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关于赵颖儿的执念/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一大波兄弟的赶到,整个ktv大厅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那帮从ktv拿着钢管、砍刀出来的兄弟,朝着我们走来,见到这一幕后,聂风走了过去,然后给了那帮兄弟一个手势。让他们站在我的身后。

当然关于这一幕,那个金发男也是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金发男动了下嘴角。我脸上依旧是一副冷峻的模样。

金发男眯起眼睛,嘴角动了动后,冲着我说道:你这想干架?

金发男说这话的语气依旧傲慢。

我对金发男说:怎么怕了?

说真的,我才不胆怯眼前这个装逼货呢。

就算是你是富二代,那怎么了?在本色就是我的地盘!

他妈的在我的地盘上还想拉屎放屁?我去尼玛的!屌脸哦!

听到我的话后,金发男说:今天来这里,我不想惹事儿,我就想知道王超在哪?

听到这话,我说: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王超不在这里!

其实没有让兄弟们动手打这帮小二逼,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金发男的背景没有搞清楚!

第二是因为这是ktv,并且还在营业,这一打架,一晚上的营业额会缩水不少。再说了。要真打起来,ktv的这些易碎的东西,哎,我就不说了、

听到我的话后,金发男气的紧紧咬了下牙。

我观察到他的拳头也是猛地攥了一下。

不过拳头攥了那么一下后,握紧拳头又慢慢的摊开了。

金发男说:小子我记住你了。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也不会忘了你!

而后金发男转身离开了。

跟在金发男的背后,金发男带来的小弟也跟着离开了。

等金发男离开本色后,我眉头一皱,然后说:这小子这么屌,哪里的?

听到我的话。聂风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聂风摇摇头,然后说道:从来没见过这一号人。

听聂风说的话,我转头看了一眼聂风。

轻咬一下嘴唇后,我对着聂风说:王超呢?

聂风说:在三楼!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然后说:行,我知道了。

隔着窗户看去,ktv门口停着的十几辆跑车匆匆行驶离开了。

乍一看,还是蛮有气势的!

看着窗外的跑车离开,我缓回神后朝着楼梯的方向就走了去。

上了三楼,我找了王超。

王超见到我后,冲我问道:他们走了吗?

听到这话。我眼睛盯着王超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后说:已经走了。

说完这话,我一边从口袋里摸香烟,一边说道:他们是谁?一个个开的都是跑车,挺屌的。

王超说:泽强,富二代圈里的老大。

听到王超这话。我一愣!

关于‘富二代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我感觉挺纳闷的,王超家在没有破产的时候,应该是数一数二的有钱,怎么这小子不是老大呢?

在我的心中产生了这个疑问后,于是我就问了王超。

王超说:泽强不仅仅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

听到这话,我一下就懂了!这年头,就算是再有钱,也他妈不如你有权的。

我在心里呵呵冷笑一声,而后嘴里小声重复了一下‘官二代’这三个字。

当然我也记住了‘泽强’这个名字。

后来我问王超:他们找你干嘛?怎么结下的梁子?

王超说:那一次我把她女朋友给睡了,后来答应赔给那小子二百万。

说到这里,王超的眼泪几乎掉了下来。

王超说:我也没想到一夜之间,我的银行卡被冻结了,包括我父亲的……

我有点不明白了,我说:你家的产业不是倒闭了吗?

王超摇摇头说:不,不是倒闭,而是有人陷害王氏集团,资金冻结,我的父亲进了监狱……

原来事情时这样,我说呢,王氏集团怎么可能会破产,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如果王氏集团真的破产了,那么海州的整个经济会倒退十年。

王氏集团所涉及的领域,可要不仅仅是房地产!

听到王超的话,我点点头。

其实我开始同情王超了。

不过同情归同情,既然这小子已经成这样了,我也没办法。

我对王超说:以后管好你的裤裆,睡别人女友给200万!呵呵,真是有钱!

此刻的王超脸上一副沮丧的模样!

我的眼睛又瞄了一下王超,我继续说:也不知道是那个姑娘的,这么金贵!

说完这话,我转身离开了。

这下一切都搞清楚了!

在我沿着楼梯下楼的时候,我还在想刚刚发生的事情。

在我的脑海中,还是出现了‘泽强’这两个字。

怪不得那么屌,原来家里有权、也有钱。

当我也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没有直接打起来!

惹了有权的,麻痹就跟惹了流氓无赖似的!并且这种有钱有权的流氓无赖,更纠缠人。

到了二楼后,我去了冯巧睡觉的那个包间。

而后我从包间里出来,抱着冯巧就离开了ktv!

在ktv门口,有一辆奥迪车是我的,虽然我现在还不会开车。

当我抱着冯巧从ktv走出来后,我才发现,这天下雪了。

飘落的雪花打在脸上,凉凉的,给人的感觉还不错。

这时候那个开车的小弟将我的座驾开了过来,我抱着冯巧就上了车。

转眼之间,车子行驶到了小区门口。

我将正在熟睡的冯巧又从车子上抱了下来。

刚刚将冯巧从车子上抱下来,冯巧就醒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冰冰凉的雪花,冯巧醒来后第一句话说的是:怎么,下雨了?吗豆节血。

我对冯巧说:不是雨,是雪。

听到我的话,冯巧挣开了眼睛。

此时冯巧小鸟依人的身体还被我抱在公主抱抱在怀里。

等冯巧醒了后,冯巧说道:快,快把我放下来……

而后我将冯巧放了下来,然后说:你想干嘛?

被我想放下来后,冯巧说:感受一下这漂亮的雪啊。

说着冯巧抬起了头,并且闭上了眼睛。

能够看的出,冯巧非常喜欢这下雪的田琪。

风吹着,雪花在空中盘旋飞舞着,昏黄的灯光下,冯巧像极了一个漂亮的公主。

雪花掉落在冯巧的头发上,晶莹剔透,反射着灯光的光芒,像是冯巧的头上的带着一个金色发卡。

冯巧一边欢呼着,一边朝着小区的门口走。

此时的地面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雪花,站在远处看冯巧,就像是一个沉浸在童话世界的小公主。

其实这个世界还是非常美好的,最起码在我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天真活泼的姑娘。

但是我心里也有数,如果冯巧执意的要去追求那个电影梦,终归会有一天,冯巧也会离开我的。

很多东西就像是冥冥中注定了一样,人海之中,我们相遇、相识、相知,但是终归会有一天,时光会转动年轮,让曾经在一起的人,相互分别,离开!

我们就像是按照剧本在过每一天中的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甚至是每一秒钟。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一个人只能做的就是把握现在,珍惜现在。

转眼第二天。

从床上醒来后,我刚一睁眼就被吓一跳。

我赶忙将身体缩在被子中,特别不淡定的说了句:你进来干嘛?

朱珊珊说:我是来叫床的!

听到‘叫床’这两个字,我也是虎躯一震啊。

我说:不用你叫!

听到我的话,朱珊珊说:你想什么呢?叫你起床,简称叫床!

我说:那也不用你!

原本晚上还做了一个好梦,没想到睁开眼第一眼看到了一个猪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妈的现实和梦境差距不是一般大!

朱珊珊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然后说:郑凯我发现一个秘密!

原本朱珊珊就胖,眼睛眯成一道缝,现看起来,压根就没有眼睛。

听到‘秘密’这两个字,朱珊珊的话还勾起了我的兴趣。

朱珊珊动了动嘴角说道:你丫的你看你那样,弄的就跟被强歼妇女似的。

听到这话,我的脸动了一下,然后说:你才是被强歼妇女呢!

说完这话,我眉头一皱,然后说道:对了,刚刚你说你发现了我的什么秘密?

听到我的话,朱珊珊说:你睡觉裸睡!

听到这话,我瞪大眼睛看着朱珊珊!我的眼睛盯着朱珊珊,在被窝中的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果真是一件衣服都没有!

顿时,我的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也是日了,难不成我被朱珊珊给看了?

正当我刚想问朱珊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冯巧的声音!

冯巧用手敲了一下门,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墨迹什么呢?赶紧的出来吃买早饭了。

冯巧说完这话,我说道:好的一会儿就出去。

听到冯巧的话,朱珊珊转头看向了冯巧,然后笑嘻嘻的冲着冯巧说:吃饭了啊,什么好吃的?

冯巧说:出现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朱珊珊愣头愣脑的嘿嘿一笑,然后说道:也是!

而后朱珊珊的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我说道:那我就先去吃饭喽!

我从朱珊珊的目光中看到了‘威胁’‘蹂躏’‘践踏’‘折磨’这样残酷的字样!

草,难不成我真被朱珊珊给看了?

饭后,我去了学校。

在吃饭的时候,朱珊珊一直跟花痴一样色迷迷的看着我,当时我就发誓,以后说什么也不能不锁门了。

我现在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像被撕裂了一般,整个精神遭受着折磨和践踏。

总结两个字:痛苦!

昨天晚上的雪虽说下的还可以,没多长时间地上就白茫茫的一片了!

但是早晨来学校的时候,太阳一出来,那层地上的雪融化了大半!

刚进教室,老肥赶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老肥从后排座位上站起来后,抬起手,就开始朝着我挥手。

看到老肥朝着我挥手,我有点纳闷。

我从门口一边朝着教室后排走,一边笑嘻嘻的说道:咋了你小子?

老肥说:想你了呗!

听到这话,我装模作样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说道:我呸!可别这样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性取向有问题呢!

我的话说完,老肥眉头一皱,冲着嘿嘿一笑后,老肥对我说道:哥,有钱吗?借我几百。

听到这话,我木了下。

我转头看向老肥,然后对老肥说:怎么了?没钱吃饭了?

老肥说:我想充点游戏币,现实中当不了土豪,让我在游戏里过把瘾也挺爽的。

听到老肥这话,我真想冲着他骂上句:真你大爷的!

我淡淡的冲着老肥笑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的说道:没钱!

妈的别人不了解老肥,我还不了解老肥吗?

老肥就是那种只管借钱不管还的那种!

把钱借给了老肥,其实就已经做好了不用他还的心理准备。

老肥说:下个月我爸给我打钱来,我一定还你!

听到来飞这话,我特郁闷!

我看着老肥,然后冲这小子眨了一下眼睛!

现在我的心里,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想法。

我说:都多大的人了,你啃老就是!

老肥说:我也没办法……

我说:什么叫没办法?你可以去打临时工啊,发发传单,洗洗盘子什么的,还他妈减肥!我大二的时候就开始不怎么花家里钱了!自己是个爷们,就应该像一个爷们一样活着!

听到我的话,老肥冲我呵呵一笑,然后非常不屑的说了句:跟你似的打工,然后让别人把自己女朋友给睡了?

这句话从老肥的嘴里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就像是一个被子弹击中了的玻璃杯一样!

瞬间我的脸石化了,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老肥。

而后我冲老肥说:你他妈的说的是人话吗?

老肥自知理亏,再加上看到我瞬间变成了这个样子,老肥低着头对我说:对不起凯哥,我说错了!

虽然老肥主动认错了,但是我还是非常生气。

我对着老肥说:以后关于赵颖儿的那事儿,别他妈在我面前提。

怎么来形容此刻我的心情呢?

就像是被人在伤口上泼了一盆子辣椒水!

心疼。

虽然我和赵颖儿之间已经是八竿子打不到了,但是毕竟我们曾经相恋过五年!

人的生命里能有多少个五年,然而其中一个五年就是赵颖儿陪我度过的。

其实一个男人的爱是有明确数量的,当心中对爱情的期望消失,就会变化。

不是好男人没了,而是被女人伤的太多,不敢真的用情去付出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藏着一个人,无论到最后两个人有没有走在了一起!但是心中的某个空地,还埋藏着一个人的名字,和那个人的故事,不是恨,也不属于爱情,而是一种执念,忘不了,想放也放不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