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残影不散/神医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同河是上官同海的亲弟弟,一母同胞。

可是,上官同海可没有对上官同河留下一点儿情面,上官家族的关禁闭,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将人关起来那么简单!

毕竟,上官同河是修炼者,对于他来说,闭关修炼几个月,简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如果只是单纯的关禁闭,根本算不上什么处罚!

而上官家族的关禁闭,则是与常人理解的禁闭完全不同!

上官家族老宅大院,虽然比不上云家大院那么宽阔,却也相差不多,十几栋别墅错落有致的分散在大院内,上官同海居住的地方,便是最中央的那栋别墅,过去数十年之中,九成以上的时间,上官同海都在别墅的地下修炼密室之中苦修,极少出现!

而这大院,也早已经不是上官家族的核心,而是成为了上官同海一个人的居住地,数十年内,上官同海从未离开过这个大院一步!

大院的十几栋别墅,除了几栋别墅是为上官同河等几位上官家族长老准备的之外,剩余的几栋别墅,则是上官同海的手下居住着。

修炼者家族长老会十大长老家族之中,上官家族的人数算是最多的,内部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上官同海作为上官家族第一长老,虽然隐居数十年,可是,他的手里,还是掌握着上官家族最为强悍的一股力量,刑堂!

上官家族的刑堂,是上官家族最黑暗,也是最强横的力量,每一个刑堂中人,都至少有地阶以上的实力,整个刑堂数十人,是上官同海震慑整个上官家族,最强有力的力量!

上官同海不出面的情况下,刑堂便相当于上官同海的口舌,整个上官家族,就连上官同河,也不敢招惹刑堂!

上官家族老宅大院内,有着刑堂的一栋单独的别墅,这栋别墅,并不是为刑堂中人居住准备的,而是刑堂真正的所在!

这栋别墅,便是上官家族之中,人人望而生畏的真正刑堂!

这栋别墅的地下,有三间密室,这三间密室,便是上官家族处罚家族中长老级人物的禁闭室,三间禁闭室加起来,合共不到十平米!

每一间密室,都只有一米左右的高度,人若是住在其中,就只能坐着与躺着,不可能站起身来!

每一间密室之中,只有地面上的一床被褥,以及放在一侧的一个低矮的马桶。

虽然禁闭室中通风还算不错,居住时间再长,也不会有什么异味出现,可是,这样的房间住的时间长了,哪怕只是几天,也会让人憋闷不已!

在这房间中,无法站起身来,放眼望去只有如同一个抽屉一般小小房间,只要在这里住几天,就会让人接近崩溃的边缘!

如此心绪之下,即便是修炼者,恐怕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房间中静下心来修炼几个月的时间!

若是当真在这里关几个月的禁闭,就算是以上官同河半筑基二层的实力与心境,就算不疯,也会性情大变!

上官同河这一辈子,只进过一次禁闭室,那还是在年轻的时候,在里面关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可就是那一次的经历,却让上官同河每每回想起来,都感到心惊胆颤,即便如今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依旧难以忘怀!

因此,当会议结束的时候,上官同海宣布了对上官同河的处罚之时,上官同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惨白!

上官家族的禁闭室,并不是什么秘密,修炼者家族长老会十大长老家族,有不少人都知道上官家族这些特殊的禁闭室的存在,听到上官同河被关禁闭,这些人的神色都有些古怪了起来。

上官同河多大年纪了?

年过八十!

虽然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岁的样子,可能够达到半筑基层次的上官同河,实际年龄,早就已经过了八十!这么大的年纪,可在上官同海面前,却依旧如同一个无法反抗的孩子一般,只能任由上官同海处罚!

罚了上官同海之后,上官同海又将矛头对准了坐在另一边的几个人。

“这几位,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华夏人,我也从未见过,敢问是何身份?”

上官同海询问的,正是青狼会的几名代表!

窦威并没有出席,实际上,他也从来不会出现在这样的会议上,就连秦松涛见到窦威的次数都并不多!

而这几名青狼会的代表,便是参与这样会议的青狼会中人,这几个人,都是天阶以上的高手,甚至,其中还有一名半筑基一层的修炼者!

听到上官同海的问话,坐在首位上,却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的秦松涛目光微微一凝,瞟了一眼上官同海,眼底有着几分奇异的光芒闪烁,嘴角带上了一抹莫名的笑容,同样看向了青狼会的几个人。

青狼会为首的那名半筑基一层修炼者站起身来,不卑不亢的开口说道:“我们是海外修炼界,青狼会的代表!此次前来华夏,是为了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上官同海却是毫不犹豫的直接打断了他,微微皱起眉头,声音淡漠的开口说道:“海外修炼界?青狼会?华夏修炼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海外修炼界插手了?青狼会的手,伸得太长了吧?”

上官同海的话,让这位青狼会的代表脸色猛然一变!

青狼会中人,本就都带着一些凶悍的风格,此刻听到上官同海毫不留情的质问,目光之中更是多了几分狠厉之色,死死的盯住了上官同海:“上官长老,你什么意思?”

上官同海冷然一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这里是华夏的地盘!你们现在的所在,是华夏修炼界!可不是你们海外的修炼界!青狼会想要在这场风波之中分一杯羹,我没有意见,可你们要弄清楚,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你们需要做的,就只是出力,拿好处,仅此而已!不需要你们做的事,千万不要自行去做!否则……”

上官同海嘿嘿冷笑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只不过,他脸上的威胁味道,却是陡然浓郁了起来!

青狼会的那名半筑基一层修炼者猛地站起身来,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桌子的边缘,额头青筋暴起,身上的气息如同海浪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上官同海,你这是在威胁青狼会吗?”

这一刻,会议室中的气氛,陡然凝固了下来,修炼者家族长老会之中的各大长老家族中人,以及商界四大家族的四名家主,噤若寒蝉!

上官同海却是平淡的笑了笑,目光一闪,饶有兴味的看了看这个家伙,嗤笑一声:“连这都听不出来?好吧,既然你听不出,我不妨明白告诉你!”

上官同海缓缓坐起身来,身体微微前倾。

只是这一个细小的动作,一股如山般的压力,瞬间降临在整个会议室之中,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从上官同海身上传来的磅礴压力!

“没错!这就是威胁!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上官同海这肆无忌惮的话语,让整个会议室之中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据说,上官同海已经年近百岁,看上去更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可谁也没有想到,他的行事风格,却依旧如此凌厉万分!

这哪里还是一个隐居了数十年的老人,这样的张狂性格,就算是一些年轻人,也比不上!

会议室中的众人纷纷侧目,却谁都没有多说什么。

只有那名青狼会的半筑基一层修炼者,却是低声嘶吼了一声,身形猛地紧绷了起来,看他的样子,下一刻,便要一跃而起!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动作,他的面前,便已经浮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

这个影子,分明就是上官同海!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分明看到,上官同海的身影,依旧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保持着刚刚的那个姿势,没有任何动作。

可是,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却也同样是上官同海!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脑海之中刚刚升起了这个疑问,便已经看到,出现在这位半筑基一层修炼者面前的这道身影,慢慢的抬起了手臂。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慢了千百倍,房间之中的这些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修炼者的,秦松涛便是一个普通人!

可是,即便是在秦松涛这样的普通人眼中,他也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上官同海的动作。

他慢慢的抬起手臂,轻柔的按在了那名青狼会修炼者的肩头上。

而上官同海做出这样的动作,那名青狼会的修炼者,却只是来得及动了动手指,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其他的动作!

下一刻,青狼会的这名修炼者便被上官同海按着肩头,一点点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那坚固的木头座椅,在他坐下去的刹那,发出了一声艰涩的声音,出现了几道裂痕。

青狼会的这名修炼者眼底之中,有着一抹浓浓的惊骇之色浮现而出。

可他面前的那道身影,却是已经再度消失。

上官同海的座位上,那道一直没有消失的身影,缓缓的重新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众人都分明看到,刚刚的一刹那,座位上的那道上官同海的身影,分明已经淡化了很多,只是在即将消散的刹那,青狼会那人面前的身影骤然消失,这道身影方才恢复了凝实!

刚刚的一瞬间,座椅上的这道并没有消失的身影,赫然是一道来不及消失的残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