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上官同河的恐惧/神医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下了电话,赵八两的目光渐渐的越发阴翳了起来。

他是在滨海下的飞机,这里距离江东省最近,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事情的关键,还是会集中在燕京!

对方既然带着朱蓉逃出了江东省,那么,现在再回到江东省,就没有任何作用了,想要找到朱蓉,或者追踪到那些人的踪迹,就只有前往燕京,守株待兔!

想到这里,赵八两也没有犹豫,直接让来接自己的人送自己去燕京。

几个小时之后,当赵八两在燕京机场下飞机的时候,却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今天的机场,似乎有些过于安静了些!

平常的时候,燕京机场哪怕是深夜,也不可能如此安静!虽然这里只是一个航站楼,可毕竟是机场,机场大厅里,怎么可能只有这么少的人?

赵八两心中一紧,而后却是瞬间警惕了起来,仔细看了看那些机场之中的行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果然不出赵八两所料,下一刻,从他身旁走过的两个男人毫无预兆的将两把匕首送了过来,匕首上,闪烁着漆黑色的光芒,明显是已经淬了剧毒!

若是被这样一把匕首刺在身上,哪怕赵八两实力再强,可万一被蹭破了点儿皮,那匕首上的剧毒,也足以要了赵八两的命!

只不过,赵八两对于这两人的动作,却是似乎早有预料一般,身形毫不犹豫的向前迈出了一步,恰好躲过了身后交错而过的两柄匕首!

而后,赵八两脚步猛然一顿,身体的上半身微微后仰,两条手臂猛地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这两个人的喉咙,而后身子猛然一拧,原本仰面朝天的姿势,一下子就变成了面朝大地!

而他手上抓着的那两个人,却根本无法抵抗赵八两强大的力量,身体猛地向中间靠拢,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头昏脑涨的摔倒在地面上,昏迷不醒。

赵八两轻松的拍了拍手,冷冷的扫了一眼地面上的两人,脚尖一挑,将一柄剧毒匕首抓在了手中,仔细看了看之后,却是感叹了两声。

这两柄匕首,赫然是两柄玄阶低级的法宝!

只不过,这两柄法宝有些另类,并不是如同其他的正常法宝那样依靠灵气的灌注发挥强大的力量,而是通过剧毒!

这匕首之上的剧毒,并不是淬上去的,而是匕首材料之中,从内到外渗透出来的!

似乎打造这匕首的材料,就带着见血封喉的剧毒!

赵八两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之后,却是将之收进了空间戒指之中,而后,目光之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看向了四周渐渐围拢上来的人。

这个航站楼是机场新建不久的,人流量还比不上原本的三个航站楼,可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却也不少,整个机场大厅里,至少也会有成百上千的人!

可是现在,整个机场大厅之中,就连那些机场的保安都已经消失不见,机场之中,就只有围住了赵八两,缓缓接近着的数十名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的身上,都有着隐晦而强大的灵气波动,气息沉凝狠辣,所有人的身上,都有着冰冷如刀锋般的杀气,凝聚在赵八两的身上。

赵八两的脸上,却带着一抹讥讽的笑容,冷冷的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上,并没有人,只不过,赵八两却一点儿都没有移开自己视线的意思。

周围围拢上来的数十名修炼者都停下了脚步。

这数十名修炼者,几乎清一色的地阶,若是放在几天之前,赵八两绝不会在意区区数十个地阶修炼者,单凭他一个人,也足以轻松击杀这些人!

可是现在,这样的力量,却已经能够威胁赵八两的性命!

毕竟,现在的他,经历了前几日的连番大战之后,几近油尽灯枯,想要恢复,没有十几天的时间,是不可能的!

赵八两的体内,只有极其微弱的一丝灵气,凭借这点儿灵气,他想要逃走都有些困难,更遑论击杀在场的数十名修炼者!

不过,赵八两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儿慌张的神色,他只是静静的,固执的看着那个方向,仿佛那个方向上,有什么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一般。

片刻之后,一道阴寒的声音浮现在这机场大厅之中。

“你竟然能够发现我?你的实力,难道已经恢复了?”

赵八两冷笑两声,看着那个空无一人的方向,嘴角一挑:“有没有恢复,你出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在试图激怒我!”

“那又如何?”赵八两冷笑着说道。

那声音之中,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暴怒与杀机,听到了赵八两的这句话,却是几近疯狂的低吼出声:“激怒我,你就要死!”

赵八两嘴角一咧,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冷哼了一声,向前猛然迈出了一步:“手下败将,大言不惭!”

听到这句话,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似乎彻底愣怔了一下。

他似乎是没有想到,赵八两竟然真的能够知晓他的身份!

机场的一个角落之中,赵八两所注视的那个方向上,一个隐藏起来的黑暗角落里,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那是一道有些苍老的身影,只不过,这道身影之上,笼罩着极其浓郁的阴沉杀意,一步一步的,向着赵八两走了过来。

看着这个熟悉的身影,赵八两却是轻笑了两声,毫不在意的抱着肩膀,冷冷的看着他。

的确是手下败将,就在几天之前,他还从自己手中仓惶逃走,不敢回头!

上官家族二长老,上官同河!

赵八两笑着开口:“我听说,你被你那个大哥关了禁闭,怎么,这才两天,就放你出来了?果然是亲兄弟啊!”

上官同河听到禁闭这个词,脸色愈发阴沉了起来。

没有人能够知道上官家族所谓的禁闭,带给人的压力有多大!

在那样的禁闭室之中关上一天,就足以让人心绪阴沉至极,若是多关几天,恐怕人的精神就将处于崩溃的边缘!

至于关上十天半个月……

恐怕就算是修炼者那强悍的神经,也经受不起那样的折磨,若非是意志坚定的极其罕见的人物,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人彻底发疯!

还好,上官同河只是在里面关了两天而已。

只不过,这两天时间,还是让上官同河每一次想起来,心中都充满了疯狂的仇恨与愤怒!

自己堂堂上官家族二长老,竟然会被关在那样一个小黑屋里动弹不得!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赵八两!

上官同河阴森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赵八两,赵八两却是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随意的打量着上官同河。

片刻之后,赵八两突然开口笑道:“怎么不动手?我还以为,你看到我,就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我呢!”

上官同河冷笑一声,而后却是摇了摇头:“不,我不会杀了你的!我们还要从你的手上,得到一些很关键的东西!所以,你现在还不能死!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会让你清晰的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

赵八两目光微微一凝。

他倒是并没有太过在乎上官同河所说的生不如死的感觉,他只是注意到了上官同河话语之中的另一个意味。

关键的东西?

秦松涛一系,想要从自己的手上,得到什么关键的东西?

仔细想了想自己从陆家传来的资料上得知的信息,赵八两心中,也是有了一些猜测。

可惜,这十几个小时,自己几乎一直都在飞机上,没办法和陆家联络,也无从得知秦松涛等人的计划!

但是,根据之前得到的那些信息,推测秦松涛一系的想法,却也并不十分困难。

当下,赵八两便是抬起头来,看向了上官同河,目光微微闪烁之中,却是冷声开口:“你们抓的人呢?”

上官同河冷笑着:“人?什么人?我们抓人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赵八两皱了皱眉头:“上官同河,尊老爱幼虽然是传统美德,可你这样的老不死的,我杀起来从来就不会手软!你大可尝试一下,我现在体内灵气枯竭之时,到底能不能杀了你!”

听到赵八两的话,上官同河的身体却是不由得微微一颤!

甚至,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虽然仅仅只是半步,可却能够看得出来,上官同河的心中,对于赵八两,实在是太过忌惮!

旁人无法了解,上官同河为什么会这么怕赵八两。

唯一能够知道其中原因的,只有三个人。

赵八两,上官同河,还有小白。

这三个人,是当日云家大院一战之中,仅剩的三个活人。

其他人,都已经埋骨云家大院,一个活口都没有。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这三个人知道,也只有赵八两和小白,才知道上官同河对赵八两到底有着多深的恐惧!

哪怕现在,上官同河能股清晰的感觉到赵八两身体的虚弱和灵气的枯竭,可他还是不敢赌!

正如赵八两所说,上官同河实在是无法确定,体内灵气枯竭的赵八两,是不是有击杀自己的能力!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近乎于天方夜谭,可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赵八两的身上,上官同河却并不觉得意外。

他只是有些不甘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