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冯巧要见我/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冬天的到来。

同样无论是说,也都无法阻止冬季寒冷的笼罩。

下车后,凛冽的寒风袭来,被这呼啸在身边的冷风一吹,我整个人哆嗦了那么一下。

可能是看到我哆嗦看了下。

从另一个车门下车的田爷冲着我说道:这几天降温。记得穿暖一点。

听到田爷的话,我赶忙点了点头。

我对着田爷说道:知道了田爷、谢田爷。

听到我的话,田爷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田爷的目光扫视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嗯,走……

说着,田爷转身朝着医院门口走了去。我在田爷的后面,也朝着医院门口走了去。

对了,还忘了说一点。

昨天晚上,天下了一场大雪。

现在除了公路上大风一些雪融化了,其他地方的雪还是有非常多的积雪。

当然通往医院门口的这条路,雪已经被环卫工人给打扫干净了。

进了医院大厅后,我们沿着楼梯到了赵颖儿的病房。

没有医生的允许,我们只能站在病床外,透着玻璃窗上看躺在病床上的赵颖儿。

田爷询问晚上就跟着来的那个小弟。关于赵颖儿被送到医院后的具体情况。

听到田爷的问话后,那个小弟说:医生说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隔着玻璃,我看到颖儿躺在那张床上,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在颖儿床的边上,挂着两个点滴塑料袋,袋子里装着血浆和配好型的鲜血。

这时,我听到田爷问把那个小弟。

田爷说:还在昏迷?

那个小弟点点头说:是的,从昨晚做完手术,就一直这样,昏迷着,没有想醒过。

听到这话后,田爷点了点头。

点点头后。田爷嘴唇动了下。然后说道:行,我知道了。

之后,田爷叹了口气,然后将转向了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前。

田爷叹了一口气,然后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哎,真可怜啊。

听到田爷的话,我也点了点头。

就在我看着病房里赵颖儿愣神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你手机铃声,田爷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这时赶忙将手伸向口袋,从口袋里摸出了电话。

摸出电话后,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这电话朱珊珊打来的。

见是朱珊珊的电话,我朝着田爷不好意思的动了动嘴角。

尴尬的动了一下嘴角后,我说道:接过电话……

田爷冲着我略微点点头,表示同意。

因为朱珊珊打来的电话,意味着就是关于冯巧的事儿。

现在朱珊珊和冯瑞在照顾着冯巧。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后,我赶忙接起了电话。

电话接起来后。我噢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朱珊珊说:你在哪里呢?

我说:我在骨科医院呢?

听到这话,朱珊珊用非常惊讶的语气说:啊??怎么在那里?你在那里干嘛?发生什么事儿了。

听到这话,我眉头皱了下,然后说道:不,不是我,我没发生什么事儿。

朱珊珊说:那,那你在那里干嘛?

我说:我一个朋友发生了点事儿。

跟朱珊珊说完这话后,电话那头的朱珊珊哦了一声,然后对着我说道:哦,原来这样啊。

这时候,我在电话这一端问道朱珊珊,我说: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冯巧还好吗?

朱珊珊说:哦,对了,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

说到这里,朱珊珊的话锋一转,冲着我说道:冯巧想见你。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我刚啊完,朱珊珊在电话那端说:你啊什么啊,难道没有听清楚吗?

其实我啊,并不是惊讶,而是想到现在的情况向如此复杂,有人要我的命……

想到这一点,我特别尴尬的说道:可不可以等一段时间,我现在有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朱珊珊在电话那端哦了一声,而后朱珊珊说道:你有什么事儿比见冯巧还重要,你要知道现在冯巧刚醒,身体还没有恢复,我就不信你那么忙,半个小时都抽不出来。

听到电话那头的朱珊珊那么说,顿时我竟无言以对。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说到这里,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围围引弟。

朱珊珊在电话那头,用一副非常不讲理的语气说道:那你说是什么样子。

倒吸了口气后,我轻轻的吐出。

我说:有些事儿是你想不到的,哎……

朱珊珊在电话那端呵呵一笑,然后对着我说道:我想不到?你说什么呢?你该不会告诉我有人要杀你吧?

听朱珊珊的语气,我能够听得出来,其实像她是在说气话。

估计朱珊珊做梦也没有想到,她自己刚刚挖苦我的话,其实就是事实。

叹了口气后,我眉头皱了下,我说道:你说的没错,是真的!

朱珊珊说:呵呵?有人要杀你?你蒙谁呢?还真当我是傻逼啊?

此时我感觉朱珊珊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状态。

我手拿着手机,将手机贴在耳边。

我对着朱珊珊说:不信就拉倒,再见。

说完这话,一气之下,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掉电话,我嘴里自言自语的骂了句想:卧槽,你丫的一个死胖子。

其实说真的,我还是蛮想去看一下冯巧的。

毕竟冯巧的脸,关于这件事儿,是田琪干的。

而田琪干这件事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

轻轻的叹了口气后,我看着手机,无奈的摇晃了一下脑袋。

摇晃了一下脑袋后,我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田爷。

这时候,田爷的眼睛看向了我。

田爷看向我后,对着我说道:怎么了?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听到田爷的话,我抬头看了一眼田爷。

我在脑海中想了想,感觉这事儿就不要跟田爷说了。

看了一眼田爷后,我摇摇头,然后说道:没,没什么……

听到我的话,田爷呵呵一笑,对着我说道:还有什么事儿不能让我知道?

舔了一下嘴唇,我说:其实也没什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田爷等着眼睛看了我一下。

而后,迫于无奈,我对着田爷说道:其实是一个女生。

说着,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了田爷听。

听到我的话后,田爷呵呵一笑。

田爷说:你小子……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一个情种啊。

听到田爷这话,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我眉头皱了下,然后摇了摇头。

田爷问道:你真的想要去见那个女孩吗?

我说:其实我想去,毕竟这事儿是因为我起的。

听到我的话,田爷对着我哦了一声。

不过,我又对着田爷说道:想归想,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有人要杀我,我也没办法。

这时候,田爷走到我的面前,然后抬手想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田爷说:郑凯啊,我该怎么说你呢!

说到这里,田爷停顿了一下。

这时候,我抬头看向了我田爷。

我说:田爷,你说就是。

田爷说道:这人啊,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欠什么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要欠情,特别是爱情。

听到这话后,我的嘴唇动了一下,我说:找个其实我心里清楚想。

田爷说:这人呐,一旦欠了情,想要还,那可真难喽。

听着田爷的话,我点点头说道:这话田爷说的对的。

呵呵一笑后,田爷说道:听到一个女孩为了你,不惜派人划破了另一个女孩的脸,我真的尤为震惊!

田爷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问我:如果现在划伤女孩脸的那个女孩站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对待她?

听到这话,我抬头看向了田爷。

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田爷这话。

见我没有回答,田爷的眉头皱了下,对着我说道:你会拿刀再次划伤那女孩的脸吗?

其实田爷问我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

是啊,其实最混蛋的应该就是我了,很多东西都是因为我而起。

但是我心里清楚的很,关于田琪和冯巧这事儿,我是不会原谅的田琪的,因为我做梦有没有想到,田琪下手会如此毒辣。

我对着田爷说:其实很多事情,都没有按照我预想的发生,感觉我就像是在一个坑里,无论怎么爬,我都从那个坑里爬不出来。

说道这里,我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田爷呵呵笑了一声。

田爷说道:活在这个世界上,世事无常,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会按照你想的去改变,你就不是人了,你就成为神了。

听到这话,我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想,田爷说的没错。

我们的命运看似攥在自己的手里,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是主宰不了自己的人生的。

飞逝的时间,我们无法阻挡。

离去青春,我们无法阻挡。

好像我们生下来,就有人帮我们安排好了接下来怎么走。

我们好像是活在别人的小说里,别人拿着笔杆子让我们往东,我们连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田爷对着我说道:想要去看那个女孩吗?

听到这话,我抬头看向了田爷,我说: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