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田爷的故事/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冲着欧小暖回应了一声后,我低头不语了。

我的心里其实现在还在牵挂着的赵颖儿,毕竟那一枪原本是要打我的。

想到这里,我就非常自责,我的内心也无比压抑。

一段时间后,欧小暖冲着我说道:到了。

听到这话。我抬头看向了欧小暖。

欧小暖的眼睛此时看着我,对着我说道:就是这里。

说着,欧小暖伸手指了一下身边的一道门。

看到后,我点点头,我说:知道了。

之后,欧小暖说:进去洗吧。

而后我I转身进了那扇门里面。

转眼第二天。

看到时间已经是早晨六点了。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没错,这一晚上我的心都有特别忐忑,毕竟赵颖儿的身体,被子弹打了一个非常大的血窟窿。围记圣亡。

那血窟窿汩汩的冒着鲜血,我将赵颖儿抱在怀里的时候,我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鲜血从赵颖儿伤口喷出的那种感觉。

从床上站起来后,我草意识到,昨天晚上的衣服已经被欧小暖拿去洗了。

想到这里,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从床上走下来。我只能重新穿上那一件睡衣。

穿上那件睡衣后,我朝着门口走了去。

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我走了出去。

现在想海州市进入了初冬,天亮的x有些太晚了。

走出房间后,我发现此刻别墅里没有一个人。

不过想别墅大厅里的灯都开着,估计是一夜没有熄。

看到这一幕,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想发。

哎,不愧是住别墅的。

我站在门口,见里外都没有人。

我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是想要找自己的衣服。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今天我要去医院,然后去看一下赵颖儿。

其实现在我急切的想要知道,赵颖儿究竟怎么样了。

转眼间。七点到了。

这时候,我听到有敲门声。

我缓回神,赶忙朝着门口跑了去。

跑到门口,敞开房间门。

我看到欧小暖站在我的眼前,她的手里拿着为我洗干净的衣服。

开门后,欧小暖对我说:衣服吴妈已经给洗干净了,拿去穿吧。

说着,欧小暖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了我。

看到了欧小暖递来的衣服,我冲着她笑了一下,然后说:谢了。

欧小暖说:不用客气。

说完这话后,欧小暖的话锋一转,然后对着我说道:七点半的时候,准时去一楼吃饭,还有就是现在你可以去洗刷了,洗刷有为你新买的药膏、牙合、牙刷。毛巾!

听到欧小暖的话,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知道了。

欧小暖说道:还有什么事儿吗?

听到这话,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说道:这个……应该是没了。

听到我的话后,欧小暖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既然没有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欧小暖转身后,我脑海中想突然闪出‘赵颖儿’三个字。

脑海中闪出赵颖儿后,我眉头一皱,然后马上喊住了欧小暖。

我冲着欧小暖喊了一声‘喂’。然后说道:等一下,我问你一个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欧小暖转过身,转过身后的欧小暖冲着我说道:你,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我对着欧小暖说道:你有什么事儿吗?

听到这话后,我赶忙说道:你知道赵颖儿怎么样了吗?

我的话问完,欧小暖冲着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对着我说道:不知道。

说完这话,欧小暖转身就离开了。

听到欧小暖的话,我的内心是一丝失落。

不知道……

哎……

洗刷完毕,七点半,我准时到了楼下用餐的那个房间。

这房间布置的依旧非常高大上,是暖色调,让人感觉非常温馨。

进入房间后,我想见到了已经坐在桌子上的田爷。

田爷见到我后,冲着我一笑,然后说道:来,郑凯,赶紧过来吃饭吧。

听到这话,我从门口朝着那张大桌子走了去。

桌子是白色的,看着非常高档,并且这张桌子挺大,就跟会议室开会用的那种桌子似的。

桌子是长方形的。

田爷坐在最东边,我坐在最西边,当然我说的都是长方形桌子的宽的位置上。、

我和田爷的位置,相距一条长桌的长度想。

坐到了凳子上,看着摆在身边的盘子和杯子,看着里面的东西,我没有一点胃口。

我就那样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田爷端起身边的牛奶喝了一口后,目光投向了我。

见我没动,田爷说道:怎么不吃啊?

轻咬一下嘴唇,我对着田爷说道:没胃口。

听到我的话,田爷的眼睛睁大,然后说道:怎么了?大早晨的怎么会没有胃口呢?

我说:我担心想赵颖儿。

我的话刚刚说完,田爷说:刚刚我接到了电话,赵颖儿身体里的弹片已经取出来了。

听到田野的话,我赶忙问道:那她人怎样了?

田爷说:没死,不过现在还在危险期。

说完这些话后,田爷说道:现在又胃口吃了吗?

我冲着田爷点点头,然后说道:谢了,田爷。

田爷冲着我呵呵笑了一声。

而后田爷对着我说道:那丫头命大,子弹打在了肋骨上,没有打在要害,不然真的小命就……

说完这话,田爷说道:不过震碎了几根肋骨。

听到田野说的,我的内心还是蛮感觉对不起赵颖儿的。

轻咬一下嘴唇后,我对着田爷说:一会儿我可以去医院看一下赵颖儿吗?

田爷说:这个……颖儿还在危险期,估计去了医院,医生也不会让你进入病房。

听到田爷的我,我心里有点难受,我对着田爷说:但是我真的想见一下颖儿。

田爷说: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我说:我们是朋友。

听到了我的话后,田爷淡淡的冲着我笑了一下。

笑完后,田爷对着我说道:单纯的朋友她会为你当子弹?

听到这话,我的眼睛立马就湿润了。

眼泪落下,我对着田爷说:曾经我们是恋人,后来……

说到这里,我眼睛里的泪珠子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在脸上勾勒出了一个弧度。

这时,我抬手擦了一下想眼角的泪水。

擦了一下眼泪后,我继续对着田爷说道:后来我们分手了。

也不知道想是因为看到我流泪了,还是因为刚刚说的话的原因,田爷非常深沉的叹了口气。

而后,田爷对着我说道:小伙子,珍惜吧,这年头能碰到一个敢为你挡子弹的女人是你的幸运。

听到这话后,我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想跟颖儿回到高中时候,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经历了,真的就回不去了。

轻咬一下嘴唇,我看向了田爷。

我奇怪的发现,田爷的眼角也有了眼泪。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有点太对不住田爷。

我说:你……田爷不好意思,大早晨的让你这样……

听到我的话后,田爷淡淡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哎,这跟你没关系。你的话,让我想到了我年轻的时候。

说到这里,田爷的目光扫视了我一眼。

停顿了一下后,对着我说道:记得我刚在东南亚接触毒的时候,23岁!那个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可爱漂亮的女友,那时候我劝她一起跟着我干。说这样可以发财。就在一次交易的时候,我们被对方给黑了,我女友为我挡枪子,当了三枪,有一枪打在头上,其余两枪打在了上身胸膛的位置。

说到这里,田爷的眼泪掉了下来。

停顿了一下后,田爷说:那个时候,我想要去想救她,非常想……但是我,我没有那个能力,对方人太多。所以我才说,这辈子遇见一个敢为你挡子弹的人,真的不容易,珍惜吧。

听到这里,我对着田爷点点头,然后我说道:知道了。

田爷又说:都说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哎,只是未到伤心处。

听到这话后,我点了点头。

田爷说:知道为什么别人管我叫爷吗?

被田爷这样一问,我摇晃了一下脑袋,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对着田爷说道:不知道。

田爷说:我年纪三十多岁,别人管我叫爷,是因为我这人一旦狠起来……你懂的。

听到这话,我冲着田爷点点头。

吃完饭后,刚走出那个房间,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看了一眼。

是一条短信。

小舞的。

短信上小舞说:晚上挺无聊的,肯不可以跟我视频聊聊天。

晚上?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现在的小舞已经距离我非常遥远了。

她在美国。

看到这条信息,我看了看周围,没有电脑啊。

没有电脑,手机又不行,怎么聊?

转头,我看了身边的欧小暖一眼。

我对着欧小暖招了招手,然后说道:问你一个事儿。

欧小暖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什么事儿?

我说道:哪个房间有电脑啊?

欧小暖说:你不去看赵颖儿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猛然愣了一下。我说:不是田爷不让去吗?

欧小暖摇晃了一下头说:田爷改主意了,决定要带你去了。

听到这话,我瞪大眼睛看着欧小暖,我说:真的?

欧小暖说:真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蛮开心的。

听到这话后,我说道:等我一会儿。

之后,我拿起手机给小舞回了一条信息。

就是告诉小舞,说我还有事儿,让她先休息吧,以后有空了我们再聊。

短信发过去后,我攥着手机,叹了口气。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赶忙打开短信看了一眼。

打开短信后,我看小舞回复了句:好吧。

没多久,我和田爷就离开了别墅。

熊俊康开的车。

我和田爷坐在汽车的后排。

田爷说:你大可放心,这辆车安装的是防弹玻璃。

听到这话后,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又问道:关于鲁斯的那批货的交易?

田爷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那批货的交易……?

说道这里,田爷呵呵一笑,然后对着我说道:哪里有什么交易?现在谈还没谈呢!昨天晚上就是想让你跟鲁斯见面谈一下,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田爷眉头皱了下。

我看着田爷,回答道:哦,知道了。

田爷说:怎么?非常想跟鲁斯见面?

听到这话,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说道:不,没……

其实我巴不得永远不要见鲁斯那个想变态呢!

当然了之所以,想要赶紧的把这件事儿谈妥,我就是想得到那一笔钱。

小舞现在在美国无依无靠的,听说还要勤工俭学。

我要是有了那一笔钱,就直接给小舞打过去,然后让小舞在美国的日子过的舒坦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