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前尘往事/神医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旭的目光,犹如一只受了伤的恶狼,凶狠而仇恨的看着面前的上官同海,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才不配做我的父亲!你的心里眼里,永远就只有实力,永远都只有自己!我上官旭这一生,有家族,有母亲,可却唯独没有父亲!你上官同海,对我来说,也不过就是上官家族的大长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身份!千万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父亲的架子,你不配!”

上官同海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上官旭,脸色阴晴不定。

良久之后,上官同海的眼神里无数次闪烁过狠辣的杀意之后,终究还是压抑了下来,无力的摆了摆手,沉默着没有说话。

上官旭看着上官同海的这幅样子,却是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留恋。

上官旭的住处,是在这老宅别墅旁边的另一栋别墅之中,那栋小别墅里,只有上官旭一个人居住,就连打扫整理,也都是上官旭亲力亲为,从来不许任何人走进那个别墅一步!

回到自己的别墅之中,上官旭却是静静的站在别墅客厅的一个角落之中,面对着墙壁,沉默不语。

他的面前,那面墙壁上,挂着一个精致的台子,台子上,则是一块灵位,灵位之前,一炷长长的燃香缭绕着烟雾,将那灵位遮掩的有几分模糊。

上官旭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灵位,眼底深处,却是有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几十年了。

现在的上官旭,也已经是年近七旬的老人。

他是上官同海的儿子,上官同海已经近百岁,他自然年纪也不小!

可即便已经年近七十,上官旭却依旧还记得几十年前,在自己幼年时候,母亲的样子。

这块灵位,已经放在这里近四十年。

自从四十年前,上官旭晋升成为天阶高手之后,他就得到了这栋别墅,从那以后,上官旭就将这块母亲的灵位放在了这里,供奉了四十年。

记忆之中母亲的样子,已经有些模糊了,当年的上官同海,认为哪个女人是自己的耻辱,将她所有的照片,全部找到销毁,一张都没有留下。

以至于到现在,除了上官旭的脑海中还有些印象之外,上官家族的其他人,都已经彻底忘记了那个女人。

那个,在上官家族之中,被视为卑贱的女人。

说起来,上官旭,也不过是上官同海一次酒后乱性的产物而已。

他的母亲,便是上官同海身边的一个侍女。

可这么多年以来,上官同海只有上官旭这一个子嗣,自然是极为重视。

几十年前,上官同海还在年轻之时,便已经展现了超强的修炼天赋,再加上上官家族的资源供应,上官同海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达到了天阶初期!

在那时的上官家族,上官同海因为他超强的修炼天赋,获得了极高的地位!

上官同海的性格,也因为在家族之中地位越来越高,而变得越发的张狂起来。

在一次与皇甫家族的聚会之中,上官同海喝得酩酊大醉,回到自己的别墅之中后,便强行和自己身边的几个小侍女发生了关系。

而后,其中一个侍女,却是意外的因为那次关系而怀孕,继而生下了上官旭。

当时的上官同海,并没有将这件事看得太过重要,在他看来,自己还年轻,还会有很多的子嗣,这样一个侍女所生的卑贱儿子,在上官同海的心目中,地位实在不高!

之后,那几名原本的侍女,便成了上官同海每晚发泄兽欲的工具,包括上官旭的母亲在内。

上官同海身为天阶修炼者,再加上本身天赋异禀,哪里是几个普通人小侍女能够承受的?

更何况当时的上官同海,年轻气盛,只知道发泄,从来不会顾及这几个小侍女。

长此以往,不过一年的光景,几个小侍女便因为身体承受不住,越发的虚弱了下去,其中生下了上官旭的那个侍女,因为根本没有得到精心的照料,身体最弱。

可为了上官旭,那侍女却只能强自支撑着,一边照料着自己的儿子上官旭,一边忍受着上官同海那近乎虐待的行径。

可即便如此,几年之后,待到其他几个侍女都已经承受不住,纷纷大病一场之后逝去后,上官旭的母亲,也终于病倒了。

当时的上官旭,八岁。

八岁的上官旭,天资聪颖,已经明白了很多事,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而死因,却是因为自己父亲的不断虐待!

年幼的上官旭,对于上官同海这个父亲,彻底绝望。

十岁的时候,上官家族对上官家族的小孩子进行了一次测试,十几名十岁左右的少年之中,上官旭脱颖而出,天资之聪颖,就连上官家族的高层都为之震动!

其后,上官旭在上官家族的教授之下,开始修炼,短短一个月,便成功成为了黄阶修炼者,一年时间,便达到了黄阶巅峰!

这样的修炼速度,而且是没有借助任何外物,单纯的凭借自身的天赋的修炼速度,让上官家族上下,大喜过望!

上官家族就等着上官旭达到玄阶之后,基础稳固,就能够使用上官家族的资源继续修炼,他们想要看看,资源充足,天资聪颖的上官旭,到底能有什么样的修炼速度!

可他们却没有想到,十一岁的上官旭,成功突破到了玄阶初期之后,却是一口拒绝了上官家族的修炼资源,态度之坚决,让整个上官家族为之震惊!

甚至为了拒绝家族资源的供应,上官旭以死相抗!

五十多年前,上官旭在上官家族的老宅别墅之中,在十几名上官家族长老,数十位上官家族天阶以上的高手面前,倔强的站在大厅的中央,死死的咬着牙,将一柄锋锐的匕首,刺进自己的心口,骇得一众上官家族高手不敢阻拦,斩钉截铁的话语,直到如今,依旧有一些上官家族的老人依稀记得。

“我上官旭,既然有上官这个姓氏,便也算是上官家族的人,可我上官旭没有父亲,上官家族,可以将我当成一个捡来的,收养的孩子!我自然会为上官家族去战斗,去流血,去死亡,可我不会使用半点上官家族的东西,在这个家族之内,我上官旭,不欠任何人!”

说完这段话,上官旭便在自己的胸口,用那柄匕首,硬生生的刻下了一个兰字。

现在的上官家族之中,已经没有人记得,那个兰字,便是上官旭母亲的名字,小兰。

没有姓氏的一个名字,就叫小兰。

上官家族收养的侍女之一。

上官旭的母亲是孤儿,而在小兰死后,上官旭也与孤儿无异。

几十年之后,现在的上官旭,已经是上官家族的第二高手,仅次于自己的亲生父亲,上官同海!

可偏偏上官旭却从来不管上官家族的事情,对于上官同海,也一直只是称呼大长老,几十年下来,从来没有叫过一次父亲!

而这几十年,似乎是报应,上官同海虽然实力越来越高,可偏偏的再没有一个子嗣,即便这几十年中,上官同海的女人已经过百,可却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为上官同海生下一儿半女。

这一对父子的传说,在整个修炼者家族长老会之中,也算是一件趣闻,几十年前,无数人津津乐道,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上官同海和上官旭两人都已经成为华夏修炼界之中的绝顶高手,也就再没有多少人记得当年的事情。

而此刻,上官旭站在自己别墅的客厅之中,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牌位,目光之中,却是闪烁着复杂。

往事一件件的在脑海之中闪过,那些过往,上官旭依旧记得清清楚楚,可唯独,对于自己的母亲的样子,上官旭却已经有些模糊。

脸上已经有了几分苍老的上官旭长长的叹了口气,手指轻抬,抹去了眼角一滴泪水,沉默的转过身去。

六十年了。

近六十年时间,上官旭都没有看到过任何一张小兰的照片,对于自己的母亲,上官旭仅存的记忆,就只有几十年前,自己幼年时的几个场景,而那场景之中的人,却已经面容模糊。

上官旭回到了二层书房之中,再一次开始了闭关。

客厅里,恢复了寂静,只留下这角落里一点火光,若隐若现的缭绕着青烟。

在那燃香的黯淡火光照耀下,排位上,有着几个暗红的字体。

那是上官旭在几十年前,用自己的鲜血书写的牌位。

小兰之灵位,子,上官旭敬立。

上官旭的别墅里,灯光黯淡下去的时候,数十米外,老宅中央别墅的三层书房之中,上官同海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神里,有着一抹茫然浮现。

他知道上官旭仇恨自己的原因,可他却无意改变。

每每只有两人说起上官旭的母亲,爆发一场争吵之后,上官同海的目光中,才会有这样的一抹茫然闪过。

可即便如此,上官同海依旧不会有任何改变。

只是片刻之后,上官同海的目光,便恢复了往常的锐利与狠辣。

上官旭是他的儿子,这一点,是事实,虽然上官旭不承认,可却无法改变。

因此,上官同海并不是太在乎上官旭对自己的态度,只要上官旭忠于上官家族就够了!

现在的上官同海,想着的,却是上官家族目前最大的敌人,赵八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