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叫你干嘛/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

看到我们打架,叶丹一边拉架,一边喊着那些话。

“都给我住手!”

而后一声特别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吗找狂亡。

没错,是主任!

虽然主任出现在这个楼层,也出现在了我和郭涛的面前。

但是男生打架那股子劲上来,就真的没啥了。

应该说是一股子愣劲吧。

特别是想到郭涛那孙子那么卑鄙下流的时候。以及曾经用你阿阳残忍的手段来对待自己和赵颖儿,我心中的那股子恶气。早已经积压很久了。

赵颖儿的上位,其实就是碰巧了。

秦牧九的死,看着像是叶峰、郑磊、还有赵颖儿合伙杀得。

其实想让秦牧九死的。何止这些黑势力?

秦牧九其实早就是黑白两股势力的眼中钉了。

其实有脑子的想一下就能明白,如果白道真的那么稀罕秦牧九,为什么死了,连个屁都没有放?

当然了这也一方面说明,赵颖儿床上功夫好,用身体把白道的那帮男人给征服了。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的秦牧九,已经在黑白两股势力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然赵颖儿的小腰再细,在床床上的叫声再大。也抵不过黑白势力之间利益。

换句话说。秦牧九在黑白两道的地位,早就被撼动了,甚至黑白两股势力,早他妈看秦牧九不顺眼了。

说句良心话,我跟秦牧九接触的次数并没有那么多,但是从那次他的60岁大寿寿宴上可以看出,秦牧九这个人非常傲,有些自以为是。我不知道秦九爷是怎么起来的,但是随着他的这种傲,估计伤过不少人。

要不然,呵呵,他能死的这么冤枉?

对于赵颖儿能够一手遮天,其实我感觉很正常。

第一赵颖儿这人非常聪明,她懂得什么是审时度势,毕竟我跟她谈过五年的恋爱。

第二赵颖儿这人心也特狠!其实从我们两个分手的过程中不难看出这一切。曾经当包养他的那个坤哥把她当宝贝的时候,给我要分手费,开车从我身边经过,还掉回头打我,已经怂恿坤哥叫人提着棍子把我追的满校园里跑。

第三赵颖儿这人报复心里特别强,从赵颖儿一手遮天后,那个曾经包养他的几个男的,不是死了,就是下落不明!那个坤哥,被人砍去了双脚双手,眼睛还被人用刀子戳瞎了一下。警察说,找不到凶手,是真的找不到吗?

其实现在赵颖儿,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赵颖儿了,在她的那里,只有复仇、权利,心狠手辣!

主任发话后,班长这时候带着人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几个人一起才把我和郭涛给分开。

而后郭涛恶狠狠地冲着我说道:麻痹你等着,你等着郑凯。

听到这话,我感觉特别荒唐可笑,我心想,就你了?卧槽尼玛!老子会怕?

我们被分开后,主任看了我一眼,眼睛又看了郭涛一眼。

主任说:你们两个打什么打?都20多的人了,明年这个时候都毕业了,打什么打?丢不丢人?不想要毕业证了是吧?

听到这话,我冷笑一声。

而后我说:谁稀罕!

其实吧,我现在在这里上课,就是黑势力份子坚持上课受教育,满满的正能量!

就跟学校里当小姐的学生一样,也是小姐工作之余在大学上课,越是正能量爆棚!

说真的自从接触了社会,我就开始慢慢的意识到,毕业证就是一张废纸。

这年头混社会还用得着毕业证吗?

难道打架前还要说一句:我是本科生,按照本科生的方式来打我!

这他妈不是扯淡吗?

听到我说的话,主任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主任恶狠狠的盯着我,然后说:你哥都不敢这样对我说话,你咋这么能呢?

听到这话,我蒙b了,这他妈是几个意思?

我眉头皱了下,然后不说话了。

因为我敢再说什么了,总觉得这个主任不一般。

主任说:你们两个小流氓挺拽的啊。

郭涛说:是他先打的我女朋友。

听到这话,我一愣!我反驳道:是那个女生先惹事儿的。

主任说:哎呦,你们两个,我说你们什么好呢?我告诉你们,甭管什么原因,再在学校里打架,就两字,滚蛋!

顿时感觉眼前的主任挺霸气的。

哎,主任也他妈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而后我们被分开了。

我跟着主人去了办公室,郭涛则回了自己的教室。

进了主任办公室后,主任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他的眼睛从我的身上,转移到了门口向。

主任说:把门关了。

我转头看了看门,而后转身朝着门口走了去。

走到门口后,我伸手将门关上了。

关上门后,我又回到了主任的面前。

主任摒神凝气之后,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样子对我也是虎视眈眈的。

看到主任一下站了起来,我的心猛然一皱,特别尴尬的笑了笑。

主任说:你看看你,染得那叫什么头?

我说:白的。

说完这话后,主任只是斜着眼睛看着我,脸上带着一股子痞子的气息。

没错,就是痞子的气息。

我皱着眉头,特别尴尬的说道:学校不是不管染头吗?

主任说:明天要么把头染回来,要么就剃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无语了。

当然了,我心里也有些不服气,我顶撞主任说:凭什么?

我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挺缓和,没有带一点脾气。

并不是拍桌子瞪眼的那种状态。

而后我又说:学校又没有规定。

主任说:学校没规定,我规定的。

要是放在我平时的脾气,我一定会顶撞上一句:你算老几?

但是想到主任在教室门前说的话,我不得不思量一下!

郑磊都不敢对他那么说话,我也不能当那个出头鸟啊想。

毕竟枪打出头鸟,再说了,也犯不着跟主任在这里犟嘴。

沉默片刻。

之后,主任走到我的面前,然后用手弄了一下我的头发,然后说:听到了没,这几天就弄好,要么剃了,要么染回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当然不爽了。

凭什么别人的头发就能染,并且奇形怪状的,而我的就不行呢?

两字:不服!

轻咬一下嘴唇,我双手放在口袋里,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的意思是,答应gui答应,这是一码事儿,而答应了做不做,这他妈又是另一码事儿。

想到这里,我眉头皱了皱,然后说:老师我知道了,我最近几天就剪了。

我的话说完,主任点点头,然后说了句:尽快!

我点点头说:好好,一定尽快。

说完这话,主任给了我一个‘走吧’的手势。

看到这个手势,我点点头,然后又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去。

走到门口,我敞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关上办公室的门后,我心里特别不爽的骂了句‘我草泥大爷的’。

我感觉这主任就是没事儿显得蛋疼、怒刷存在感!

我嘴里嘟囔道:老子留什么发型还跟你说,草了,你算个鸡毛?

说着,我抬手骚了下后脑勺。

等一些平静下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被打伤的那只胳膊,又他妈疼了起来,还他妈是特别疼痛的那种。

我另一只手扶着那只胳膊,然后朝着教室走了。

当然了,教室里已经上课了。

我推开门,然后朝着教室内走。

此时在讲台上上课讲师,看都没看我。

进了教室,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刚刚坐下,老肥就看了我一眼。

老肥问:叫你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