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会是真爱吗/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凯放下你的虚伪,还有你的伪善,你不觉得你非常恶心吗?你来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说郭涛垃圾,郭涛就真的垃圾了吗?你说郭涛是在玩我,难道郭涛就真的在玩我吗?你渴望爱情。郭涛也一样!你希望找到一个爱的人。难道郭涛就不希望了吗?跟郭涛的相处,让我感觉到他是真心的,你说郭涛话、说郭涛害我,但是为什么我感觉到的,并不是郭涛的邪恶,而是温暖的爱!收起你的那副嘴脸,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不觉得特别恶心吗?就算是郭涛是个坏蛋,但是他对你们坏,又不对我坏!”田琪的眼睛瞪着我,嘴里说出了这些话。

我站在田琪面前,一时间被田琪说的无言以对。

见我没有说话,田琪继续说道:就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他的心里也会有爱的人!在我们的接触中,我能够感觉得到,郭涛是真的爱上我了。相反是你郑凯。你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懦夫,你刚刚跟我说的话,就是一个小人的作为!在郭涛的背后骂郭涛,你觉得你做的很光明磊落?郭涛伤害过你。你觉得郭涛坏,但是郭涛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凭什么听你的,认为郭涛是个坏蛋?还有,难道你就是是个好人吗?你伤害过的人,难道就没有说你是坏人吗?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可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也没有谁是一个坏的没边没沿的坏蛋。你永远不要拿着你的准则去定义这个人在另一个人心中的好坏!郭涛伤害的是你,你当然在背后说他坏蛋了,但是郭涛并没有伤害我,在你眼里,我可能是跟痞子混在一起。但是在我的眼睛里,我是和爱我的那个人在一起。”

站在教室门口,站在田琪的面前。听着田琪嘴里说出的这些话,我愣在了那里。

此时,我手背上的那道伤还在隐隐作痛,想到今天中午田琪的过激行为,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跟冯巧去了医务室,吃了饭后,我打电话给田琪,然后把田琪约到了教室门口。

当然我告诉田琪,郭涛不是什么好人的时候,田琪反驳了我。

听到田琪的反驳,顿时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有一种,自己在那里对田琪掏心掏肺,得到的结果是,被田琪反驳,不识好人心!反而骂我是个懦夫、是个小人。

沉默片刻后,我说:田琪你变了。

听到我的话,田琪冲我冷笑一声。

田琪说:是个人都会变,难道你没觉得你也变了吗?

说完这话,田琪继续说道:郑凯我恨你,你很在你身边的任何女生,早晚有一天,我会让那些女生知道,越是靠近你,他们就越是危险。你可以说我是因为太爱你,因爱生恨,但是我告诉你,现在在我的心里,对你,只有恨,过去我傻,一次次被你欺骗。我在爱情里的卑微,就像是一个乞讨的乞丐下,你开心了,就给我一句承诺,不开心了,就把我……

说到这里,田琪停顿了一下。

而后田琪说:但是在郭涛那,我就像是一个女王,像是一块他捧在手心里的明珠,他不会像你一样,给了希望,又马上把希望变成绝望。

田琪的话,其实像是一根针一样,扎进了我的心里。

其实从来没有预料到,这一切造成的伤害,会这么大。

当然我也承认自己在感情方面,很多时候都是难以抉择的。

记得赵颖儿背着我在学校外面找有钱人的时候,我选择了原谅。

在小舞和田琪之间选择的时候,我也犹豫了很多次。

爱情束缚着我,像是绳子一样,紧紧的绑着我的手不和脚。

冲着我说完这话后,田琪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那里,一动没动。

有些话,田琪说的没错。

我真的有些太过自负了,总站在救世主的位置想一切。

其实我也承认,我错了。

但是我还是在想,田琪告诉我,郭涛真的喜欢上她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每当我想起孙晓月的那张脸,以及孙晓月经历的一些遭遇,我还是挺为田琪担心的。

但愿田琪说的是真的,郭涛真的爱上她了。

等田琪的身影消失在了教室钱的走廊拐角,消失在我的视野中后。

我才开始挪动步子,然后朝着楼梯的方向走。

走了几步,还没到楼梯口。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打开手机,我发现是想、冯巧弟弟的冯瑞的手机号。

电话接通后,冯瑞在电话那头说:还记得我吧?

我说:记得。

冯瑞呵呵冷笑说: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出来见个面呗。

听到这话,我的心一颤。

我的手拿着电话放在耳旁,听到冯瑞说这话,我一时间愣在那里。

卧槽冯瑞来海州了?

可能是见我半天没说活,冯瑞在电话那头懒洋洋的说了句‘喂’,然后说道:听到了没有郑凯凯哥,呵呵,我都在你学校门口了,你还不出来跟我碰个面啊?

听到冯瑞的话,等我反应过来,我赶忙回复道说:见,见,见面。

说完这话,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好,我现在马上就去学校门口见你。

挂掉电话,我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而后我奔着教学楼的楼下走了去。役东厅亡。

在学校门口,我见到了冯瑞。

此时的冯瑞,染着一头纯黄的头发,穿着一身纯白的西装,嘴里叼着香烟,身子依靠在他那辆高级轿跑身边。

其实乍一看,冯瑞还真有点韩国欧巴的那种气质。

等我走到冯瑞面前的时候,冯瑞皱了皱眉头看着我。

从冯瑞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冯瑞有些惊讶。

见到我,冯瑞站直了身子,但是脸上的惊讶并没有减少。

走到冯瑞面前,我说了句:来了。

冯瑞的眼睛想、瞪得非常大,他嘴里叼着的香烟捏了出来,冲着我说道:你脸是怎么搞得?难道你们的群挑已经结束了?

我说:没。

冯瑞说:那你的脸。

被冯瑞这么一问,说实在的,我的这面上也有点过不去。

但是脸上的伤口都摆在那里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说:被人打的。

听到我的话,冯瑞吸了一口烟。

一阵吞云吐雾后,冯瑞说:见识了。

说着,冯瑞的眼睛看向了我,眉头一皱,目光在我的脸上扫视了一下说:我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大哥每天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你老大当成这样,没别人了。

我心里清楚,冯瑞的话里面有刺!

但是冯瑞说的似乎没错,我这人就称呼不上老大。

我对冯瑞说:什么老大,我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一个卑微的人!这个大哥的称呼,是别人给的,跟施舍的差不多,现在我就是个混子。一个梦想当大哥的混子。

听到我的话后,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谦虚是美德啊,优良传统不能丢啊。

嘴角抽动了一下,我说:这是事实。

冯瑞说:我知道这是事实,但是你不能就这样接受了现实。

我点点头。

这时候冯瑞说:刚刚你说你的梦想是都能够大哥?

我点点头。

冯瑞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眼睛注视着我,然后说:我是来帮你筑梦的。

听到这话,我一愣。

冯瑞说:还记得我在上海的时候说过的话吗?哥们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一句食言的。

我说:他们有千把口子呢?

冯瑞说:我知道。

说完这话,冯瑞继续说:千把口子确实人不少,但是这不是事儿。

我说:你叫来多少人?

冯瑞一笑,然后说:我是开车从上海来海州的。

我靠,答非所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