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冯瑞不见/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纠结,因为我真的不想让田爷把‘田琪’的名字说出来。

我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站在远处,我看着站在田爷身边的冯瑞。

当然我也担心田爷会说出‘田琪’的名字。

听到了田爷的话后,冯瑞说:既然你知道,那你告诉我好吗?

田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冯瑞。然后对着冯瑞说道:年轻人,这件事儿你就交给郑凯吧,我相信郑凯一定会有自己的做法。

听到田爷的话后,冯瑞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交给那小子?

说着,冯瑞将头抬起。然后看了我一眼。

在冯瑞的目光中,充满了对我的不屑一顾。

冯瑞看了我一眼后,他继续对着田爷说道:我不信这孙子。

田爷说道:相信他一次。

冯瑞说:相信他,除非赤道下雪。

田爷呵呵一笑,嘴巴里重复了一句冯瑞的话。

田爷说道:赤道下雪?真有意思。

冯瑞说道:这件事儿如果郑凯真的要去办,那么早就去了,为嘛还来这里蛋疼的说那些话?

田爷说:小伙子,这人吧,总有站在分叉路的时候。无论是向左走,还是朝向右边的方向走,这都要选择。要知道选择都是要用时间的。

冯瑞说:只是让他说个名字而已,犯得着用太长的时间吗?

听到这话,田爷呵呵一笑。

田爷对着冯瑞笑完,然后说道:其实你这句话说的也没错。但是小伙子你要明白,有很多东西,哎,是很难选择的。

冯瑞说道:我不管什么选择难不难,我只知道血债血偿,我姐冯巧的脸被伤成这个样子,让我这个当弟弟的忍气吞声,让我姐躺在病床上寻死觅活?呵呵……我相信您田爷也是经历过事情的人。都他妈被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了。还他妈忍着?这怎么说,我想都说不过去吧。

说道这里,冯瑞的话锋那么一转,然后对着田爷说道: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冯巧是你姐,你会怎么样?会义愤填膺,还是会忍气吞声?我就不信,一个没有脾气的人,能够当上老大,我就不信你会说你自己选择忍气吞声。

说着,冯瑞轻咬了一下嘴唇。

其实听到冯瑞说的,我心里也是挺有感触的。

是啊,换位思考一下。

但是冯瑞如果站在我的位置呢?

冯瑞如果站在我的位置,面临着这些无比纠结的事情,难道说他就会欣然的去说出那个名字。

闭上眼睛,此刻。我的内心仍在纠结。

听到冯瑞的话后,田爷对着冯瑞点点头。

这时候田爷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站在郑凯的位置上呢?

田爷的话说完,冯瑞愣了下。围扑沟号。

缓回神后,冯瑞说:这不一样,这件事儿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就在此时,田爷朝着我走了来。

走到我的身边,田爷看了我一眼。

田爷的目光扫过我的脸后,她对着我说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对错的,你有你担心的事情,但是很多事情,你可以不说,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能说。

田爷的话,其实我让我明白了过来。

皱了下眉头后,田爷说道:我告诉这小子吧。

听到田爷的抉择,我的目光看向了田爷。

我对着田爷喊了一声,然后说道:田爷!这……

田爷说:你可以管住自己的嘴巴,但是却管不了别人的嘴巴。

说到这里,田爷对着冯巧、冯瑞说道:那个人的名字叫田琪!和我一样,都姓田!

“田琪?”

听到这话后,冯瑞在嘴里念叨了句这个名字。

听到‘田琪’这个名字后,冯巧的情绪,变化是最大的。

冯巧说:怎么,怎么会是她?

轻咬一下嘴唇,我对着冯巧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就在这个时候,冯巧突然冲着我说道:你不想说出田琪,是不是因为你的心里有田琪?你是不是怕冯瑞伤害了田琪。

妈的这一下!

这一下我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原本以后田爷能给冯瑞上一堂思想政治课,教一下冯瑞怎么做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一下都转向我。

我眉头皱了下,眼睛看着冯瑞话和田爷。

眼睛扫过他们之后,我在心里苦笑一下,心想,田爷你这不是来捣乱的吗?

但是当田爷说出‘田琪’整个名字的时候,冯瑞显得一场冷静。

在我看来,这是火车爆发前的安静。

冯巧的话说完后,头转向了我,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我。

听到冯巧的话,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这并不是冯巧想的那样。

见我没说话,冯巧问我:你刚刚不是说喜欢我吗?是不是在说谎的?

我说道:冯巧,你听我解释。

此刻冯巧的脸上帮着白色绷带,那双大眼睛里含着眼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冯巧说道:冯瑞把她赶出去!

听到这话,我特比吃惊。

我的眼睛瞪大,看着冯巧。

我说:冯巧你?

说着这话,我的眉头皱了一下。

冯巧想说道:听到了没有,冯瑞!

冯巧喊完‘冯瑞’这个名字后,话锋一转,然后说道:骗子,就是个骗子!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

我感觉,误会了。

是冯巧误会我了。

我对着冯巧说:是你误会我了,真的!其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感觉吧,在冯巧那里,还以为我喜欢田琪呢!

没等我解释,冯瑞已经推着我走到了门口。

敞开病床的门,冯瑞伸手,用力将我推了一下。

冯瑞推了我一下后,对着我说道:赶紧走!不然我真揍你!

我对着冯瑞说:你让我跟想冯巧解释一下。

我的话说完,冯瑞冲着我冷笑一声说:你难道没听到吗?冯巧不想见到你了!还解释什么,难道这一切,还不明白吗?

我眉头皱了下,对着冯瑞说:明白个鸡毛啊?

听到我的话后,冯瑞的小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冯瑞说道:你是不是欠揍啊?

听到这话,我冷笑了一下,我说道:你还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吗?

就在此时,田爷出现在了门口。

田爷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我说道:别人不欢迎你了,你还在这里干嘛?

听到这话,我转头看了田爷一眼。

其实我感觉田爷的出现,就是伸手在把我往坑里推。

不过,我还是跟着田爷走出了医院。

走出医院大厅,我看着田爷。

应该说是用了一种特别仇视的目光看着他。

我感觉这个老头太他妈不靠谱了。

轻咬一下嘴唇,我说:田爷,你这干的有点不仁义了!咱们两个可以是一伙儿的、。

听到这话,田爷转头看向了我。

田爷说:郑凯啊,有很多事儿,你不去说,别人也会去说,你感觉我说的对吗?

我说:但是这事儿……

这时候田爷说道:走吧,很多事儿,你越是解释,越是解释不清楚!

田爷也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而是跟那两个保镖朝着门口汽车的方向走了去。

转眼间,我和田爷都上了汽车。

跟刚刚来的时候,一样,我和田爷都坐在那两黑色轿车的第二排。

上车后,我也没说什么话,而是一直低着头。

到了别墅,我上了三楼。

进入了我自己的房间。

其实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想要解释一件事情,就越是解释不开。

躺在床上,我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和火机。

进入房间后,我就走到了阳台。

我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香烟,叼在嘴里。

打开阳台上的窗户,按了一下火机,将香烟点燃。

或许吧,这个时候,只有香烟才能缓解我心中的郁闷和不安。

就这样,很快一根完整的香烟就被我给吸的干干净净只剩一个烟头的。

关上窗户后,我手里捏着那个烟头,然后朝着茶几走。

走到茶几边,我弯腰将手里的烟头仍在了烟灰缸里。

将烟头扔到烟灰缸后,我坐回到了沙发上。

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我的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

现在是冬天,刚刚站在阳台上,打开窗户的时候,风很冷,很大,我嘴巴里吐出的香烟烟雾,瞬间就飘零,飘散!

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那么无助,从来也没有感觉到整个社会会如此的黑色。

当然还包括人性,世俗,还有……

怎么说呢。

总之一切的一切的吧,就像是一个打的沼泽,或者是泥潭,人一旦陷进去,想要爬出来,说真的非常不容易。

后仰在沙发上,我摸起遥控器按开了电视,胡乱换了几个电视台,我发现没有一个是我能看的。

之后,我关掉了电视,然后朝着床的方向走了去。

躺在床上,我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这段时间以来,我几乎在一帮女人之间转啊转,我的心总是摇摆不定。

其实,无论那些女生中的哪一个,拿出来,其实都挺好的。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屋子里一片漆黑。

伸手,我按开了床头上的等,然后从床头柜上摸起手机看了一眼。

原本我打算看看几点了。

但,打开手机后,我才发现,又五个未接电话。

并且这电话都是朱珊珊打来的。

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朱珊珊的电话号码,我整个人有些紧张,毕竟中午的时候,我的话,或多或少的刺激了冯巧。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显示的是朱珊珊这三个字,我在心里想的是冯巧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其实中午的时候,也怪自己的嘴贱,我要是不提起那事儿,估计应该就没有这么多的事儿。

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我把电话给朱珊珊打了过去。

电话打过去后,我问朱珊珊:怎么了?

朱珊珊说:你,你可接电话了,。

我说:有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冯巧又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的朱珊珊说道:不,不是冯巧,是冯瑞!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愣了一下。

我用特别匪夷所思的语气说道:冯瑞?

朱珊珊说:没错。

我继续问道:冯瑞怎么了?

朱珊珊跟我说:你们走后,冯瑞就去你们学校找田琪算账了,但是现在还没回来,并且打电话也不接。

听到这话,我特别气愤的骂了句卧槽!

我心想,这冯瑞他妈的脑残吗?还真以为海州是上海呢!

我估计那小子是被郭涛给按住了,妈的,那小子要脱层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