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窦威的谜团/神医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久,秦松涛方才脸色极为阴沉的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了面前一直垂手而立的那位中年人,冷声开口:“狙杀陈华,失败了?”

中年人的头,微微低了下去,动作极为细微的点了点儿,他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极其苍白。

秦松涛冷哼了一声,而后再度问道:“陈华人呢?”

中年人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逃走了!”

“你没有安排第二次狙杀?”

中年人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秦松涛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之中,有着一抹冷芒闪烁而出:“给我失败的理由!”

中年人张了张口,声音艰涩:“赵八两突然出现,我们安排的普通枪手,无法阻止!青狼会的数十名修炼者,将目标放在了赵八两身上,直接放走了陈华!”

秦松涛眉头微挑:“你的意思是,放走陈华,是青狼会修炼者的过错?”

中年人沉默,不敢回答秦松涛的话。

他能够从秦松涛的声音之中,听出危险。

秦松涛冷笑了两声,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中年人,而后,轻轻低下头去,手指轻轻的敲动着面前的那份资料上的照片。

片刻之后,秦松涛似乎是不经意间,突然开口问道:“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中年人微微一怔,而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秦松涛,又迅疾的低下头去,低声答道:“七年!”

秦松涛点了点头,微微垂下去的眼睑之中,有着寒芒闪烁。

“七年……时间不短了!不过,这次的错误,无法原谅!你出去吧!”

中年人身体微微一颤,脸色更加苍白,脚下一个踉跄,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书房的门却已经缓缓打开,两名黑衣保镖走了进来,架着中年人,快步走出了书房。

在房门关上的刹那,秦松涛终于抬起头来,嘴角勾起来一抹冰冷的微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没有人知道这个中年人最终的结局怎么样,只是,有不少人都知道,从这一天开始,那个一直跟在秦松涛身边,已经长达数年之久的机要秘书,离奇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秦松涛身边的两名保镖。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生是死。

这是个秘密,能够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秦松涛自己之外,就只有一个年轻人。

而此刻,这个年轻人仿若鬼魅一般的,浮现了秦松涛书房的窗前,坐在窗台上,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秦松涛。

秦松涛的身体微微一动,似乎是察觉到了年轻人的到来,不过,他却没有回头,只是沉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年轻人嘿嘿一笑:“我只是来看看,你是怎么处理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的!”

秦松涛脸色一冷:“这似乎和你无关!”

年轻人耸了耸肩,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坐在了秦松涛书桌前的沙发上,拿起了沙发旁的一个精巧的鼻烟壶,在手中把玩着,几次想要放在鼻子下面尝试一下,却最终又放下。

“和我无关吗?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有句话说的好,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现在,我知道的,似乎已经太多了,不是吗?”

秦松涛轻轻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微微皱了皱眉:“放下它!”

年轻人笑了笑,没有拒绝,将鼻烟壶放在了一边,这是秦松涛最喜欢的鼻烟壶,秦松涛拿着它,几乎从不离身,数十年来,这几乎已经成为了秦松涛的标志!

秦松涛眼神微微一闪,而后方才开口说道:“即便我想除掉你,恐怕也没有这个机会和实力吧?”

年轻人眉头轻轻一挑,笑着说道:“这倒是实话!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我们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可不要在我身上动什么歪主意!”

秦松涛眼神一冷,不过,却没有反驳,只是深深的看着年轻人,沉声问道:“青狼会,能杀了赵八两吗?”

年轻人轻轻耸肩:“我倒是希望他们杀不了!因为,我一直期盼着,能亲手干掉那个杂种!不过,你觉得,这可能吗?赵八两再强,难道还能达到筑基期不成?”

秦松涛沉默下来,良久之后,方才开口说道:“既然如此,这倒是一件好事!陈华已经下台,不足为虑,赵八两一死,我们面前,就再没有阻拦我们的绊脚石!现在,只需要等待最终的消息就好!”

年轻人点了点头,而后,颇有些好奇的看着秦松涛:“我有些不明白,以你的地位,完全可以在这个位置上作威作福,击败了陈华这个几十年的老对手,你的地位与你上面的那个人,已经不相上下!何苦要和我们合作?就算不杀赵八两,你也有五成把握,成为军方第一人,何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秦松涛没有回答,他只是扫了一眼年轻人。

年轻人笑了笑,而后摆了摆手:“算了,我也懒得明白你的想法!不过,记住你的承诺!”

秦松涛冷笑一声:“当然!只不过,你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是抓紧一些吧!”

年轻人点了点头,而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向前迈出两步,而后动作微微一顿,转头看向秦松涛,目光有些古怪的问道:“你不会是,想要控制这个国家吧?”

秦松涛眼底,一抹冰冷的光芒一闪而逝!

年轻人哈哈一笑,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房间之中,形如鬼魅。

秦松涛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后窗台的方向,那里,窗户并没有打开,书房之中,一切都没有变过,仿佛年轻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秦松涛眼神阴冷,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仔细的沉吟起来。

这一夜,很快过去,直到第二天的天明,秦松涛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将一名手下叫进来之后,秦松涛声音之中,有些干涩与焦急的开口吩咐道:“马上去这个地方,沿着高速路四周的旷野,给我全力搜索!找到赵八两,或是找到青狼会的人!”

手下急忙躬身接过了秦松涛手中的那张照片,退了出去。

秦松涛站起身来,来到窗前,眉头死死的皱着,一言不发。

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懒散的声音:“怎么,担心了?”

秦松涛猛地转身,看向了沙发上那神出鬼没的年轻人,冷哼一声:“已经整整一夜过去,十几个小时,青狼会的人,为什么没有一点儿消息传回来?”

年轻人微微一笑,而后却是随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赵八两毕竟是天阶后期修炼者,战斗力更是远超同阶!他若是想要逃跑,追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别说十几个小时,就算是几天,也有可能!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这说明,他们还没有失败!说不定,他们还在追杀之中呢!”

秦松涛看着年轻人,却是冷笑了一声:“你还真是乐观啊!”

年轻人笑了笑,眼神中却是有着几分阴翳:“我一向如此乐观!”

秦松涛眉头一挑:“哦?是吗?窦家被灭的时候,你也一样乐观?”

年轻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片刻之后,却是突然一笑:“当然!窦家本来就不放在我心上!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在乎亲人的人?”

秦松涛冷冷的笑了笑:“当然不是!”

秦松涛的声音微微一顿,而后继续说道:“你是一头狼!一头,没有丝毫人性,疯狂的恶狼!”

年轻人哈哈一笑:“谢谢你的夸奖!”

秦松涛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既然你活到了现在,那么,你哥哥呢?他应该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才对!”

年轻人,也就是窦家仅剩的两个余孽之一,已经毁灭的窦家的二少爷,窦威,翘起了二郎腿,靠在沙发上,随意的回答道:“他当然也活的好好地!只不过,我却不能告诉你,他在哪里!”

秦松涛轻笑一声:“我也没想知道!只不过,我很好奇,当初我帮助你们逃出华夏,给你们传递消息,可是,面对陈华派出的人手的追杀,你们应该同样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才对!你们怎么会活到现在?”

窦威抬起头来,迎上了秦松涛的目光,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我还在好奇,你能忍耐多久才会问我这个问题呢!不过,很抱歉,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只能告诉你,和青狼会有关!”

秦松涛撇了撇嘴:“废话!”

说罢,秦松涛转过身去,微微皱了皱眉头,而后沉声说道:“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想办法,和那些人联系一下吧,至少,让我们知道一下现在的局面如何!”

窦威点了点头:“我已经派人去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消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突然响了起来。

窦威眉头一挑,猛地转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目光之中,却是有着几分危险的意味浮现而出。

秦松涛奇怪的看了窦威一眼。

这个家伙,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下面前,知道窦威存在的,除了青狼会之外,就只有寥寥几个人而已!怎么现在,有人敲门,他却没有避开?

不过,秦松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扬声说道:“进来吧!”

房门猛地打开,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看到房间之中的两个人,这道身影的脚步却是猛地一顿。

沙发上的窦威一下子站起身来,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一旁的秦松涛略有诧异。

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手下,而是青狼会的一名天阶中期修炼者!也就是窦威的手下之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