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神秘信封/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心里特别清楚,郑磊是不能暴露自己身份的。

毕竟这小子曾经杀过人,在警察那里也是有犯罪记录的。

现在这小子给别人暴露了身份,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想到这里,我的眉头不知不觉的就那样皱了起来。

我看着眼前的聂风,然后特别不自然的笑了下。

我怎么感觉郑磊在玩火呢。

当然了,我心里清楚,或许只有这种方法才能不费劲吧。

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感觉蛮惊讶和震撼的,难道郑磊是真的不怕警察了吗?

这些想法,在我的脑海中就这样一闪而过。

就这样,想法一闪而过后,我抬头,目光看向了聂风。

其实我想提醒聂风别对外透露关于郑磊的消息。

但是这话我并没有说出口。

因为我感觉之所以郑磊能够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本色ktv这件事儿,我想就一定注意到了这一点。

我在这里对着聂风说,反而显得有些low!

看了一眼聂风,我点点头,对着他又笑了笑。

而后我对着聂风说道:那,那郑磊呢?

听到我的话后。聂风跟我说:磊哥先去过去李哥呆的房间等他。

聂风把话刚刚说完,我回应了一声‘哦’。

按照聂风的提醒,我跟聂风道别后,我就去了曾经‘李哥’办公地房间去了。

当然我心里也清楚,这个房间,李哥死后,就被叶峰给占为己有了。

走到那个房间门口,我发现门开着。

推开门后,我走进了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的布置,应该说还是老样子,没怎么变。

关上门,我从门口。然后朝着在房间中央那张大桌子走了去。

我的双手掏在口袋里,走到那一张桌子前,目光在那张暗红色的桌子上扫视了那么一眼。

我的眼睛扫视了那张桌子之后,我叹了一口气,绕过桌子,然后将双手从口袋那里掏了出来,然后坐到了那张椅子上。

坐在椅子上后,我双手拍了一下椅子上的两个扶手,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而后我自言自语道:都为了坐到这把椅子上,哎,这就那样,还没沙发上舒服。

就在这时。我的眼睛不经意的瞄了一下桌子上的一个抽屉。

那个抽屉是被打开的,我斜着看了一眼后,然后转动了一下椅子,将身体转向了那个抽屉。

看了一眼那个抽屉后,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信封。

这时候,我想到了曾经王子含对我说的话:李哥人头被送到ktv的时候,有一张纸条。

并且王子含还跟我说,那张纸条被叶峰给拿走了。

想到这里,我的大脑突然又想到了曾经接的电话来。

那个陌生的声音……

想到这里,我赶忙将手伸向了那半开的抽屉。

从抽屉里我拿起了那个信封来。

虽然我清楚的记得王子含说,那是一张纸,而不是一个信封。

但是也有可能,王子含一时紧张,看走眼了呢?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叶峰把那张纸条装到了信封里呢!

其实,真正让想起有这么一档子事儿的原因,是因为刚刚在不经意间的时候,我的目光看到了信封上的鲜血。

我从抽屉里将那个染着暗红色鲜血的信封从抽屉里拿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拿着这个信奉后,我胸腔的心脏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并且还是没有节奏,跳的非常乱。

而就在我准备打开信封的时候,我听到门口传来了声音。

而就在这时,我看到门被推开了。

见门被推开后,我一时激动手里信封,一下塞进了口袋里,并且从那张椅子上站了起来。

等我从那张椅子上站起来后,我的目光看向了门口。

我见推门进来的那人是郑磊。

见到是郑磊,我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郑磊的目光投向了我,并且对着我笑了那么下。

郑磊冲着我笑了笑后。对着我说道:怎么了?看你这么紧张、。

听到这话后,我对着郑磊摇晃了下脑袋,然后对着郑磊说道:没,没什么。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郑磊就冲着我呵呵笑了声。

郑磊说道:哦,来。咱们去唱歌……

唱歌?!

听到郑磊的话,其实我还是蛮惊讶的。

我的眉头那么一皱,然后说:唱歌啊,唱什么歌……

当然了,当我说完这话,郑磊当时就木了。

郑磊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看着我。

郑磊说道:你怎么了郑凯,唱歌啊,k歌。

其实我心里特别明白郑磊话的意思,但是莫名的自己脑袋短路了,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时,我用手摸了下自己的口袋。

因为我还不知道信封里面的内容,因此有些紧张。

当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隐瞒这封信的存在。

当我缓回神后,我的对着郑磊呵呵一笑,然后说:不好意思哥,刚刚激动了。

听到我的话后,郑磊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郑磊对着我说:激动什么?看你那样,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对于郑磊说的这话。我也只是轻轻的叹了那么一口气。

而后在郑磊的带领下,我们到了三楼,然后在一个包房里唱起了歌。

在沿着楼梯上楼的时候,我对着郑磊说:哥,其实我挺佩服你的,感觉你真的是太牛逼了。

说到这里,我冲着郑磊笑了那么下。

听到我的话后,郑磊的眉头一皱,然后说:佩服什么佩服,这些事情不算什么。

第二天醒来,我的头晕晕沉沉。

我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光了。

看到我钻在被窝里。身上的衣服都没了,顿时蒙逼了!

我靠、这……?

等我缓回神后,我转头看向了身边。

我看到有一个女的还躺在床上。

妈的,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时候,我赶忙翻身,然后推醒了那个躺在我左边的女人。

等那个女人醒来,我对着女人说道:喂,你谁啊?

可能是女人醒了但是还没有缓回神来。

女人看了我一眼,而后在我的面前打了一个哈欠后,皱起了眉头。

女人皱起眉头,眼睛看了我那么一下,嘴里懒洋洋的吐出了句:早啊。

说完这话,女人倒头就又想要在床上睡觉。

我擦,这……这什么情况?

这弄的我有些蒙逼了。

见女人还想倒头就睡,我立马又推了一下那个女的。

那个女的依旧懒洋洋的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说完这话,女人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用手捂了下自己的嘴巴。

其实我特别奇怪自己是怎么飞到了这张床上的。

我也已经忘了,我和这个女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时间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我又问了女人这么一句。

就是问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床上还有她?

当我讲话说出,原本还在昏昏欲睡的女人,一下就却清醒了过来。

女人清醒过来后,对着我说:喂,帅哥,你逗我呢吧?昨天晚上把我折腾这么厉害。弄的我I腰酸背疼的,嘴里还有一股子你那里的味道,你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这,这也太没有良心了吧?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生活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跟郑磊进了ktv后的事情,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但是在我的印象里,我喝了不少酒。

其他的,一切空白了。

记忆就像是被橡皮擦擦过了似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没错,口袋里那个信封。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

我靠。我的衣服呢?

我的眼睛又朝着周围扫视了下,除了看到我的一个黑色内衣外,其他的衣服都没有了。

看到衣服没了,我整个人弄的有些生气。

之后,我转头就冲着那人说:喂,你见我的衣服来吗?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女人说道:在洗澡的地方。

女人可能是看到了我有些生气,脸色不好,在我的面前,一下变得乖顺了起来。

听到女人的提示后,我赶忙从床上站了起来。

从床上站起来后,我就奔着浴室的方向走了去。

进了浴室之后。我看到了自己的衣服。

因为我记得那封信是放在了我的裤子口袋里,我赶忙从拿起自己的裤子,然后从口袋里掏那封信。

不过还好,那封信还在我的口袋里。

这时候,我赶忙拆开了那个信封。

而那个信封里只有一张白纸,那白纸上写着:信我拿走了,呵呵!记得,我是要跟你做交易的!

看到这纸张上的这段文字,我整个人都蒙了。

我去,这……?

一时间,我是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会这样?

这时候我扔掉手里的裤子,然后朝着那个女人走了去。

见我急匆匆的从浴室里走出来。女人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惊讶。

我走到床前,对着女人说道:除了你,谁进过浴室?

听到了我的话后,女人顿时一脸蒙逼。

顺带着特别惊讶的冲着我‘啊’了那么一声。

而后女人说道:你这,什么意思?

我说道:谁动了我的裤子?

女人的脸上依旧是一副特别疑惑的样子。

当我把话说完,女人对着我说:没人动你的裤子吧。昨天晚上进了浴室后,是你自己脱掉的。

听到女人这话,一时间,我变得更加郁闷了。

此刻我也不知道应该烁什么好,反正我的大脑是一片乱。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问那个女的。

就是问她。在我遇到她之前,我有没有跟其他人在一起。

女人摇摇头,然后对着我说道:我不知道,再说了,我貌似不用知道这个吧?

被女人这么一说,我心里那叫一个又急又恨啊。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就在这时候,那个女人开始在床上找自己的衣服,然后穿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里响了起来。

听到了手机铃声,我又慢慢悠悠的重新走回了浴室。

从口袋里拿出电话后,我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看到是一个陌生电话后,我马上接起了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郑磊吗?

听到这话,我立马反应过来,然后说道:是我,你是?

那个人说:你脑袋里的血块还准备拿么?我还真没见过那你这样的,还真有不怕死的啊。

男人这样一说,我立马就在脑子里想到了这声音。

原来是医院的那白大褂医生啊。

那个医生说完这话,我对着医生说道:我拿出这个血块来,后果会怎么样?

医生说道:这个不好保证,你头部的血块、非常零碎,手术难度有些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