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兄弟齐聚/鬼医毒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继续道:“三国联战来势汹汹,举国惶恐,我们没有丝毫准备,也不可能准备周全,当初爵彦伸出援手,大家可是没有一人反对的。

而最后三江连战,船只船手几乎全部由爵彦所出,若无爵彦帮助,最后一战我们不可能胜出。如今借了他人之力取胜,却忘恩负义,连当初的协议条约都忘了,必被天下人不齿,我天启日后如何服众?如何取信于天下百姓?”

“……”

大家依旧大气不敢喘一下。

皇帝继续道:“今日胜战,朕几个皇儿皆功不可没,朕心甚慰,那些所谓的狼子野心、所谓的阴谋论就莫要摆到台面上说了,身为大国,便拿出大国的气量来!”

“皇上圣明!”

于是,这一争论战,就在皇帝的言论中平息。

最后爵彦跟天启的谈判中,爵彦要了八座临近的城池,余下一座则因为天启诚信,再加上与天启相邻,送给了天启作为友好邦交的赠礼。

对于这样的结果,慕轻歌和容珏,都还是满意的。

而当初权臣的反对,还有皇帝亲自平息之事,两人也略有耳闻。

慕轻歌冷笑道:“幸亏父皇理智,那些臣子真是说得轻巧,这一次战事,若非有爵彦帮忙,我们根本不可能取胜。”

没错,当初战事开始,爵彦向天启伸出援手之事,还有谈的条件,都是慕轻歌和容珏给予的建议,这自然是有两人的私心在。

但,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天启对其余三国地界并不熟悉,开战起来十分麻烦,若非爵彦提供各种地理图,各种地势分析图,他们迎战会引来许多麻烦。

还有,三江之战,船只物资,水手人员等,几乎全部由爵彦提供,少了爵彦,他们不可能应付得了三江之战。

而如果三江之战输了,天启将沦陷一半,或许,天启真的有可能被毁于一旦。

所谓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没有爵彦相助,天启不可能还是一个完整的,国富民康的一个帝国!

“莫要在意那些人的言论。”

容珏淡淡道:“我们问心无愧便好。”

“嗯。”

慕轻歌点头,想起皇帝的话,她抬眸看了一眼容珏,“王爷,你说父皇会不会……猜到了我们的心思?”

容珏轻轻的嗯了一声。

慕轻歌一怔,“那……”

“他理解的。”

慕轻歌彻底怔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莫要想这些了。”容珏在她脸蛋轻吻一下,勾唇道:“这么久了,想湛儿和琰儿了么?”

“嗯。”

本来就六年未见,如今相见时日不多又分开,怎么可能不想。

“剩下的事情也不多了,你去爵彦陪他们,我这边处理完事情就去找你们。”

“可以么?”

容珏肯定道:“可以。”

慕轻歌还是有些担心,“之前朝堂上出了这样的言论,如今我们不回国,还率先去爵彦,会不会不太好?”

容珏安抚她:“没关系的,你若是担心,我们便保密着过去。”

“好。”

在去爵彦之前,倒是跟容珏的几兄弟先见了一面,大家庆祝了一番。

容晟容放两人这些年越发成熟了,这一次战争,他们也出了不少力,而且因为一直配合着慕轻歌他们的步伐,所以脸上都有些疲态。

不过,两行高兴的笑容,却是无法掩饰的。

两人举着酒杯,笑吟吟的跟慕轻歌和容珏道:“这一次战役,多亏了四弟和四弟媳了,不然我们真的更有可能成为亡国奴,成为阶下囚了。”

话罢,举起酒杯,深深道:“我们敬你们一杯。”

说时,两人率先仰首喝了一杯。

容珏淡淡的看着,并没吱声。

慕轻歌忙道:“两位皇兄太过客气了,保家卫国不是应该的么?”

“是应该的。”

容晟容放两人笑了,看向慕轻歌的眼底全是赞赏,“不过,论起这战事计谋,还有随机应变的实力,我们科室远远不及四弟媳你,战事这么久,你所做的决定就没有错误过,我们折服。”

慕轻歌被赞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容晟容放倒也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他们想起什么,静默了一下,对容珏道:“我听说,父皇这些日子,好像身体变差了。”

容珏抿唇,脸庞有些紧绷,“哪来的消息?”

容晟一笑,轻叹一声:“我母后,让我准备一下,跟你好好争一争。”声音说得很轻,笑容里却全是无奈和苦涩。

慕轻歌在旁边看着,却不知如何插嘴,对于皇权的继承,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因为皇帝还年轻,也就四十来岁,依旧俊朗挺拔,没想到……

她有些担心,“父皇到底何病症?”

容晟深深的睇她一眼,“心病,孝懿皇后走了,父皇能撑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

慕轻歌心尖颤动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心底冰冰凉凉的。

容放则一直不插嘴,眼底疲惫更重。

容珏静默了片刻,淡淡道:“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也就是说,皇权谁都不必去争,该是如何就是如何。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有一个定论的。

“也对。”

容晟点点头,又笑了一下,问:“什么时候回皇城?”

容珏:“待这边情况整饬完毕吧。”

慕轻歌则道:“我先去爵彦看看两个孩子。”

容晟颔首,关心道:“是应该的,两个孩子还小,你们二人都不在身边,确实让人担心。”

“嗯。”

慕轻歌点头,问他们:“你们呢?”

容晟笑道:“颖儿一直追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这边情况整饬也花不了多少天,我们会尽快赶回去,你们如果都要去爵彦,那我们便不等你们了。”

慕轻歌听他提起容颖,好奇道:“就只有他一人没来,他没闹么?”

“闹又能怎样,这么小,难道还让他一起来么?”

“也对。”

容晟笑道:“不过四弟媳,他倒是老是问起你,对你比一起更是佩服了,回去之后,你估计得要被他围着团团转了。”

慕轻歌想象一下,觉得容晟说得并不夸张,不禁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