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我们周围的人变了,我们也变了/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将这句话说完,马晓天突然问我:刚刚那几个会不会是那个红毛打电话找来的你帮手?

听到这句话后,我猛然反应了过来。

反应过来后,我点点头。

因为在刚刚跟那个女人争执的时候,女人确实打电话叫过人!

见我点头,马晓天对着我说道:草。那还傻站在这里干嘛?赶紧的跑啊,万一被追上,那不就坏了?

听到马晓天的话,我也反应了过来。

这话,的确是这个样子。

顿时我和马晓天沿着公路就跑了一阵。

我们跑的方向正好是曾经我住公寓的方向。

说白了,也就是刚刚女房东下车的方向。

跑了大概有200米远,看到距离pub已经很远了,我和马晓天停了下来。

刚刚停下来后,我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深呼吸了两口气后,我说道:草。很久没锻炼,我这身体一跑起来,还有点吃不消。

听到这句话,马晓天斜视了我一眼我,顿时也是下期不接下气的!

马晓天看了我一眼后,对着我说道:是啊。

我说着这话,马晓天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轻轻的将那口气从嘴巴里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看到马晓天的头上多少已经有那么一些汗珠子了。

看着马晓天那样,我淡淡的笑了笑。

而后我指着马晓天的额头说道:你看你,那额头上的汗珠子。

说到这里,我的嘴唇动了一下。

听到了我说的,此时马晓天抬起了胳膊,然后擦了一下我额头上汗珠子。

不过,跑归跑,我还是特别纳闷,到底马晓天给那个王凯说了什么。

倒吸了那么一口气,我的喘息回复的稍微正常了一下吼后。

我的目光看向了马晓天。

这个时候。马晓天转头看向了我。

马晓天见我眼睛盯着他,于是非常好奇的问道:看什么呢?凯哥!

说着这话,马晓天抬起右手,然后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紧接着马晓天说道:我的脸……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听到马晓天的这话,我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对着他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对着马晓天回答道:没有。

我的话刚刚对着马晓天说完,马晓天的嘴里特别不爽的骂出了一句我靠。

骂完一句‘我靠’后,马晓天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然后对着我说:那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听到马晓天说这话。我特不爽的骂了句:去你大爷的,还以为老子看上你了?你好意思个毛啊?

说到这里,我动了动嘴唇。

我的话音刚落,马晓天突然间话锋一转,然后对着我说道:这天干物燥,月黑风高的,我长得又这么帅,万一你……

听到这话,唯有一句操他妈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我对着马晓天说道:喂,你可不可以少做梦了?

听到这话,马晓天嘿嘿一笑,然后说:万一呢?

我说:滚你丫的,没有万一。

我的话刚刚说完,马晓天的眉头皱了那么一下。眼睛眯了一下后,对着我说道:那你用那色迷迷的眼神看着我干嘛?

日了,瞬间我无力吐槽了。

我靠,居然说我的眼神色迷迷,真你丫的!

等马晓天将这句话说完,我顿时就无语了,我感觉有点太他妈扯淡了。

当然我也没有继续在这里贫下去的意思,眉头一皱之后,我对着马晓天说:我还是比较好奇,你究竟跟王凯说了什么?

我的话说到这里,目光自然而然的转向了马晓天。

我的目光注视着马晓天,等待着从马晓天嘴巴里吐出的答案。

马晓天说道:这个答案嘛,嘿嘿……

“我靠,究竟是什么?你到底说了什么?告诉你马晓天,我可是一个正牌的直男!你他妈脑子里想什么呢?草,还真不是一般的腐啊。”

我说着这话,眼睛扫了马晓天那么一眼。

马晓天冲着我呵呵一笑,眉头一皱之后,冲着我说道:哦,这样啊。

“我靠,你以为呢?”

我的话说完后,这时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行驶了来,从马路的对面。

汽车行驶来后,马晓天的眉头一皱,然后伸手拦车。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车子停下后,马晓天朝着不远处的路边走了去。

见马晓天朝着出租车走了去,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了。

我说:喂,你……余余见扛。

还没等我的话说完,马晓天转头对着我说道:凯哥,我突然想到了学校里还有一点事儿,不还意思,我先走了!

听到这话,我一愣、。

就在这个时候,马晓天又说道:对了,我看前面就是你住的公寓了,也别请我进去了,有空再去……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呵呵笑了一下。

日他,挺自觉的!

不过马晓天似乎是忘了,忘了我已经从曾经的那个出租房离开了。

当然我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这小子还没告诉我,我刚刚问出的问题!想到这一点,我又问道:喂,你还没有跟我说……

但是让我感到非常不爽的是,马晓天到最后还是没有告诉我,他究竟给那个王凯说了什么。

马晓天钻进了汽车后,车子就开走了。

看到马晓天坐车走了,我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我去,这是要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啊!

不过人都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沿着马路又走回了曾经的那个公寓小区门口。

转头我看向了那个小区门口,看着小区里的楼房,路灯,还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景物,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轻轻的叹了那么一口气后,我在嘴里自言自语了一句‘物是人非’。

而后,我将手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有时候,人就这样,越是对过去的东西,越是觉得珍重。

或许这就是一种感情,一种难以琢磨的情怀。

我们想之所怀念,是因为我们不想离开那个从前。

不过,时光是残酷的,无论我们多么想要恪守住曾经的一切,但是在时间的洪流中,就算是我们恪守的,也会慢慢的改变。

我们周围的人变了,我们也变了。

几年之后,我们重走自己的校园,或许会发现那座学校的长亭还在,操场还在,那颗刻着自己名字的树还在,但是那些匆匆经过我们人生的那些同学,已经离开了……他们匆匆的来过之后,又匆匆的离开了。

我们在成长,在得到,在改变,同样也在失去。

有时候,在夜深人静,或者独自一人的时候,我的大脑总是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时间不会停留,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人,即便是你再怎么极力挽留,他们也会走,并且最后还会音信全无。

我的目光从小区门口移动开后,我在心里静静的问了一句:小舞,在美国你还好吗?

自从那个白大褂医生跟我说我的脑袋里长了血块之后,我现在开始害怕听到周晴舞的声音了。

并不是因为不爱,或者说是不喜欢了,而是我怕自己照顾不了周晴舞一生一世。

每个人向往白头偕老的爱情,同样每个人也向往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其实我也不例外。

但是我心里清楚,我给不了周晴舞未来了。

因为我给不了周晴舞一个一生一世的承诺,感觉我的病会影响她一生一世,因此……

当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目的并不是只为了满足生理上的需要,而是想要保护她,让她在我的世界里安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不会无依无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