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不一样的我/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末的时候,我去市里的理发店修了下头发,并且将原本黑色头发染成了白色,而后我又去刺青店,让刺青店的老板在我的左手中指上纹了一个小的骷髅头。

没错,从昨天开始。我决定重新开始活自己的人生了。

曾经那个卑微的自己,那个卑微的郑凯。已经不在了。

我之所以把头发染成白色,就是想从头开始。

此刻我穿着一身皮衣,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怒气冲冲的冲进了本色ktv的某个包间。

你以为我是来找叶峰的,不,你想错了。

因为叶峰今天早晨的时候,就做飞机去了深圳,因为本色ktv有一笔生意要跟深圳那边的青龙黑势力合作。

叶峰已经从郑磊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叶峰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要多和外面的老板、老大合作,只有利益链多了,别人才不敢动ktv。

当然了这个深圳的老大是郑磊管事儿的时候谈的。现在郑磊出事儿,只好叶峰去!

摸着一把砍刀冲进了ktv三楼的一个包间后,我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说了句滚!

跟着我后面,从ktv进来的,还有聂风和那个小保安秦顺!

我对着男人说:谁他妈允许你在我的场子里在卖酒小姐的酒杯里下药的,你他妈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恶狠狠的瞪着那个那人,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见我冲进来,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跟着这个老男人一起站起来的还有四个年轻人和另一个头顶没毛的中年人。

那个被下了药的卖酒女生躺在沙发上,其他的陪酒女郎见我进来,都低着头出去了。

头顶没毛的男人过来劝架,然后说:误会。都是误会…

我转头斜视了一眼秃顶,然后冷冷的笑了那么一下。

秃顶男人的话刚刚说完,那个给卖酒小姐下yao的中年男人挥了一下手,然后让秃顶男让开。

那架势,看着还挺屌气的。

我斜着眼睛,用凶恶的眼神看着那个中年男人。

见到中年男人手势,秃顶朝着身后退了一步,然后闭了嘴巴,不说话了。

中年男人冷笑后说:小兄弟,以为染了个白毛就无法无天了?知道我是谁吗?

中年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副桀骜不驯而又轻狂不屑的表情。

我恶狠狠的看着中年男人,一言不发。但是手里紧紧的攥着那把砍刀。

那把砍刀在灯光下,散发着寒气,熠熠生辉。

男人的话说完,呵呵冷笑一下!而后男人又用更加傲气的语气冲着我说:你们李哥在世的时候,也要给我面子,现在叶峰见了我也叫哥,呵呵,说句难听的,你小子算哪根葱?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我眯着眼睛,用凶恶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而后我说:能上ktv三楼雅间的,在海州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我知道,但是你他妈再怎么有头有脸,但是在ktv里对着卖酒的小姐下药,你不觉得这行为,非常不要脸吗?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我说:我不管你你谁?我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里我有我的原则,有我的底线,破坏了我的底线和原则,我管你是谁,都他妈给我滚蛋。

说完这话,我原本已经瞪得很大的眼睛,又猛地睁了下。

我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那个男人,然后将手里的砍刀慢慢抬起。

直到我手里的那把砍刀对准了那老东西的鼻子,我手里移动的刀才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中年男人的脸面如死灰,特别是我们两人眼睛对视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气。

看到我举起了手里的砍刀,另一个秃顶说:大家都是朋友,至于闹的这么不可开交吗?

听到这话,我呵呵冷笑,我说:在场子里,花钱的都是客人,不是朋友,我他妈不能因为面子,坏了场子里规矩!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说完这话,我嘴角动了动,然后说:赶紧给我滚蛋!!

之后中年男人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等中年男人离开后,聂风问我:哥,她怎么办?

说着聂风用手指了指躺在沙发上那个女生。

我斜着眼睛看了一下那个女生,然后说:就让她在这里睡吧。

说着我转身朝着门口走了去。役鸟丽号。

人终归会变,在这条道上混,冷血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条件。

将刀子递给聂风,我双手插在皮裤兜里,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我现在的房间,就是当初武阳的房间。

一件面积不算多大的房间。

进了房间,我关上门,然后坐在老板椅上。

将老板椅上的一个文件夹随手一扔,搁放在一边,然后后背依靠在座椅上,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天花板。

等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那天医生在病房外面说的那些话。

当然促使我改变的,是我意识到人生稍纵即逝,活的太憋屈了是一辈子,活的牛逼也是一辈子,为什么我要固守那个憋屈的自己,放弃一个牛逼的自己呢?

当然了,安琪的病其实还有很大的可能治好,但是缺的是钱。

但是我没钱。

当然也不能因为我认识她,我就会给她钱,这年头谈到钱,别说是朋友,就算是亲戚该翻脸的时候也会翻脸!

正在我想这事儿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我说:门没关,推门进来吧。

门被打开后,我看到想王超站在了门口、。

看到王超,我的脸一下变得没有任何表情。

王超走了进来,进来后,王超将门关上了。

我坐在椅子上,目光扫视了一下王超后,我说:王大帅哥,手指好了没?没好就去医院养着。

听到我的话,王超冲着我没动了动嘴角说:好了。

听到这话,我呵呵冷笑一声。

我说:瞎扯淡,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断了两根手指头,你告诉我好了?你在开玩笑吗?

说着这话,我目光卡看向了王超的手,那只手裹着白色纱布。

我呵呵冷笑一声,然后问问王超:恨我吗?

王超说:恨!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

我说:有多恨?

王超说:是你害我失去了两根手指,你说多恨?

我点点头,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脸坏笑。

我说:那一定是非常恨!这样想想我都觉得恨自己!

说完这话,我话锋一转,然后问王超:知道为什么我会砍断你的两根手指吗?

王超说:因为你恨我。

挺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算你有自知之明。但是恨你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我真的想交你这个朋友。

听到我说这话,王超的脸上露出了惊愕,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样。

嘴角上扬,依旧笑着,一边朝着王超的方向走,一边点头,我说道:没错,你没有听错!我就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但是王子含那件事儿,确实你做的太过分了,看到你砍掉第一个手指的时候,我心里那个坎还没有跨过去,但是当你砍下第二个手指的时候,我就决定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听到我的话后,王超点点头,然后说:曾经对王子含做的那一切真的对不起,想想那个时候还是太轻狂。

我说:也不用自责,你也为了你的轻狂买单了,两根手指,还有你爸的所有产业!

说着,我走到了王超身边,我说道:谁没有少不知事的时候,来ktv好好干!帮你爸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