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郑磊的计划实施/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块?

听到那医生的话后,我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的眉头那么一皱,眼睛跟着斜视了那个男医生。

我说道:什么意思?严重吗?

那个白大褂男医生的脸扭向了我,他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扫视了那么一下,然后对着我说道:怎么?怕了。

听到这话后,我冲着的那个男医生淡淡的笑了那么一下。

不过。此刻我的心脏已经悬在了半空中。

我眉头一皱,眼睛斜视了一下男医生,然后说道:不是怕,只是觉得好奇。

这时候,那个男医生说:好奇什么,就是一个血块。这一定是你被打了后脑勺,在靠近后脑的部位形成的这个血块,具体位置嘛……

说到这里,那个男医生停顿了那么一下。

男医生停顿了一下后,朝着我的方向走了来。

看到男医生朝着我走了来,我赶忙朝着身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那男医生说道:别,你别后退啊,你后退干嘛?

听到这话后。我停了下来。

我对着那个白大褂男医生说道:看到你走过来,我有点不自然……

男医生说:你别动,我是指给你那个血块的位置。

说着,白大褂男医生将手伸向了我的脑袋。围央来技。

其实,我觉得这知道不知道的,压根就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就算是知道了病因在哪,血块的位置在哪,我照样还会头晕、

不过让我非常气愤的是,麻痹的,泽强的那个小弟居然给我砸出了血块,我靠,早晚我要弄死那个狗娘养的泽强。

虽然我感觉知道血块在脑袋的哪个位置没有什么用。但是我还是本能的站在那里,听着那个大夫给我说的一切。

冲我说完后,那个大夫将后轻轻的按在我脖子偏上、脑袋又偏下的一个位置。

那个大夫按着那个位置说,血块就在这个地方。

说完这话后,那个医生将手从我的脑袋上放了下来。

之后,那个大夫回到了自己座位上。我也跟着重新回到了刚刚站的位置。

那个大夫坐在椅子上,手又端起了那个放在了桌子上的水杯。

医生拧开杯盖,后仰了一下。将水杯里的水送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我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

而后我对着那个医生说:大夫,不就是一个血块吗?做手术拿了不就行了吗?刚刚在病房里对策时候,你还让我通知家长,这有点大惊小怪了,你说是吧?

听到我的话后,医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的表情,特别是男医生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对着我说:你他妈在逗我吗?

那个医生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后,眼睛看着我。

之后,男医生说道:小子,不就是一个血块?拿了就好了?实话跟你说,你这个血块的位置,压在了好多神经线上,即便是做手术拿出来,风险也不比做一个脑瘤手术容易……

说到这里,那个男医生抬头看向了我。

医生的眉头一皱后,然后继续对着我说道:你能够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点头说:能!

当然了,这要是我第一次感觉可怕。

虽然平时嘴里口口声声说什么不怕死,但是听到医生突然这么说,我的后脊梁骨都他妈阴阴的凉。

我感觉这一切来得都太他妈突然了,我压根就没有任何准备。

就像是原本晴朗的天空,冷不丁的响起了一个惊天的雷声。

医生见我一句话也没说,他眼睛注视着我,对着我说道:刚刚不是还说不怕死吗?怎么了这是?

听到医生说这话,我立马就缓回神来。

缓回神后,我对着医生说:不,不是那个意思。

那个医生说道:那,那你的意思是?

我冲着医生摇摇头,然后说道: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这太……

一时间,我的大脑就像是短路一样,在脑海中也搜不到什么词了。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顿,然后冲着那个大夫特别无语的摇晃了一下脑袋,嘴里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说真的,这对我的打击,还是蛮深的……怎么说呢,就像是心脏冷不丁的被捅了下。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抵挡的了。

哎,或许这真的就是命运吧。

很多时候,我不得不认命。

一时间,我也没有那么狂躁了,当然也没有那么束手无策了。

在的脑海中,剩下的只有一份笃定。

我放松了紧绷的那根神经,目光转移到了那医生的脸上。

轻咬了一下嘴唇,我对着医生说:如果我做了手术,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我问的,医生皱了皱眉头。

医生说道:这个,我不可能给你明确的答案,毕竟人的体质不同,恢复的效果当然也不同。

听到这话,我冲着那个白大褂医生淡淡的哦了一声。

医生这时候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冲着我说道:我感觉你还是赶紧的叫上你的父母来医院。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

当然了关于叫父母这件事儿了,我是不可能做的,因为我压根就不想做这个手术。

其实我心里清楚,做这个手术,风险一定很大,说不定,我还会成为植物人。

虽然医生不说,但是我心里清楚。

当然了,与此同时,我的心里也饿不安了起来。

说好的等小舞三年,但是我的生命好像进入了倒计时了。

想到这里,我抬头,目光看向了医生。

我对着那个男医生看了一眼后,嘴角动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个医生。

我说道:大夫,如果我要是不做手术,能撑多久?

听到我的话后,那个大夫的眼眶中的眼珠子一下就睁大了。

男医生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之而来的是,男医生嘴中传来的一句:你说什么?什么能撑多久?

听到男医的话后,我又将刚刚从嘴里说出的那句话给男医生说了。

听到我的话后,男医生说:这,你……难道你没有听明白吗?仙子啊你做手术或许还可以挽救,但是你拖延的话,绝对好不了,当那个血块越变越大,压到你的视神经,你可能就会眼瞎,压到你的肢体身上,你可能失去知觉,半身不遂,你现在听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然后说道:我明白。

我的话刚刚说完,男医生冲着我就说了一句:你既然明白,你还不手术,你脑袋里那可是血块,只能越剧越大,不可能会变小的。

我点点头,然后又回答了句:我知道。

其实吧,我也想治疗。

不过想到治疗后有可能半身不遂,或者是变成植物人,我就不敢去冒险。

虽然医生说不治疗也会非常危险,但是我心里清楚,我不能这么快就变成植物人。

我淡淡的冲着医生笑了一下后,然后对着医生说道:我回去好好想一下。

因为要报复叶峰的时刻就要看来了,我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血块停止了步伐。

我曾经发誓要为李哥,猴子,王子含,狗子他们报仇,这一次绝对不能因为我怀里事儿。

想到这里,我冲着那给医生淡淡的笑了一下。,

听到我说的话后,那个医生目光注视着我,脸上露出了一副不解的表情。

医生说道:你还是回去好好想一下,但是时间不要太往后推了,因为你也明白,刚刚我也给你说了。

听到这话后,我点了点头。

离开了医院,我刚想坐车回家。

但是刚刚到医院门口,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电话不是别人,正是郑磊打来的。

看到是郑磊的电话后,我将手机放在耳边,然后说了句:喂,哥……

听到我的话后,电话那头的郑磊说道:郑凯啊,现在在干是那么呢?

听到这话,我朝着左右的马路看了一眼。

因为我知道绝对不能让郑磊知道受伤的事情。

我想,按照郑磊的脾气和做法,郑磊一定会让我去医院做手术。

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隐瞒着郑磊。

脑海中闪过那个想法后,我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

而后我对着电话那头的郑磊说道:在街上走路呢,反正在家闲着也没事儿。

听到了窝的回答,郑磊在电话那端哦了一声。

紧接着郑磊冲着我说:你来田爷的别墅这边一趟,今天我们约了鲁斯……

听到郑磊的话,我就明白了。

这是要商量如何杀死叶峰的方法啊。

听到郑磊在电话里冲着我说的话后,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哥,我这就做车去。

听到我的话后,叶峰说:好的。等你。

挂掉了电话后,我将手机放进口袋,就开始朝着迎面行驶来的一辆出租车给招手。

见到我招手,那辆从远处行驶来的出租车,减速,然后慢慢的朝向路边的我靠了过来。

出租车停稳了后,我赶忙拉开车门钻进了汽车里。

钻进了汽车后,我对着驾驶座上的师傅说了要去的地址。

听到了我的话后,那个司机但点头,双手把持着汽车的方向盘,轻轻的旋转,将汽车开到了马路的中央。

转眼间,我就到了田爷的别墅。

下车后,我奔着别墅小院的门口就走了去。

走到别墅的小院中,我第一个看到的,还是熊俊康。

此时的熊俊康站在别墅门口,看到我后,朝我走了过来。

走到我的身边后,我眼睛扫视了这小子一眼。

怎么说呢。

气氛有些尴尬。

因为那天在欧小暖被田爷枪杀的时候,我也在场,我也看到了那一幕。

说真的,非常令人惋惜。

但是细想一下,欧小暖是因为听令于叶峰才被杀死的,并且还是在算计我的时候。

当然了,我做梦也完不了,我那天在北海边的废旧厂房里受到的屈辱。

按照这个逻辑,其实我应该非常恨欧小暖才对。

不过恨不恨的,反正欧小暖已经死了。

叹了一口气后,我对着熊俊康淡淡的笑了那么一下。

也是,见面不笑,还让我哭吗?

见到笑后,熊俊康说:来了,郑凯。

我冲着熊俊康点点头,之后恩了一声。

这个时候,熊俊康对着我说道:田爷和磊哥已经在别墅内等着你了。

听到这句话过后,我冲着熊俊康点了点头,我说道:行。

其实吧,我有点不明白,田爷杀了欧小暖,熊俊康又这么喜欢欧小暖,田爷将熊俊康留在身边,难道就不怕夜长梦多,熊俊康变成第二个叶峰吗?

这个想法想在我的脑海中就这样闪现了一下。

我缓回神后,对着熊俊康点点头,而后熊俊康侧了一下身子,我从熊俊康的身边给I走了过去。

走到了别墅的门前,我伸手推开了那扇别墅的大门。

这时候,我的头突然晕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