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切,装就是/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了冯瑞的话,我立马停了下来。

之后,我转身看向了冯瑞,我对着冯瑞说道:怎么了?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说道这里,我的目光看向了冯瑞。

在我看冯瑞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目光也在看着我。

这时,我们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下。

我和冯瑞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后,我张开嘴巴,冲着冯瑞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话说到这里,我看了冯瑞一眼。

此时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冯瑞用非常诚恳的目光注视着我。

看到冯瑞诚恳的目光,我感到有些疑惑。

这?

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冯瑞的眼神,以及他那诚恳的表情,弄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我的嘴角动了下,眼睛也特别诚恳的看着她。

而后我对着冯瑞说道:怎么回事儿?

我的话说完后,我用略带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当我把这句话问完后。冯瑞对着我说道:其实冯巧更喜欢的是你的照顾。

听到这话后,我的心一颤。

因为从冯瑞嘴巴里说出的这句话,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听到这话,除了感到惊讶,还有就是我的内心多了那么一丝愧疚。

我的嘴唇动了一下,然后对着冯瑞说道:行,我知道了!

其实。我心里非常明白,现在我无论怎么回答,都不是最好的!因为我的心里还挂念着一个。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时候真的不能走的太近,因为在不知不觉中,会形成一种依赖。

还有一种可能,这种依赖,也会慢慢的演变成爱。

对着冯瑞淡淡的说完那句话后,我就转了身子,并且朝着自己卧室门的方向走了去。

冯瑞这个时候对着我的背影喊道:郑凯,冯巧是真的喜欢你。

随着冯瑞的话。我推卧室的门走了进去了。

推开卧室门走进了卧室后,我随手又将门给关上了。

其实冯瑞的话,对于我的内心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触碰的,特别是冯瑞说的那句“冯巧真的喜欢你”。

但是喜欢又怎么样呢?

我和冯巧之间,终归会有一天,一刀两断。

关上门后,我站在门前没动。

应该说不仅没有动,而且我的被依靠在了卧室的门上。

此刻的自己,除了感觉有一些迷茫外。还有一些不知所错。

等我冷静下来后,我才直起腰,然后朝着卧室的那张床走了去。

走到了床边后,我就像是一颗被从中间截断的大树一样,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后,我的眼睛眨了下,而后我的目光注视着天花板。‘

我看着天花板,眼睛一动也不动。

然而突然一个想法闪过了我的脑海中。

对啊,我要尽快告诉郑磊,叶峰在寻找他的下落。

脑海中产生了这个想法之后,我立马缓回神来。

之后,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然后将电话给郑磊打了过去。

将电话拨打过去后,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坐在床沿上。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没过多久的时间,那话那端接通了,并且还传来了我哥郑磊的声音!

听到郑磊的声音后,我喊了一句‘哥’。

冲着郑磊喊完了一句哥后,郑磊在电话那端应了一声。

而后电话那端的郑磊说道:有什么事儿吗?郑凯。

在电话里,我让郑磊小心一点,尽量的少露面。

听到我的话后,郑磊用特别不解的语气问道:发生什么了郑凯?

郑磊的话说完,我就把今天在学校ktv经历的事情告诉了郑磊。

我在电话这头说,郑磊在电话那头听。

将事情的原委统统的跟郑磊说完后,我叹了一口气,对着郑磊说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要多加小心。

听到我说的话后,电话那头的郑磊哦了一声。

能够从郑磊的声音中,我听到了他的一种若有所思。

电话那端的郑磊冷笑了一声后,用非常气愤的语气说道:妈的叶峰,这小子是想要赶尽杀绝啊!

听到郑磊说的,我也骂了句脏话。

之后,我对着郑磊说道:叶峰现在也可以说是海州的大哥大了,一般人撼动不了他。

听到了我的话后,电话那端的郑磊说:那小子在让他狂几天,我会弄死他的!

等郑磊把话说完,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道:但愿吧。

其实,关于杀掉了叶峰,现在我感觉越来越渺茫了。

我甚至感觉不到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那端的郑磊话锋一转,然后问我:叶峰要是对美国那个叫小舞的姑娘下手,你怎么办?

听到这话后,我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就像是喷涌的火山一样,一下就喷涌了起来。

我对着郑磊说道:如果那孙子敢动一下小舞,我就算是不要命,我也要干死他!

听到了我的话后,郑磊在电话那端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郑磊的喉咙里发出了‘哎’的一声叹息。

郑磊一声叹息后对着我说道:你小子,做什么事情儿,还是要冷静一下,为了一个女的,搭上一条命,真的不值得。

听到郑磊的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我在电话这端停顿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好了,就这样吧,我就是想要打电话跟你说一声,小心叶峰。

我的话说出口后,电话那端的郑磊回应了我一声!

而后郑磊说道:我知道了,我做事儿一定会小心一点的。

听到了郑磊的回答,我赶忙嗯了两声。

这个时候,郑磊的话锋突然那么一转,然后说道:你小子也要注意安全。

我回答道:一定。

挂掉电话后,我的脑袋突然疼了一下。

顿时我的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头疼的厉害!

我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余亩医弟。

其实能够睁开眼睛,活过来,这对于我而言,已经算是一种幸运了!

昨天晚上我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床上呢!

回忆一下,我只记得眼前突然黑了一下。

我坐在床上,用手抚摸着我自己的额头。

其实我也纠结,我到底要不要做这个手术?

我已经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病情越来越重。

我现在非常害怕死亡。

我是真的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我还想跟小舞在一起,我还想等小舞三年,等小舞在我的耳边说上一句‘我爱你’。

但是就像是医生说的那样,我脑子中的那个血块,如果被拿掉,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并且变成植物人的概率的非常大。

面对这个手术,我一直在脑海中就接着。

这两种想法在我的脑海中纠结了一段时间后,我又躺在了床上。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不去管了,也不去想了,最后我怎么样,那就看我的命,看我自己的造化吧!

将这种纠结从我的大脑中强行删除之后,我将手伸进口袋,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打开手机屏幕,看到了手机上的时间后,我立马又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靠,这……

不行,上课要迟到了。

虽然我一直感觉上课没有什么卵用,但是处于对学校的尊重,以及对家人的负责,我还是按照学校规定的时间,该上课的上课,该下课的下课!

匆忙走进洗手间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后,我换上运动鞋,马不停蹄的冲下了楼。

在小区外面,我买了点早餐,提着早餐就挤上了公交。

到了学校后,我发现时间还来得及,于是下了公交也没火急火燎的冲着教学楼飞奔。

不久后,我就到了教学楼。

上了三楼后,我发现平时上课的房间门关着。

看到这一幕,我看着那扇门特别不爽的骂了一句我靠。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之后将电话给班长打了去。

电话接通后,我对着班长说道:在哪个教室上课呢?怎么换了教室不跟我说一声?

我的话刚刚说完,电话那头的班长顿时蒙逼了!

班长用非常疑惑的语气说道:你什么意思?

听到班长说的,我又将话给班长在那里重复了一遍。

等我把话说完后,电话那头的班长呵呵笑了起来。

班长笑完之后,在电话的另一端对着我说道:小子,你挺热爱学习啊!

听到这话,我顿时木讷了。

我非常惊讶的啊了声,我说道:这,什么意思啊?

最后班长在电话里对我说:今天周三,下午才有课。

听到这句话,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等班长把这话说完,我特别气愤的骂道:草!

就在此时,电话那端的班长对着我说道:喂,还有什么事儿吗?如果没了,那挂电话呢?我再睡一会儿。

听到了班长的话后,我噢了一声,然后对着班长说:行,睡你的回笼觉吧。

我的话说完,电话点头的班长就把电话给挂了。

之后,我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攥着课本。

我抬起左手,拿着左手上的课本,朝着关着的阶梯教室门砸了下。

与此同时,我的嘴里也是非常不爽的吐出了一句我靠。

拎着课本,沿着楼梯下了楼后,我站在学校一楼前的广场上,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去何从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昨天晚上叶峰在跟我对话的时候,郭涛插嘴说的那句话!

郭涛说:他要凭借着ktv,在海州大学建立自己的势力,并且要成为最牛逼的一股势力。

不仅如此,郭涛还对我说,我校园黑手党的人已经有很多投靠了他。

妈的,这事儿马晓天怎么没有跟我提起呢?

想到这里,我又把电话给马晓天打了过去。

其实我就是想要问一下马晓天,这郭涛说的到底对不对。

电话打过去后,我对着马晓天说道:马晓天,你现在在哪?

听到这话,马晓天在电话那头打了一个哈欠。

马晓天说道:你说我这个点在哪里?

听到这哈欠声音,我一下就想到了。

草,这小子是还在睡觉呢?

我说:都几点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了,还睡?

听到我的话后,电话那头的马晓天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们宿舍这边不朝阳,看不到太阳……

听到这话,我情不自禁的就说了一句卧槽。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牛逼!

马晓天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这时,我对着马晓天说道:草,你也别跟我贫嘴了,出来一趟吧,我有事儿要问你!

马晓天说:是不是要问那天我在pub里对着那个经理说了什么?

听到这话,我说道:草,你不说这事儿,我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

马晓天说:切,装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