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小舞你要好好的/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乎我的话在田琪那里,就像是一个屁,放了,没有人能够听得进去。

电话那头的田琪冷笑一声之后说道:没什么事儿了吧?如果没什么事儿……呵呵,拜拜。

一时间,我I也不知道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情了。

我的手紧攥了一下手机。然后说道:算我求你行吗?放了冯瑞。

没等我的话说完,田琪就将电话给挂了。

我大声喊了几句,但是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

孤独、绝望、忧伤、悲痛,就像是魔咒一样笼罩在我的身边。

将手机放在我的面前,我呀摇晃着脑袋。心里非常不悦。

怎么会这样?

我在心中反复问自己,怎么会这样?

疼痛笼罩着我的内心。

我感觉这一切就像是无法冲破的魔咒一样,像是永远摆脱不掉的宿命。

我是一个卑微生命。

我渺小的可有可无。

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发现越是卑微的人,越是掌握不了自己命运。

我卑微着,即便我想要运筹帷幄,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我的命运,恰恰相反。

轻咬了下嘴唇,我厌倦老天爷对我的不公。

但是这种不公。我是改变不了的。

我像是卑微的奴隶,身上背负着高耸的山峰!像是一个蜗牛,永远甩不掉那个壳。

城市的晚上,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车辆,来去匆匆的行人。、

我站在他们当中,就像是一滴水,滴进了大海。

没有谁会注意到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权没势的人,无疑是卑微,懦弱,没有自尊的。

虽然我们有时候会自娱自乐,自我安慰。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墨条马路,或者是某个楼房的顶层或者阳台,我们放眼看着这个灯火通明的世界,发现自己每天虽然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但是却永远也融入不到这座城市里面。

我们的卑微,像是被汽车碾压的马路,像是被楼房压垮的地基。围节亩弟。

我攥着手机,沿着这条马路,一步步走着。

黑色夜空,冰冷的建筑,昏黄的路灯。匆匆的行人,这一切就像是被命运规定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嘴里的那口气轻轻的吐掉。

在绝望的心情中,我抬头看这座陌生的城市、。

一个地方并不是住的久了,就会有归属感,而是当你在一个地方有了一定的尊严。

沿着马路走着,我一直在心里问自己,这事儿到底怎么办?

妈的,这冯瑞也是够了,怎么能不听的劝说,一个人去呢?

虽然心里有些懊恼,但是我心里明白,现在并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

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冯瑞,不能让冯巧再次陷入绝望。

在思考这件事儿的同时,我又想到了小舞。

我看了看这黑色的天空,我在心里想:这个点,在西半球的美国,应该是白天。

想到这里,我的电话就给位于西半球美国的周晴舞打了过去。

我明白叶峰的为人,我又深知叶峰那孙子的心狠手辣。

现在小舞自己一个人在美国,形单影离,遇到什么事儿也没有人照料。

哎,我现在才感受到,异地恋的无奈。

我是多么想和小舞在一起。

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操场,一起去过圣诞节。

当然了,我最想的还是能够在小舞的身边能够保护小舞,不让其他人欺负小舞。

想到这里,我的心还是闪过了意思悲凉。

人就是这样,在一个女生从自己身边离开的时候,不想自己成为阻止她离开的牵绊。

送他走,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即便心里非常难受,在她转头看向你的时候,只是淡淡的冲着他她淡淡的一笑,然后说上想一句:再见,保重。

即便自己非常不愿意让她离开。

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小舞的声音。

小舞说:喂,郑凯。

听到小舞温柔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对着小舞说道:小舞,还好吗?

我的话说完后,小舞立马对我说:还好,你呢?

听到小舞对我的反问,我停顿了一下。

其实,我心里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我的处境非常差,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其实现在我在海州市,就跟前面有狼,后面有虎一样。

现在我身边的两座山都突然间消失了。

并且这两座山还变成了我的敌人。

但是我也明白,即便是我跟小舞说了,小舞除了担心,什么都做不了。

与其让小舞担心,还不如一切都自己扛下来。

皱了下眉头,我轻咬一下嘴唇。

停顿了一下后,我对着电话那端的小舞说:我可是黑势力大哥,怎么可能会不好?

听到我这话,小舞淡淡的笑了一下。

小舞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到了我的耳边。

紧接着小舞说道:哟,看你得瑟的。

听到这话,我的内心也算是闪过那么一丝心酸。

顿时哦一阵苦笑。

我说:我哪里得瑟了。

小舞说:还黑势力老大,这不算得瑟。

其实原本这就是个玩笑,但是当小舞说完这话后,我心里确是老一阵的尴尬。

因为我柑橘这种玩笑,让我觉得有点自欺欺人。

想到这里,我皱了一下眉头。

但是我明白,很多心酸,只能把她藏在心里。

我对着小舞说:你,你要好好的,好好的在美国保护好自己。

我的话说完,小舞嗯了一声。

我继续说道:千万不要听信一些外国人的花言巧语。

小舞说:放心吧,一定。

我继续说:周末的时候,你要最好不要去酒吧、ktv、夜总会那种场合……

听到这话,小舞在电话那端说:你怎么了郑凯,今天你怎么怪怪的?

关于小舞突然问的我这句话,我轻咬一下嘴唇,然后对着小舞说:你先别管我怎么了,这件事儿你必须答应我。

我的话说完,小舞冲着我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周末少去那么地方。

听到小舞的回答,我嘴里特别坚定的说道:不是少去,而是一定不能去。

我的话说完,小舞说:行,不去。

听到小舞的回答,我心里才算是放心了。

我对着小舞说了句谢谢。

我感谢小舞,感谢她能够听我的,在大洋的彼岸,也能够为我着想。

过去听人说异地恋有多么痛苦,心里感觉他们说的都太夸张了。

但是现在我才明白,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我关注这话纽约曼哈顿的天气,我关注这纽约曼哈顿的你新闻,我甚至在地图上寻找着曼哈顿的地理位置,熟记下那地方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有名的商场和快餐店。

我想的是,当有一天,小舞在逛街的时候,她突然跟我说她在纽约曼哈顿的哪条路上,我能够记得她的位置,微卫星云图上寻找到她,就像我就在他的身边一样。

轻咬一下嘴唇,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小舞说:既然我都答应你了,你也要答应我,不准泡妞。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淡淡的一笑,然后对着电话那端的小舞说:我答应你,我不会泡妞。‘

听到我的话,小舞说: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相信你。

其实小舞就像是一个干净透明的孩子,思想单纯,为人热心。

在小舞的身上,闪光的永远是她孩子般的善良后天真。

之后,我将电话挂了。

挂掉电话后,我的心里多少有了一些温暖。

在这寒冷的冬季,在这寒冷的接到上,小舞电话那端传来的笑声,就像是温暖的流水一样,洗涤着我的内心,让我不再感到寒冷。

挂掉电话后,我将手机房间内了口袋里。

思来想去,现在唯一能够救下冯瑞的,只有叶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