我特别不屑的笑了下。

刘年的喉咙里发出了哼哼两声,目光中夹杂着对我的不屑一顾。

我深吸一口气,一步步朝着刘年走了去。

见我走去,刘年的眉头一皱,嘴角略微上扬,然后冲着我说了一个字:你。

‘你’这个字从刘年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刘年声音的语调中带着一股子讽刺的意思。

那语气听上去就好像在说:麻痹啊怎么是你啊。

我将放进口袋里的手掏了出来,然后将另一只手中的课本放在了这个手中。

深吸一口气后,我淡淡一笑,然后说道:是我。

刘年依旧显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刘年特狂妄的说道:找我有什么事儿,光杆司令?

听到这话,我嘴角抽动一下,然后说道:想谈一下田琪的事儿。

其实我心里明白刘年为什么喊我光杆司令,因为我的手下,现在都投奔,了他。

其实也不奇怪,谁让刘年当了他们这么多年的老大呢。

听到光杆司令这个称呼,我并没有感觉尴尬,因为这是事实。

我刚刚跟刘年说完要跟他谈论下关于田琪的事儿,刘年的脸色骤变。

刘年说:我妹?

说完这话,刘年斜着眼睛扫视了一下,而后说道:我妹的事儿,你跟这个陌生人有关系吗?

我说:你知不知道郭涛是个样的人?

一个反问后,我接着补充道:贪婪、凶狠,不择手段,你感觉把你妹妹推给这种人,很对吗?实话告诉你,你正在把电梯往火坑里推,你知道吗?

此时刘年呵呵冷笑一声,然后说:那又怎不么样?我知道你跟涛哥之间的事儿,是不是涛哥睡过你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