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她,人呢?/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熊俊康的话后,我在电话这端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动了一下嘴角,我在心里苦笑一声。

我心想,危险?

呵呵,什么危险?

哎,真正的危险。早已经过去了。

我动了下嘴唇,眉头皱了起来。

我对着电话那头的熊俊康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没事儿。

听到我的话后,熊俊康对着我说道:什么叫你没事儿啊?你难道忘了大酒店前的那场枪击?

我点点头说:没。

熊俊康说道:大哥,你赶紧回来吧,田爷找你都找疯了。生怕你有什么闪失。

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我对着电话另一端的熊俊康说:别让田爷派人找我了,我现在已经没事儿了,让田爷放心,我已经没事儿了。

我的手里拿着电话,将电话放在耳边,一边无奈的叹气,我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熊俊康说:我现在真的已经没事儿了,你也不要让田爷来找了。

说到这里。我轻咬了一下嘴唇。

电话那头的熊俊康用略带疑问的语气冲着我说道:郑凯你到底怎么了,跟我说!

说完这话后,还没等我回答,熊俊康继续说道:现在你究竟在哪里,赶紧的回来。

听到熊俊康的话后,我对着电话那端的熊俊康说道:告诉田爷,他的别墅,我就先不回去了,现在我真的没有任何危险,请他放心。

说完这话后,我二话没说,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挂掉了电话后,我将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将香烟叼在嘴里后。我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了火机。

点烟香烟,我将火机放进了口袋。

此刻的我,内心无比的惆怅。

想到叶峰刚刚在我面前说的一切,我的内心是挣扎的、痛苦的。

周晴舞这两个字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我心里。

我发誓,我要保护小舞。哪怕是让我死。

跟叶峰子一起共事儿那么久了,我深知他做事儿的手段。

一个连自己老大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叶峰刚刚恐吓我的话,我感觉又百分之八十的话是真的。

从叶峰笃定、傲慢的眼神中能够看出来,关于小舞在美国,并且拿美国这事儿来威胁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

细细一想。当初武阳的家人在美国死的,而叶峰又调查这件事儿。

如果这样推算一下的话,叶峰在美国有几个混黑势力的混子,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股子仇恨就翻滚而出。

像是海边的翻腾的巨浪,在我的心里翻腾着。

一边吸着香烟,我一遍朝着废弃工厂的大门走着。

走到大门口后,我走了出去。

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

走出那个院子后,风更大了。

因为路确实太黑了,于是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手机照明。

凭借记忆,我一边用i手机照明,一边按照记忆的路线,走了去。

十分钟左右,我就从废旧工厂的门口,走到了一条路上。

站在哪条路上,我心里特别不爽的骂了句:妈的!

我皱起眉头,目光朝着左边看了一下,而后又朝着右边看了一下。

来时的路?

呵呵!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去市里的路,往左走,还是向又走。

我将指缝间的那半截烟送进了嘴里,吧嗒了两口后,我将嘴里的烟雾吐掉,然后倒吸了两口气。

我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头疼。

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假。

但是我又深切的知道,这并不是假的。因为我身上的疼痛,那是真实存在的。

转眼,我从胡思乱想中挣扎了出来。

扔掉了手里的香烟烟头后,我自言自语了句:难道真的要走着回到市里吗?

当然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首先要明确一点,就是这条路朝着哪个方向走才是去市里的路。

正在我为这件事儿感到困惑的时候,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一道明亮的灯光从远处照射了过来。

灯光照射过来后,我内心产生了一丝宽慰。

车子的由远及近行驶了过来。

等车子行驶过来后,我赶忙朝着汽车挥手。

也算是我运气好一些,那辆车居然真的停了下来。

车子停下来后,我赶忙朝着那辆汽车走了去。

走到那辆汽车前,我敲打了一下玻璃。

就在这个时候,汽车车内的灯亮了起来。

那人将车窗摇了下来,然后说道:你……

嘴里刚刚说出了一个‘你’字的时候,估计是看到了我伤痕累累,外加血淋淋的脸了。

男人瞪大眼睛,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就在这时,男人的嘴里居然吐出了句鬼啊!

听到这话后,我说:会不会说话?说谁鬼呢?

我说这话的时候,眉毛皱了下,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

估计是听到我的话后,男人消除了‘我是鬼’的这种想法。

皱了一下眉头,男人瞪大眼睛,冲着我说:哥们,你这……是被人揍了?

我点点头。

看到我点头后,男人动了动嘴唇,然后对着我说道:被揍的不轻啊。

我又点点头。

这时候男人继续说道:用钢管砸的?

听到这话,我有点不耐烦了。

我说:搭你的车,给个痛快话,让搭,我就上车,如果不让搭车的话,你就跟我说,我也不拦你,你赶紧开车走,别在这里婆婆妈妈跟老娘们似的!还他妈说我是鬼?我就想问一下,有我这样帅的不要不要的的鬼吗?

我的话刚刚说完,那个男人说:哎呦我这小暴脾气!

说完这话,男人看了我一眼。

因为这灯光太暗了,男人的眼神,我一时没有看清楚。

不过,看了我一眼后,男人说道:今天居然喷到了这么横的,就是喜欢结交这种横的哥们!上车!

听到这句话,弄的我也挺莫名其妙的。

我的心中顿时掠过了’妈的想‘这俩个字。

日了,万万没想到,还碰到了一个逗比。

打开汽车的副驾驶,我钻进了汽车。

钻进汽车后,我斜着眼睛看了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一眼。围帅乐弟。

男人的块很大,头发略短。

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正在看着我。

两个人算是对视了一下吧。

而后男人说:兄弟,看样你被打的挺惨的,被打得不轻啊,脸上这么多伤,还有这么多血,刚刚打开车窗玻璃的时候,随着这窗外的风,一股子腥味袭来,我他妈还以为你刚从坟圈子里爬出来的呢!

我说:赶紧走,一会儿要是真有从坟圈子里爬出来的,估计咱们两个就走不了了。

听到我的话后,男人非常夸张的打了一个寒噤,身体跟着颤抖了下。

看到这一幕,我在心里骂了句。

逗比的世界,我们不懂。

这时候,男人将车内的灯关了,双手把持着汽车,车子行驶了起来。

男人一边开车,一边对着我说道:哥们,你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没被打死,也算是命硬了。

听到这话,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这一转眼,我就到了市里。

到了市里后,刚下车,我的电话就给朱珊珊打了去。

电话接通后,我问朱珊珊冯瑞找到了吗?

朱珊珊说:没。唉,打电话仍旧没有人接。

听到这话,我轻咬一下嘴唇,然后回答道:嗯,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我话锋一转,然后继续对着朱珊珊说:你在哪里呢?是不是在医院陪着冯巧?

朱珊珊说:没错。现在冯瑞莫名奇妙的消失了,我要是不在医院守着冯巧,估计这丫头又要想不开了。

听到这句话,我点了点头。

我说:行,谢谢你能够照顾冯巧。

听到这话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朱珊珊‘哼哼’的声音。

在电话那头,朱珊珊装模作样的哼了两声后,对着我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关键时候,哪个能够靠得住?

虽然感觉被冤枉了,但是我也没有反驳是什么。

我在心里想,随他怎么说吧,反正还能多事儿,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男人嘛,受点委屈,又死不了。

我淡淡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朱珊珊说:好好在医院照顾冯巧吧,告诉冯巧,不要担心冯瑞,我一定会帮她找到冯瑞的。

我的话说完,电话那头的朱珊珊哦了一声。

回答完我后,朱珊珊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我回答道:好的。

挂掉了朱珊珊的电话,我将手机攥在手里。

紧紧攥了下手机,我的目光朝着左右的马路看了下。

在马路边,我静止了几秒钟。

静止了几秒钟后,我又将手机放在面前,按开屏幕,在电话联系人那一栏里,我找到了田琪的电话。

如果冯瑞在郭涛的手里,我相信,田琪一定知道。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最终,我还是下决心,将电话给田琪拨打过去。

其实按照我现在这个熊样,一没手下,二没熟人,就是去了了‘大富贵’洗脚城,照样也是被虐的主儿。

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将电话给田琪拨打过去后,我将手机放到了耳朵边。

电话响了三声后,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喂,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田琪的。

那声音非常生硬,冷漠!

听到这声音,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人吶,在很多时候,都是特别纠结的。

那种当机立断、风尘仆仆,都是在电影里面。

当电话那头田琪的声音说完,我停滞了几秒钟。

而后我对着田琪说道:是我。

田琪说:我知道是你郑凯!有什么事儿吗?

我说:冯巧的脸是不是你弄的?

我的话说完,田琪在电话那端突然不说话了。

一段时间后,见田琪不说话,我又问了一遍。

我对着田琪说道:是不是?

电话那端的田琪呵呵冷笑一声。

田琪冷笑了一下后,对着我说道:呵呵,明知故问。

田琪说话的语气,依旧非常冷漠,就跟我欠她2万块钱似的。

我说:为什么?

田琪说:那婊子活该。

当然了,冯巧的脸已经成为了定局,就算是我在电话里把田琪骂一顿,那只会增加田琪心中的怨恨。

原本情绪有些波动的自己,一下就平稳了下来。

等我情绪平稳后,我眉头皱了下,然后话锋一转,我说道:今天是不是有个那帮男生去找你了?

田琪说:是啊,怎么了?

我继续说道:他人呢?

田琪呵呵一笑,然后说道:郑凯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你问一句,我就要回答一句呢?

听到这话后,我皱了下眉头,我说:告诉我,他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