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是敌是友?/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顷刻间,局面突然变了!

莫名其妙的一群黑衣人的出现,这一切变得复杂了起来。

我们几个被单独带了出来,刚刚那个朝着天空放空枪的男人说:你们几个跟我来。

一时间我们几个人被那帮黑色西装,带着莫名的人押着,朝着那几辆黑色轿子车走了去。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从车场走了下来。

男人的手里拿着一部手机,从车上下来后。扫视了我们一眼。

其实看到局面变成这个样子,突然间冒出的黑色轿子车,以及从轿车里下来的这群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让我不知所措。

当看到他们,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是谁?

原本我以为是五虎的帮手,但是看到五虎也被用枪指着头,我心里清楚,不是!

但是这群人突然冒出来,这意味着什么呢?

白色衣服的男人下车,眼睛瞄了一下我们后,嘴角上扬,脸上勾勒出了一个坏笑。

男人不屑一顾的坏笑后。将墨镜摘掉,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后,男人说道:哟,挺热闹的啊?呵呵,弄的跟赶集似的。

白色西服男人跟这一帮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站在一起,显得非常突出扎眼。

估计是想要告诉所有人,他的地位比黑色西服的男人要高一些。

男人的话说完,见我们谁都没应声,继续笑笑说:我看人挺多的,你们还真不一般。

当男人的这话说完,五虎老大陈可说:你是?

陈可的话说完,男人的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白色西服男人走到陈可面前。咧动嘴角,冲陈可一笑。

而后抡起巴掌,在陈可的脸上反正抽了两下。

陈可的头上驾着一把ak47,被抽巴掌后,屁都没有放一个、

反正抽了陈可两个耳光后,白色西装男人说:还有什么疑问吗?

陈可顿时吓得脸都绿了。

陈可的嘴巴里结结巴巴的说:没,没了!

白色男人说:没有就站好,瞎比比就是这下场。

说完这话后,白色西装男人转身朝着我的方向走了来。

走到我的面前后,白色西装男人说:郑凯是吧?

我的目光注视着白色西装男人,眼睛扫过西装男后,我没说话。

见我没应声。男人伸手拽住我的衣领,猛地往上提了一下。

因为白色西服男人的力气挺大,我朝着身后后仰了一下身子,脑袋刚好碰到身后那一杆冰冷的枪支、。

男人拽住我的衣领,冲着我说:妈的,问你话你没听到啊?你他妈聋啊?

听到白衣男人这样说,我赶忙回答道:是是、我是。

听到我的回到,男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然后说:这样才乖嘛!

而后男推了我一下。我朝着身后退了一步,男人松开了我的衣领。

男人说:你们几个,带着自己的人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后再他妈这么大规模的群架,老子直接让我这帮兄弟,拿着ak扫射。

白色衣服男人说完这话,给那帮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

黑色西装、手拿ak的人看到白色衣服男人的手势后,将枪收了。

其实看到这帮陌生的面孔,弄的我也挺么摸不清头脑的。

这群人是谁派来的?

这群人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个地方约架的?

感觉突然出现的这群人好神秘,但是从他们的武器装备上看,这群人的势力一定很牛x!

白色衣服男人说:这样的时期不允许再发生,如果还有下一次,就不是往天空放空枪了。

说完这话后,男人话锋一转,脸色变得非常非常难看!而后冲着我们几个骂道:还不快滚蛋!

说完这话后,男人伸手从一个黑衣男子的手中夺过一把ak,然后朝着天空又放了几枪。

巨大的枪声,震动着耳膜,顷刻间这群人成了霸主。

这时候我们几人赶忙转身朝着身后走了去。

白衣男人朝着天空放完枪后,男人将手里的枪扔给了黑色衣服的男人。

而后我听到一句:就这胆量,还好意思出来打架,哼!

说完这话后,白色衣服男人朝着地上吐了口痰,而后转身回到了车子里。

等我们到了刚刚血拼的地方,那群手持ak的人冲我们喊道:赶紧的滚。

说完这话,那个黑色衣服的男人继续说:以后你们两个学生派,不准再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打架,不然你们懂的!

男人的话说完,谁都没有应声说什么,而是拉着自己受伤的兄弟,上了各自的汽车。

其实我也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难道他们五虎的老大派来的?

但是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而后我们的车子离开了郊区,五虎带着人从另一条路上离开了。

谁都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我坐在冯瑞的那辆敞篷上,对着冯瑞说:真奇怪,这帮人的出现真是莫名其妙、。

冯瑞说道:是啊,我也有点接受不了,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一批这种人。

说这话的时候,冯瑞摇晃了下脑袋,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之后冯瑞又补充道:真是他娘的少见啊。

我说:不过我感觉这些人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你的推论真牛。

我说:是吧,你感觉到了吗?

冯瑞说:我说冯巧为什么会喜欢你呢,原来是喜欢你的蠢萌啊!

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点不服气,什么叫喜欢我的蠢萌啊?

我说:什么意思?

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他们就差拿出火箭弹了,你告诉我他们不是善类,这傻子也能看的出来啊。

听到这话,我赶忙解释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不是和我们是同伙。

冯瑞说:我看未必啊!在我们走的时候,那个白衣男人说的什么,你记得吗?役余沟亡。

听到冯瑞说的,我重复了那句话。

我说:白衣人说让我们不要发生大规模……

话还没说完,冯瑞说了句对。

将我的话打断后,冯瑞继续说:就是这句话,我感觉这句话就是对你的保护。

而后冯瑞问我,如果除去我的势力,你和五虎的势力相差的不是一点两点啊,但是他们的出现,不就正好保护了你吗?

按照冯瑞这样分析,应该没错,但是这只是瞎猜的,没有一点依据。

冯瑞说完这话后,轻轻的咬了一下自己嘴角,然后说道:当然了这只是猜测。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

车子行驶到了我们会面的路口停了下来。

跟冯瑞道别后,我上了学校那辆大巴。

而在分别的时候,冯瑞跟我说:今天晚上他可能就会走,离开海州,回上海!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说:怎么不多呆两天,去看看冯巧也行啊。

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冯巧知道我捣鼓那玩意儿,估计现在都不想认我这个弟弟了。

听到冯瑞的话,我尴尬的笑了一下!

回到自己学校的大巴上,马晓天问我:哥,那穿白色衣服的……

我咬咬牙说:不知道,有些神秘。

其实从在ktv开始,我也经历过很多次事情,九爷的寿宴,我也见过很多大哥,但是这个穿着白色衣服男人。

说真的,第一次见。

我还特别注意到那个男人的眼睛,那男人的眼睛是蓝色的,像是宝石一样。

感觉那个男的就跟一混血似的。

想到这里,我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着马晓天说:这事儿虽然有点突然,那个人也来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相信终归有一天一切会水落石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