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危在旦夕【感谢空心打赏】/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电话里传来了这个噩耗,我的世界瞬间苍白了。

怎么会这样?

我不禁的在心里问自己。

缓回神后,我赶忙问电话那端的朱珊珊冯巧在那个医院。

朱珊珊子啊电话里用特别焦急的语调说道:在,在市中心医院。

我叹了口气,然后说:好,现在我就过去。

后来朱珊珊在电话里跟我说了楼层数。以及冯巧现在的状态。

现在的冯巧在抢救,处于危险期。

挂掉了朱珊珊的电话,我朝着学校门口的方向就狂奔了去。

到了学校门口,我伸手叫了一辆汽车。

钻进出租车后。我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市中心医院!

听到我的话,司机点点头,然后开车奔着市中心医院去了。

冯巧自杀,发生这件事儿,其实在我的意料之外。

但是仔细想想,对于一个告别不容易接到大电影的冯巧来说,这无疑是自己崭露头角的一次绝好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另外还有就是冯巧天生丽质,长得那么漂亮,脸突然被划了两道伤痕,这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是波涛汹涌,惊涛骇浪!

怎么说呢。

在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确实被惊吓到了。

车子到了市中心医院,我赶忙下了车。

下车后,我急急忙忙就冲着医院的大楼跑了去。

此刻,我的心脏悬在半空中。

心惊肉跳!

走进医院的大门,走进医院的大厅,然后再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楼,我发现越是距离那个楼层的越近,我的心脏跳动的就越厉害,心中的那种压抑感就越是强大。

我也意识到了一点,就是冯巧的自杀,让我的世界破了一个非常大的窟窿。

当然我也意识到了自杀,其实就是失去。

想到有可能失去冯巧,我的心越来越低落。

不知不觉,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画面,而这些画面都是跟冯巧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共同的经历。

第一次见冯巧,第一次跟冯巧在一起吃饭,第一次和冯巧去上海,第一次见到冯巧的身体,第一次在床上和冯巧缠绵!

这一切,都鲜活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虽然和冯巧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们之间经历的。真的太多太多了,突然我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害怕!

我害怕冯巧的真的就这样从我的身边消失了。

到了那个楼层后,我加快步伐走了过去。

这时候,我看到了朱珊珊。

此时的朱珊珊正站在走廊里,并且在走廊里非常焦急的踱着步子。

见到我后,朱珊珊赶忙朝着我走了过来,并且在朱珊珊的脸上写着惶恐和不安。

我火急火燎的走到朱珊珊面前,然后对着朱珊珊问道:冯巧,冯巧……

嘴里说了两个‘冯巧’,但是心情非常激动的我,接下来的话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听到我嘴里说出了两个冯巧,朱珊珊说,在抢救,还在抢救呢!

看着抢救室亮起的灯。我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万千情绪。

我的目光又扫视了朱珊珊一眼。

朱珊珊的脸上此刻也是焦急万分。

等我情绪稳定一些后,我问朱珊珊:被拉进去了多久了?

朱珊珊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一个多小时?”

我在嘴里嘟囔了一句。

听到我的话后,朱珊珊点点头,然后说道:没错!

而后朱珊珊跟我说,冯巧是割的手腕,她见到的时候,冯巧痛苦的在床上挣扎着。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冯巧居然会割自己的手腕。

我真搞不明白,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半个小时后,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

见有医生从那个房间里出来,我赶忙堵住了医生的去路。

我双手紧紧的捏着医生的胳膊,然后用非常急切的语气问道:医生,里面的人没事儿了吧?

听到这话,医生将戴在脸上和嘴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而后医生说,病人还在昏迷,我们会尽力的。

听到这话,我的心猛然一颤。

我赶忙接着问道:医生那她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说:那要看病人的求生欲望了……

说完这话,那个医生一手将我推开,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朱珊珊说:怎么办?我好担心冯巧啊。

其实现在我也非常担心冯巧。

我对着朱珊珊说:给冯巧的爸妈打电话了吗?

朱珊珊对我说:我给他弟弟打了。

说完这话,朱珊珊又说道:这事儿我感觉还是不要让她爸妈知道!我听冯巧说过,她爸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

听到朱珊珊的话,我的眼睛瞄了一下她,而后我点了点头。

我对着朱珊珊说,也只能这个样了。

又在走廊里焦急的等了一段时间,这时候我听到抢救室里传来了响动声。

我赶忙抬头朝着急救室的方向看了去。

这时候我看到抢救室的门开了,一个床被推了出来。

我看到满脸扎着绷带的冯巧躺在推床上,内心那叫一个痛苦。

我和朱珊珊刚想冲上去,但是被一个医生给制止了。

医生说:病人还昏迷状态,处于危险期,现在需要推进重症监控室。

听到这里,我和朱珊珊站在那里,谁也没有朝着前方走。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张床被人推进了重症监控室!

重症监控室的门关上后,朱珊珊说:冯巧会不会死啊?

听到这话,我转头恶狠狠的看了朱珊珊一眼,我对着朱珊珊说:不会,绝对不会的!你别在你那里胡说!

这个时候,朱珊珊满脸委屈,然后哦了一声。

其实我心里清楚,朱珊珊也是担心冯巧,才说出那种话来。

就在此时,一个医生走了出来,然后说道: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和朱珊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人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医生说:你们是病人的--?

朱珊珊抢先我一步说:我们是同学。

听到朱珊珊的话后,我也朝着那个医生点了点头。

那个医生对着我们说道,尽快的联系她的家人。。

听到这话后,我点了点头。

对着我们说完这句话后,那个医生转身就离开了。

此刻在重症监护室门前,只有我和朱珊珊。

我看着朱珊珊,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朱珊珊看了我一眼,看了我一眼后,朱珊珊对着我说:医生让我们打电话给冯巧的爸妈,我们……

听到朱珊珊的话,我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对着朱珊珊说:这个先别急,等冯巧的弟弟冯瑞来了,再说这件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朱珊珊点了点头。

而后朱珊珊说:希望冯巧能够逢凶化吉。

听到朱珊珊的话,我叹了口气。

当然,我也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逢凶化吉。

而后朱珊珊跟我说:你去上课吧,反正我也没事儿,就在这里看着冯巧吧。

我说:没事儿,还是我在这里吧。

正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手机号码,是冯瑞打来的。

电话接通后,我说了一句‘喂’。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电话那头的冯瑞说:冯巧怎么样了?

我说:还没度过危险期。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挺自责的。

因为在上次冯瑞来帮我的时候,他让我好好的照顾冯巧!

但是我却……

听到我的话后,冯瑞在电话那头继续说道: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我说:这,我也不知道、

冯瑞说:那你他大爷的知道什么?我姐那么喜欢你,你他妈就这样照顾我姐?

被冯瑞这样一说,顷刻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而电话那头的冯瑞继续说道:冯巧的脸被人用刀子划伤了,你感觉会是谁?

其实在看到冯巧脸被划伤的时候,我也在心里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一时间我真的想不到,到底会是谁,如此的心狠手辣?

当然了,其实首先想到的是和冯巧一起竞争大电影的人,因为这个动机是最明确的。

但是我也没有证据,说也是白说。

当然我还怀疑田琪、郭涛,毕竟是我把田琪肚子里的孩子弄没了,田琪也说过会让我付出代价。在田琪的心里,早就把冯巧看成我的正牌女友了。会报复冯巧,这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就是本身投资商李老板,虽然说不出什么原因来,但是我感觉也有可能。

能够听得出,电话那头的冯瑞相当的焦躁不安。记休狂圾。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医生刚刚说的话。

我对冯瑞说:那个医生让我们通知冯巧的家属,你看……?

冯瑞说:你是嫌不够乱是吧?我爸本身心脏就有病,听到这消息,还不直接就过去了!

听到冯瑞说的,我点了点头。

我对着冯瑞说道:行,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冯瑞说:你小子等着,到了海州,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话,冯瑞就将电话给挂了。

电话刚刚挂掉,站在一旁的朱珊珊问:谁的电话?

我回答说:冯瑞的。

朱珊珊说:那冯巧……这事儿……要不要给她的爸妈打电话?

听到朱珊珊说的,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先不要打电话了,这事儿……这事儿等冯瑞来了再说吧。

听到我的话后,朱珊珊哦了一声。

其实我也非常愤怒!

我转头问朱珊珊:难道你对谁划伤了冯巧妈的脸,就一点也不知道吗?

朱珊珊摇了摇头,然后说:不知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冯巧就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被人?

听到这话,我赶忙说:是被谁送来医院的,那天……?

朱珊珊说:不认识。

我说:你有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吗?

朱珊珊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说:没有。那天那个人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用的冯巧的电话。

还不容易一点线索,就这样断了。

原本看到了一点希望,没想到是一落千丈。

站在病房外,我和朱珊珊是大眼瞪小眼。

这个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过来。

护士走到我们面前,对着我和朱珊珊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先走了,这里我们会照看。

朱珊珊说:让我进去照顾一下冯巧吧,我绝对不说话。

那个护士摇摇头说:病人的病情的不稳定,你们就还是先回去吧,等有了新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这时候,我赶忙说:医生,让我进去看一下吧,看一眼也行啊。

那个护士摇摇头,然后说:医院有规定,我也没办法。

我说:求你了护士,看一眼,就一眼!

听到这话,那个护士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看了我一眼后,护士的眼睛又看向了朱珊珊。

这个时候,朱珊珊竖起食指,一脸哀求说道:就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