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恐怖的存在——陌生人/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电话里那个白大褂医生对我说的话。

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哎呦,我去你的!

不过白大褂女生说的这话我倒是挺认同的,毕竟医生不是神仙。

我对着电话那头的医生说道:如果我要是不手术呢?

电话那头的白大褂男医生听到我的话后,用特别惊讶,而又特别不解的语气对着我问道:为什么?

一句简简单单的‘为什么’这三个字,我听到的是医生一份疑惑。

估计听到我的话,那医生也有点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听到医生的话,我的心态还是挺平淡的。

我在电话里对着那个医生笑了那么下,然后对着那个医生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原因,就是觉得现在我的事儿还没有忙完。

我的话刚刚说完,医生说道:什么事儿啊?到底有什么事情能够比你的生命还重要?

说完这话。医生停顿了下。

不过也就停顿了两秒钟的时间。

两秒钟后,电话那头的医生又对着我说道:再说了,有什么事情,难道不能等你手术完了吗?

电话那端的医生把话说完后。我也是呵呵一笑。

我对着那医生说道:其实,我真的是怕,怕就跟你说的那样,手术完了自己失忆了。或者说,等自己手术完了,自己变成了植物人,一辈子躺在那一张床上。其实,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些犹豫。

我的话刚刚说完,医生说道:郑凯从医院离开到现在,你的眼睛黑了几次?

我说:有那么四五次。

我对着电话那头的医生把这话说完。医生在电话那端重复了‘四五次’这三个字,然后对着我说道:告诉你郑凯,四五次还算是轻的,告诉你如果你还不快赶紧的做手术,以后还会更多次,说不定在某一次中,你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听到了医生的话,说真的,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激动。

与其说是激动,还不如说是怕,而且还是一种惧怕。

轻咬了一下嘴唇,我的心里的决定,开始动摇了。

医生的话就像是一阵大风,在撼动着我的内心。

就在此时,电话那头的医生对着我又说道: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我本着良心给你打的,其实我也可以不给你打,原本我就不是你的谁,不过如果不打这个电话,我的良心会谴责我。同时我的内心也会感觉到不安。

在电话里,那个白大褂医生对着我说完这话后,停顿了下。

而后那个医生的话锋那么一转,然后对着我说道:当然了。我给你打电话,我的心意已经到了,这份心意你领还是不领,这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说是吧?你来我欢迎,你不来,我也那你没办法,毕竟这命是你的,要死要活,还是你自己说了算。

当我听到医生在电话里对着我说完这些话后,其实我心里还是感觉蛮感激的。

最起码,我感觉这个医生的这一番话。不卑不亢,特别走心。

我轻轻的叹了那么一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子的语气看来说这件事儿了。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无论是谁,都想更加持久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有时候,很多都是迫不得已。

就在我正在心里纠结要跟医生怎么说,或者说以一种什么样子的口气说的时候。

电话那头的医生说道:我劝你,你还是来医院做一下检查。再拍个片子,我看一下,你头部血块的情况。

听到电话那头医生的话,我在电话这头不由得点了点头。

点点头后,我在电话这一端对着电话那头另一端的医生说:行,我有机会会去的。

我的话刚刚说完,那个医生又说:今天来吧,别拖延了。

因为想要今天我还有事儿要做。我对着医生说:这,今天我还有事儿,如果我感觉特别不适应了,那我就去。

我的话刚刚说完,电话那头的医生说道:随便你吧,反正我已经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

医生把这话说完后,对着我说道:不过你要长点脑子,如果说你不来医院。你只能是死路一条,小子,脑袋里长了血块,这可不是小事儿。不是感冒发烧,应付应付就过去了。

听到医生在电话里说这话,我说道:行,医生,我知道了。

挂掉了医生的电话,我在手里紧紧的攥了攥手机。

转身,穿上衣服后,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从浴室里走出来后。我看到那个女生也把衣服给穿上了。

这时,我想到信封的事儿。

见女生想要走,我连忙喊住了她。

“喂,你等一下”

听到了我的话后。原本已经提上自己的包包,准备往外走的女人停了下来。

女人听到我的喊声停下来后,转身,目光看向我。

“什么事儿。你还有什么事儿?”

听到女人的回答,我对着女人说道:你……

嘴巴里刚刚吐出了一个‘你’字,我停顿了下。

并且在停顿的时候,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带着一片暗红色血迹的信封。

我对着女人说道:你究竟有没有见到有人动过这个信封没?

我的话刚刚说完,那个女人冲着我摇摇头,然后说道:没有。

说完这话,那个女的摒住呼吸,而后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女人叹了一口气后。对着我又说道: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我摇摇头,然后说道:没什么,你走吧。

说完这话,我特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等女人离开后,我自己坐在了床上。

而后我双手抱头,稍微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其实我在心里想这件事儿。

因为我感觉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甚至我感觉到了恐怖,因为从信封这件事儿上。我感觉到了那个陌生人的可怕、恐怖,甚至是惊悚。

如果这个封信是在我在李哥的房间拿到之前被换的,这不算什么,可怕的是。要是在我拿到这封信,在喝酒的过程中被换的,那真的想一下就挺恐怖的。

有那么一个人,他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呢,我们谁都没有觉察到。

想到这里,我感觉如果不把这个人给挖出了。那么将会有更恐怖的事情发生。

甚至我疑惑,难道真的是我喝酒喝多了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吗?是不是还有什么原因,比如说那个人的存在,那个人在我们喝的酒水里面下了什么东西?

我感觉那个陌生人,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但是我们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幽灵是谁。

正在我思考这件事儿的时候,我的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一声。

我清楚,这是一条短信。

我赶忙将手机举起,然后摆在面前。

我看到这信息是那个陌生人发来的。

这条信息上写着的内容是:别猜我是谁,因为我是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看到这短信,我心里那叫一个不服气。

我个日啊!

这他妈的是跟我玩心理战呢!

虽然还是觉得这个陌生人挺可怕的,但是我还是决心把他找出来。

因为我心里清楚的很,这个陌生人的存在,就像是我们身边有了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和郑磊在立足海州这件事儿上所付出的一切,都会被一个莫名的人给一劳永逸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还是挺在意这件事儿的。

这时候,我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些人,但是没有证据,我说个屁啊。

叹了一口气后,我拿起手机,然后给这个人回复了句:别屌能,早晚揪出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