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冯巧十个电话/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城。

果真是名不虚传。

西城的混子,也是一个比一个屌气。

看着一帮混子像是一片黑云一样朝着我们飘来,我紧紧的攥着手里的东西。

就在此时,那帮混子中那个带头的大声喊了句:上!

于是那帮混子就不分三七二十一,像是一团找到了肉的蚂蚁,朝着我们凶狠的扑来。

见到这一幕。我大声喊了句:上!

我们十几个人跟百十号人就干了起来。

顿时叫喊声一片。

响亮的厮杀声将这条街上的安静和沉寂划破。

就在此时,天空破飘落起了雪花。

还没入冬。这个城市的第一场雪就已经来了。

我拿着钢管,来一个,我砸一个,来一双,我他妈就砸一双!

当然了放倒几个人,这并不算什么,因为面前的痞子,就跟蚂蚁差不多,一批一批的。

正在我打着正带劲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给我来了那么一棍子。

那一钢管一下砸在了我的脑袋上,一阵猛烈的疼痛传遍了我的全身各处。

我将面前一个痞子放倒后,转身看向了那个砸我头的孙子。

转头看。砸我的那小子,正是刚刚跟我对话的红毛。

我冲红毛眯了眯眼睛,然后骂道:麻痹的,偷袭?

说着这话,我举着钢管朝着红毛走了过去。

走到红毛身边,我抡起手里的钢管就朝着红毛砸。

红毛也不是什么善类,力气也蛮大的,我打去的那几棍子,那么是被这孙子给躲开了,要么就是抬起手里的钢管然后硬生生的把我砸了去的钢管给拦住了。

朝着红毛抡了几下后,我怒气冲冲的看着那孙子。

此时红毛的脸上大汗淋漓,汗珠子一滴一滴的从额头和脸上往地上掉。

当然经过了一番打斗。我的额头,脊梁骨,还有手心都冒出了汗珠。

这黑色夜空,虽然在零零散散的飘着雪花,但是我的血液是沸腾的,燃烧的。

天空中的雪花,开始的时候,零散着,雪花很小,但是随着凌晨凛冽的寒风越来越大,天空中飘下的雪花越来越大。

嘶吼声不断,叫喊声不断。

这时红毛lun着手里的东西就奔着我跑了来。

红毛凶恶的目光看着我。对我也是咬牙切齿及其凶残的。

紧接着那红毛拿着手里的武器就朝着挥来。

第一下,我闪开了,第二下,我举着棍子挡了下来,第三下,我又闪了过去。

不过红毛这小子确实非常生猛。

红毛朝着我抡着武器朝着我挥了几下,我赶忙用手里的东西去阻拦。

阻拦是阻拦下来了,但非常不爽的是,几钢管下去。我的手都麻了。

看到我体力有些不支,红毛停了下来,在红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凶残的笑。

而后红毛轮着棍子就朝着我冲了来。

到了我身边,红毛手里挥舞着棍子,一副及其凶残的模样。

红毛腾空跃起,挥动手里的棍子朝着我就是一阵子猛砸。

见红毛跳了起来,棍子朝着我狠狠的砸下。

我赶忙抬手,用自己手里的棍子去迎接那孙子砸来的钢管。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紧接着,我的手一阵酸麻。

手里的棍子一下被砸在了地上。

棍子掉在地上后,我意识到,麻痹坏事儿了。

于是我赶忙朝着身后退步。

但是红毛看到机会来了,脸上依旧是坏笑,抡起个混子,冲着我就是一个劲的猛砸。

我非常清楚,红毛手里挥动的钢管,朝着我砸的时候,每一下都是朝着我的脑袋。

刚刚被这小子偷袭,脑袋上已经出了一个很大的疙瘩。

就在此时,红毛的钢管从上到下,朝着我的脑袋就劈了来。

无奈之下,我只能用自己的左手身上去了挡了一下。

红毛的棍子就像是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棍一样,打在我的胳膊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我感觉自己左胳膊的骨头都快被敲碎了。

疼痛像是电流一样,从我的胳膊传到我全身、。

被抽了这么一棍子,我朝着身后猛退了两步。

此刻我额头上的汗珠子一大滴一大滴的落着。

天空中飞舞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瞬间就融化了。

我用you手托着自己的下左胳膊,朝着身后退了两步后,我对那孙子怒目而视,因为疼痛而又不想表现出来,尽管汗珠子呼呼的冒着,脸上的表情的非常狰狞、扭曲。

红毛看到这一幕,冲着我发出了阴冷的笑容。‘

在灯光下,红毛额头上的汗珠子也是铺满了整张脸,油光发亮。

红毛的头发已经被汗水给浸湿了,湿漉漉的,并且很多头发都tie在了脸上。

当然,不仅仅是红毛,现在我也是汗珠子在脸上到处都是,雪花打在打在脸上,瞬间都融化了。

红毛给了我一个冷笑后,用冰冷的而又傲慢的语言对着我说道:疼就喊出来。呵呵。

我恶狠狠的瞪着红毛,我在心里疯狂的骂道:妈的,红毛尼玛的!

就在此时,红毛tengkong跃起。

我赶忙将手伸进了口袋。

说时迟,那时快!

我从口袋里掏出枪后,对着红毛的方向就开了一枪。

刚刚腾空一跃的红毛,被子弹打中。

我恶狠狠的咬咬牙,喘了几口粗气后,我说道:妈的,还真以为老子没办法收拾你?

就这么一枪,那孙子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我轻轻的咬了咬牙,然后说:你不是一个聪明人。

说着,我冷笑一下。

红毛躺在地上打着滚,样子及其痛苦。

就在此时我冲着天空又开了两枪。

放了两下空枪后,我大声喊道:都他妈停下、。

这时候,我看到地上躺着很多人。

我带来的几个小弟,算是能打得,但是也有几个人躺在地上。

巨大的枪响,划破天际,黑色夜晚,不在沉寂。

停下了,所有人都停下来。

刚刚被红毛打了那一棍子,现在我的胳膊依旧生硬的疼着。

我强忍着疼痛,一时间眼睛瞪的非常大,我用恶狠狠地口气说:麻痹的,谁再动一下,老子崩了他!

额头上的汗珠子,大滴大滴的滑落着。

我喊出的话,此时此刻响彻在这条街上。

枪响后,这条街上的喧闹已经不在,只留下一片沉寂。

我说道:今天我们人少,你们人多,你们yao是真他妈有种,就去本色ktv那条街上混一下。

说完这话,我对着几个还站着小弟说:拉上自己人,走!

热血沸腾后,是凌晨的寒冷。

我们几个人钻进汽车里,开车离开了。

我到家是凌晨三点。

到家后,我推开门。

客厅的灯还亮着。

不仅灯还亮着,冯巧还在。

不过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到开门声后,、冯巧挣开了眼睛,看到我。冯巧说: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然后说:你怎么不回屋睡啊?

冯巧打了一个哈欠说:不是等你嘛,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不接。

这时候我赶忙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真有十个未接电话的提示。

看到有未接电话,我抬头冲过冯巧笑了那么一下。

之后,冯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且对着我说道:晚安了。

说着这话,冯巧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进了去。役节土血。

听到冯巧说了句晚安,我对着冯巧说:晚安。

刚刚说完这话,我又想到了一件事儿,因此喊住了冯巧。

听到我的话,冯巧转身问我,怎么了?

我嘿嘿一笑,然后对冯巧说:你知不知道外面下雪了?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瞪大了眼睛,然后对着我说道:真的?

我抽动一下嘴唇说:废话,我刚从外面出来,还有假?

我的话刚刚说完,冯巧朝着阳台的方向就跑了去。

跑到阳台后,打开窗户,冯巧将手伸出去,然后用手接天空中飘落的雪花。

冯巧瞪大眼睛,看着窗外的世界。

这时候,我也已经悄然走到了冯巧的身边。

冯巧对着我说道:快看,小区已经都成白色了。

我朝着小区看了一眼,然后说:真的都白了。说着,我笑了一下。

而后我又补充道:跟你一样白。

听到我的话,冯巧将手从窗外收了回来。

之后,冯巧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冯巧看我的目光中,充满了一丝鄙视。

冯巧淡淡的一笑,然后说:什么时候嘴巴变甜了?呵呵,小白毛?

听到冯巧这话,我的嘴角抽动了下,然后说道:哪里变甜了,我说的实话。

我的话刚刚说完,冯巧就伸手打了我一下。

冯巧伸来的手,打到我的手臂上,并且是被红毛给用钢管打的那根手臂。

虽然冯巧只是下不经意的打了一下,但是被打了一下后,疼痛还是像电流一样,噌噌的从手臂往外扩散。

因为是不经意间被冯巧打了一下,我的神经也没有任何防备。

就这样,被冯巧用手臂打了一下后,我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手,然后叫了一声。

我的痛苦的叫声把冯巧给吓了一跳、。

冯巧一怔,双目注视着我,而后冯巧对着我说道:你怎么了啊?

我嗷嗷的叫了两声,两声过后,我对冯巧说:胳膊受伤了。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说: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说想:遇见几个小混子,被打手了。

我的话说道这里,冯巧说:我说今天晚上我怎么这么心神不宁呢,原来……

听到这话,我偷着一乐,然后对着冯巧说:怎么?你这是关心我?

看到我换了一副嘴脸,冯巧也换了zui脸,眉头一皱崇冲我说道:咱们两个非亲非故的,我关心你干嘛?

听到这话,我用挑逗的眼光看着冯巧,我问冯巧呵呵,真的?

冯巧说:真的!

不过冯巧嘴上这样说,但是她的行动已经出卖了她。

见我疼,冯巧走到我的身边,然后说道:你把衣服袖子弄起来下,我看一下。

听到这话,我说:没事儿。

冯巧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而后用非常严厉的口吻冲着我说道:听到了没?赶紧的弄起袖子,让我看一下。

看到冯巧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

我冲着冯巧尴尬的笑了一下后,我把袖子给拉上来了。

此时我看到皮肤上一道青紫色痕迹。

看到这一幕后,冯巧伸手想去碰。

但是我赶忙移动开了。

闪躲开后,我对冯巧说:喂,都伤成这样了,你还用手碰?

听到我的话,冯巧冲着我尴尬的一笑,然后说道:就是已经伤成这样了,所以我才看看嘛。

说完这话,冯巧问我:你这是怎么搞的?要不要去医院?

听到这话,我说:又死不了,去什么医院啊。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看你说的,就跟自己在盼着死似的!

听到这话,我赶忙说道:哪有。

说完这话,我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对着冯巧说道:都凌晨三点了,赶紧的去睡觉吧。

说着,我转身朝着客厅走了去。

见我走开,冯巧问我:要不上点药吧?

听到这话,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说:你赶紧睡觉吧,都凌晨三点多了。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哦了一声。

之后,冯巧紧随其后下走出了阳台,同样也回了自己的卧室。

转眼之间,第二天来了。

醒来后,我起床去了客厅。

此时客厅里只有冯巧一个人。

当然,从周日的时候,这间房子里就只剩下我和冯巧了。

当然了,不要误会,别以为我们把朱珊珊给赶走了。

其实并不是!

朱珊珊最近接到了一部戏,星期天的时候就坐飞机去了横店!

听到我卧室的开门声后,冯巧转身看向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