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束手无策/神医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小白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苗凤儿请来了,陈华感到分外的震惊。毕竟,苗凤儿的身份摆在那里,一般人可请不动她。

“凤儿姑娘,好多年没见了。”看到苗凤儿,陈华赶紧跟她打着招呼。像苗凤儿这类奇人异士,即便是军方,也是要刻意巴结的。毕竟,很多事情,普通人是处理不了的。

“陈叔叔,您老看着可越来越年轻了。”苗凤儿也是毫无架子的跟陈华打着招呼。

两人寒暄了几句,就直奔赵八两的病房。

苗凤儿他们进来的时候,赵八两正在睡觉。身体里的那只蜈蚣刚刚消停了一会儿,赵八两就赶紧趁着这个机会睡觉。要不然,一会儿指不定这蜈蚣还要怎么折腾他呢!

几个人走进来的脚步声,惊动了赵八两。

看到赵八两醒了,小白赶紧跑了过去,“八两哥哥,你感觉怎么样?我帮你找了个能治好你的人回来,你肯定会没事的。”

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小白的脑袋,赵八两说道:“谢谢你。”

“让我来看看吧?”苗凤儿看了赵八两一会儿,然后突然开口说道。

“这位是?”看向苗凤儿,赵八两忍不住问道。这苗凤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让人感觉很不真实。

“苗凤儿,苗蛊传人。跟南洋的降头师属于一脉相传。”小白赶紧解释道。

“我们跟降头师可不一样,我们更多的是偏向巫医,以治病救人为主。”苗凤儿赶紧说道,然后走到了赵八两的身边,弯下腰,苗凤儿说道:“麻烦把上衣脱了。”

“好,得罪了。”赵八两说着,将自己的病号服脱掉了。

等到赵八两的上衣脱掉,苗凤儿就轻轻的将手放在了赵八两的胸前。很快,原本消停了蜈蚣开始在赵八两的身体里上蹿下跳,赵八两疼的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干什么!”看到赵八两那痛苦的样子,小白马上就动了怒。要不是觉得苗凤儿能治好赵八两,这会儿小白早就对苗凤儿动手了。

“我就是查看了一下他体内的蛊虫。”苗凤儿的手一拿开,赵八两身体里的那只蜈蚣就消停了。

后退了几步,苗凤儿说道:“我试图用自己的本命蛊将这只蜈蚣引出来,但是……这只施法的降头师,似乎半路出家,修炼方法也不对,我暂时无法将这只蜈蚣引出来。”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小白看向苗凤儿,问道。如果真的没有办法,那就真的只能去求那个巴颂了。

“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我想见见那个降头师。”苗凤儿看向小白,说道。

“没问题。”小白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看向了陈华。

现在救赵八两要紧,陈华自然不会在这个事情上为难人。所以,很是爽快的答应让苗凤儿去见那个降头师了。

“不过,那个降头师比较危险,凤儿你……”陈华想提醒苗凤儿注意安全,但是苗凤儿只是笑了一下,说道:“陈叔叔,放心吧,我没事的。”说着,苗凤儿跟着小白朝着外面走去。

小白和苗凤儿走进关押巴颂的审问室时,巴颂的右胳膊已经全部变成了白骨。此时,巴颂连哀嚎的声音都没有了,看着自己胳膊上的肉一点点的腐烂掉,这种感官上的刺激,换做任何人,都会崩溃的。

“别想我救你朋友,我要让他给我陪葬。”看向小白,巴颂恶毒的笑了。巴颂知道,自己肯定活不成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要救赵八两呢?临死前,拉个人陪葬,不是更好吗?

“想死的痛快些的话,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看向巴颂,小白说道:“信不信,我让你比现在还要痛苦一万倍!”

“是吗?好啊。”巴颂突然狂笑了起来,“反正我死了,你的朋友也活不成。那只蛊虫,是我用鲜血养大的,一旦我死了,它就会发狂,到时候,你的朋友绝对比我痛苦一万倍!”说完,巴颂笑的更嚣张了。

“找死!”小白一把抓住巴颂另一只完好无损的胳膊,直接给拧碎了。这个时候的巴颂,已经麻木了,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拦住愤怒的小白,苗凤儿说道:“让我跟他说两句。”

松开手,小白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眼前的苗凤儿,巴颂盯着苗凤儿傲人的上围,说道:“不错,不错,比那个小丫头有味道。你要是愿意陪我睡一晚上,我可以考虑救那个小子!”

“你是属于哪一支?”苗凤儿直接无视了巴颂的话,开口问道。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巴颂又不傻,自然不会将这些信息告诉苗凤儿。看向苗凤儿,巴颂问道:“你是白衣降头师?嗯,不像!”

“我是苗蛊传人。”看向巴颂,苗凤儿说道:“你不过学了几招三脚猫的功夫,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苗凤儿说着,冷哼一声,顿时,巴颂就再次惨叫了起来。

“你……你的本命蛊是什么,为什么能够压制我的蛊虫?”巴颂看向苗凤儿,震惊的问道。巴颂的体内也有一只蜈蚣,并且是母的。而赵八两体内的那只蜈蚣,则是公的。这两只蜈蚣是一对。

巴颂就是用这只蜈蚣,控制着赵八两体内的那只蜈蚣。而且,巴颂体内的这只蜈蚣,同样属于巴颂的本命蛊,是以,一旦受到苗凤儿的压制,这只本命蛊就开始变得不受控制。

“你应该不是纯正的南洋降头师,因为你体内有本命蛊。而且,你用的一公一母两只蛊虫。这更像是我们苗疆的做法。”看向巴颂,苗凤儿说道:“用的是我苗疆的做法,那就好破解的多了。”

“你以为真的那么好破解吗?那你们就去试试啊。”巴颂说着,就开始拼命虐待自己体内的母蜈蚣。而跟母蜈蚣有着极强联系的公蜈蚣,因为感受到了母蜈蚣的痛苦,会变的异常狂躁。这个时候,赵八两自然是痛苦不堪。

“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外响起了敲门声,周欣走了进来,说道:“八两体内的那只蜈蚣不知道怎么回事,变的异常狂躁,八两已经痛的晕过去了。”

“王八蛋。”小白彻底怒了,不用问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巴颂干的。

只是,这个时候,无论对巴颂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巴颂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自然不会被身体的疼痛所屈服。

“住手,你不能杀了他。”看到小白要对巴颂痛下杀手,苗凤儿赶紧说道:“一旦巴颂死了,他的本命蛊也会死去。而赵八两体内的那只公蜈蚣会做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那怎么办?巴颂现在根本不会停下来。”看向苗凤儿,小白焦急的说道。

“交给我。”苗凤儿说着,直接催动了自己的本命蛊。在苗凤儿本命蛊的压制下,巴颂体内的那只蜈蚣总算是消停了。但是,这种压制持续不了多久,而且极其消耗体力。

看到苗凤儿暂时压制住了巴颂体内的本命蛊,小白赶紧跑回了赵八两的病房,此时赵八两已经脸色苍白,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由此可以看出,赵八两到底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八两哥哥,你怎么样了?”死死抓着赵八两的手,小白问道。

轻轻的摇了摇头,赵八两虚弱的说道:“我没事的。如果我有什么不测,桂兰和周婷就拜托你了。”

“八两哥哥,你不会有事的。”小白死死抱着赵八两,说道。

“好了,让八两休息一会儿吧。”酒井美黛子在小白身边,小声的说道。现在那只蜈蚣总算是消停了,趁着这个时间,得让赵八两好好休息的。

擦了擦眼泪,小白说道:“八两哥哥,你好好休息吧,小白……小白去给你弄点儿吃的。”

“好,我要吃肉。”赵八两冲着小白,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好。”小白说着,朝着外面走去。而酒井美黛子,则留下来陪着赵八两。

站在门外的周欣,看着病房里的赵八两,别提多揪心了,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

此时,审讯室里,苗凤儿虽然用自己的本命蛊压制着巴颂体内的那只蜈蚣,但是巴颂也在拼命的试图再次控制自己的本命蛊。而这只蜈蚣,跟巴颂要亲密的多,是以苗凤儿压制起来,难度很大。

“别白费力气了,谁都救不了那个小子。”巴颂嚣张的说道:“我说过,我会拉那个小子给我陪葬的,谁都别想救他!”

“是吗?那我倒是要试一试。”巴颂的话,也激起了苗凤儿的好胜之心。她在努力想着破解的办法。

在苗凤儿压制住巴颂体内蛊虫的这一个小时里,赵八两总算是睡了个安稳觉。只是,苗凤儿那边也快要压制不住了。毕竟,这种事情,是非常费精力的。

“你们说,直接开刀将虫子抓出来,行吗?”实在想不出办法的周欣,提出了这个办法。

看了周欣一眼,小白说道:“蛊虫要是这么好对付,那还要请苗凤儿干啥?”

“不行就不行呗,你至于吗?”周欣不满的看了小白一眼,有些生气的说道。

“小白姑娘,苗凤儿姑娘请你过去一趟。”就在赵八两的病房里火药味十足的时候,一个士兵跑过来,对小白说道。

听到苗凤儿叫自己,小白不敢耽搁,赶紧朝着苗凤儿所在的审讯室跑去。也许,苗凤儿想到什么办法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