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单挑/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很浓的火药味。

一触即发!

我一只胳膊搂着那人的脖子,而另一只手拿着手枪盯着那小子的太阳穴。

我对刘年说:赶紧把马晓天给我放了,不然我一枪结果了这小子。

刘年说:郑凯有枪你觉得很牛逼么?

我哼哼一笑,然后说:那要看在谁面前了。

我的话刚刚说完,刘年的眼睛突然间瞪大,然后说:这句话说的非常好。那我就告诉你。在我刘年面前,没用!

听到刘年的话,被我死死地用手搂住脖子,用枪顶着脑袋的那个男人说:年哥,救我。

刘年没有在意那个人说的话。

而是带着那群人一步步朝着我走了来。

刘年说:郑凯我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开枪,因为杀人意味着坐牢。

其实我心里清楚,刘年这话说道没错。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怕!

眼看着刘年一步步逼近。我将手里的枪指向了刘年。

那枪口对准的是刘年的脑袋。役休丰号。

我对着刘年说:别往前来了,不然我就开枪了。

刘年说:你有那胆子吗?

说完这话,刘年还用手特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刘年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用特别挑衅的语言说道:我的脑袋就在这里,又能耐你就开枪。

就在此时,刘年居然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枪。

刘年从口袋里摸出枪后,直接就对准了我。

刘年说:手枪这东西,在这条路上走,少不了,呵呵,你有,我他妈也不缺。

顿时一切陷入了僵局!~

刘年说:自从你小子用手枪打断了我兄弟的一条腿,我他妈就自己也托人弄了个这玩意儿。怎么?你认为只有你有吗?

说到这里,刘年呵呵一笑,然后说:单纯!

看到刘年从黑色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我就知道局面失控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在刘年的那帮小弟手里,还有没有第二把枪。

刘年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冷漠,一副死灰的样子。

在刘年的眼神中,流露着阵阵杀气。

虽然我朝着刘年喊了。但是刘年并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

刘年依旧朝着我走来,那样子势不可挡。

当然了,在刘年朝着我走来的同时,他手里的枪瞄准着我。

正在此时,从刘年的身后走廊传来了一片唧唧歪歪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刘年停了下来。

刘年停下来后,跟在刘年身后的几十小弟也停了下来。

这时候,刘年说: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刘年朝着身后看了去。

刘年朝着身后转头,在刘年身后挡住他目光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散开。

刘年的小弟靠边站,一条路让了出来。

这条路让出来后,我也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此时我冯瑞带头,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跟在冯瑞后面那一排的小弟,一共八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了一把猎枪。

就是那种散弹枪。

见到这一幕,刘年顿时慌了。

估计刘年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刘年转头看向我,然后说:郑凯你……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赶紧的把马晓天放出来,不然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出去。

此时你冯瑞在那一端说道:那个叫刘年的,别他妈没事儿找事儿!赶紧放人,不然我这帮哥们手中的猎枪就真的要见血了。

见到突然这么多枪对着自己的人,刘年不淡定了。

或许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刘年说:行啊你马晓天。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娘的,怎么不行!你都这样对我了,我还不能报复一下?

刘年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义气的人。

跟我闹翻,其实就是因为他的一个小弟,被我用枪打断了腿。

顷刻间刘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灯光下,刘年额头上的那层冷汗熠熠生辉,亮晶晶的。

刘年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当刘年张开嘴巴说话的时候,嘴唇上有着一排非常明显的牙齿咬过的痕迹。

刘年皱了皱眉头,然后冲着一个小弟说:你们两个,把马晓天拉出来。

此时刘年的两个小弟进入了一个包间,然后从包间里面把马晓天拉了出来。

其实不用多想,马晓天那小子一定没少挨揍。

想一下,用两个人抬,就说明马晓天被打得够呛。

马晓天被胶带封着嘴,手脚都被绑着,被两个人拉出来的时候,我看到身上很多淤青,脸也被打肿了。

看到马晓天被打得惨目忍睹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颤。

我在心里骂道:草泥马刘年,没想到你小子出手居然这么狠辣。

此时冯瑞派了两个人将马晓天带走。

见马晓天被带走,刘年说:人也放了,这事儿两清了吧。

其实刘年的意思是,这事儿就这样散了吧。

我松开了手里劫持的刘年的那个小弟,然后朝着他踹了一脚,然后骂道:滚你妈的!

我的一脚踹在了那个人腰上。

那人被我松开,一个劲地往刘年那边跑,被我踹了一脚,险些倒在地上。

松开那个小弟后,我说:这事儿两清了,但是还有一件事儿,这笔账我们今天也要算一下。

刘年额头上的汗珠子有几滴顺着脸流淌下来,然后掉在了地面上。

汗珠子掉在地面上,一下摔开!

听到我的话后,刘年说道:什么事儿?你说……

我说道:你他妈给我黑手党发展心理攻势,都让他们跟你了,你说这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刘年嗓子里生硬的发出了‘呵呵’两声。

刘年苦笑两声后说:如果你真有那么大的号召能力,那些人会跟着我走?

我眉头一皱,然后说:所以今天我要把这事儿给了了!

听到我的话后,刘年说:你想怎么了?

我说:跟你单挑!

说着,外婆用脚踢了一下脚下的钢管。

其实我不相信那些背叛我的人,是因我跟刘年感情深。

就跟在上海的时候,冯瑞说的一样,兄弟情何以维持一个小团体,但是绝对维持不了几百人。

我相信,只要我能够干过刘年,还是会有一部分人朝着我这边走的。

我把话说给刘年后,听到这话的刘年呵呵笑了一声。

刘年说:你以为你能打的过我?

我说:能。

刘年瞪大眼睛说:你他妈的做梦。

刘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青筋绽露,凶神恶煞,眼神中那股子凶恶的狠劲似乎要吃了我一样。

刘牛继续说:郑凯我给你打个赌,如果你能打赢我,以后学校的势力老子全给你,绝对不会再掺和一点,你要是输了你的黑手党立马解散。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

有意思!

我说:我给你赌,如果我输了,这个大学我直接不上了。

听到我的话,刘年说:语气挺大的!

我说:我绝对不会输。

刘年眼睛一瞪,然后说:我还没输过。

此时刘年将手里的枪给了一个小弟。

而我不噶手里的枪多放在脚下,然后从地上摸起了一根钢管。

刘年将手里的枪给了小弟后,从那个小弟的手里拿过了一根钢管。

刘年手里的钢管和我手里钢管都是一样长的,粗细也一样。

之后刘年的小弟朝着身后撤了去。

顿时整个走廊里变得一片死寂,几百只眼睛都在盯着我和刘年。

摸起棍子后,没想到那棍子还挺沉的,不过对于我而言,刚刚好,这个砸起人来爽。

怎么说呢,就是有手感。

而后我朝着刘年走了去,见我迎面走去,刘年赢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