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灵光/神血图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灵石秘境,我沧海宗和魁灵山两个下等宗门共同持有的一个一阶小世界,其内有适用于紫府境修士构筑紫府灵碑的紫灵石。”

“而这个秘境,只有先天境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人数有限,所以每年我沧海宗和魁灵山都会以交流的机会分配紫灵石秘境的人数资格。”

“到时候,宗门杰出弟子也会被宗门派出战斗,目的就是争夺秘境的名额,你虽然身为第五峰新晋内门弟子,不过你的战力在众弟子之中顶尖,是很有可能被宗门选中出战的。”

月慧对黎生慢慢解释道。

“紫灵石秘境?一共有多少名额?”黎生突然问道。

“秘境每年的名额有十人,到时两宗切磋,也会各派出十人出战,其中符篆,阵法,丹药,各自出战两人,实战各出四人。”

“你隶属第五峰一脉,阵法不用你出战,丹药和符篆自有你的师兄师姐,唯一可能的,就是父亲直接让你代沧海宗出战最后的实战。”

“师姐放心,不论如何,黎生不会误了宗门的大事。”黎生点头道。

“你有什么需要的,兵器,宝物,可以和我说,我身为沧海宗大师姐,自然要关照一下你这个师弟的。”月慧笑道。

“多谢师姐关心,这些东西我自己都可以准备。”黎生道。对于月慧的关心,他只能感谢,并不能真的会要。

月慧正和黎生说着,忽然心有所感,向院外看去,不多时,一道倩影从外面走进院中,步履匆匆之间,眉间是抑止不住的喜色。

“竹语?你怎么现在就传来了?”见到来人,黎生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些时日里,竹语这个时辰一般是在沧海阁秘境之中修炼争取尽快突破先天,怎么今天就突然回来了?

竹语兴冲冲的走进院子,看见一身红裙的月慧不禁一愣,随后恭谨施礼。

“黎生师兄,已经突破先天了!”竹语迫不及待的对着黎生报喜道,后者闻言,顿时大喜,丝毫没有察觉一旁的月慧在竹语进院之时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

“真的!这么快!”不怪黎生惊奇,距离上次让竹语进入沧海阁秘境修炼不过月余,后者已经进入先天之境,这比黎生期望的还要早上一些。

看着黎生眼中毫不掩饰的欣喜,月慧眉头微皱,突然道 :“小师弟,这就是传闻中被你金屋藏娇的那个预备弟子吧…哦,马上应该就是外门弟子了。”

“师姐说笑了,这是竹语,被外门弟子欺凌所以才到了我这里,现在,她是我的追随者。”

听黎生所言,月慧不好再说些什么。追随者的名分不是儿戏,黎生既然给了竹语这样一个身份,显然不是一个能够随意处置的下人。

只是看着后者对于竹语的在意,月慧心中却愈发的不高兴了。

“好了,你的小侍女已经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日后 的修炼,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就是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去主峰找我,当然,让你的追随者去也是一样的。”说着,月慧神色莫名的看了竹语一眼,随后灵光闪耀,身形翩翩而起,下一瞬便消失在黎生的院中。

“黎生师兄,这个月慧师姐好像对你很关心呢。”看着月慧远去,竹语看着后者身形消失的地方,语气平淡道。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确的,从月慧看她的第一眼开始,她就感觉到后者对她隐隐的敌意,看着黎生的眼神也带着三分关心,七分自我,给她的感觉仿佛是对她说黎生早晚是她的囊中之物一样。

竹语讨厌这样的眼神。

修为高地位高就了不起么?黎生师兄比我的修为高,也没见他看我的眼神像你那样啊。

“嗯,大师姐确实对我很好。”黎生没有听说竹语语气的怪异,笑道。

“今后你成为了沧海宗的外门弟子,行走就方便的多了,日后你打算去哪里?”

“去哪里?师兄你不是说让我俺爹的追随者么?”

“你想多了,无论你在哪里,你都是我的追随者,只是你如今已经是沧海宗的外门弟子,不日宗门就会给你外门弟子的身份和一应事物,你总要做出准备。”

“知道了黎生师兄,我还是住在这里吧,外门弟子的洞府如何赶的上黎生师兄洞府灵气浓郁,再者我还要为黎生师兄打理洞府,两处走动不是不方便。”

“你看着办就好。”黎生道。

长夜静谧,星光柔美。

黎生坐在山冈之上, 任清风吹拂着面庞,看着天上星斗,仿佛多年之前开始,从未变过。

灵符笔被他拿在了手中。

黎生就这样看着天空,看着看着,渐渐闭上了双目,一张品质极好的灵符纸摆在他的向前,仿佛神游物外,手中灵笔蓦然落下。

点点星光自笔尖纸面上炸开。

像是一点火花,又像是一颗流星,在他的身前一闪而逝。

灵力聚拢,渐飞扬。

仿佛再一次回到了山脉之外的那片空间之中,不去想身外,不去想己身,黎生的全部心神在手中的灵笔上,在心中的那道道身影之中。

全神贯注。

点点星光开始往他的笔尖汇聚,划出长河闪闪,而后变成周身的一草一木。

一砖一瓦。

一盏灯。

不知过去了多久。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眨眼之间,也许过去了无数个日日夜夜,黎生将灵元果实拿在手中,精纯无比的灵力补充着他的消耗,他手中灵笔不停,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事物出现在了这片山丘之上。

如同梦境。

或许,这本就是他的梦境。一个早已本来却不想醒来的梦。

黎生的面色渐渐苍白。灵元果实能够补充他的损耗,可是这种程度的输出,对于他的灵动本身便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院落已经慢慢成型,一草一木栩栩如生,指尖的轻风,耳畔的鸟鸣,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

石缝处的一丛杂草,石桌上的半盏清茶,就连桌椅上的斑驳污痕,鸟儿口中的半截虫子,都是纤毫毕现。

就算是公羊子在这里,怕也会为黎生的功力而惊叹。即便是现如今的首徒承恩,他的实力或许在黎生之上,可是在黎生一道的细致上,也是及不上此刻的黎生。

草木虫石一一出现之后,这片山丘之上已经再不是原来的样子。

而后慢慢的,一个个的人影出现了,他们追逐着前方一个小小的身影,脸上的表情担忧而又惧怕。

一个老仆出现在这片院落之中,慈祥的笑着,看着前方孩童的目光带着宠溺。

黎生眉头皱紧。

灵笔划动,光芒喷吐,前方奔跑的小儿突然停了下来,掉头看向远处。在院落的另一方,一个龙形虎步的中年男子大步走来,来到小儿的面前停下,表情是十分的严肃,却隐藏着满满的喜爱。

他站在那里,掉头小儿在他的面前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看着小小鼻头上面的尘土和汗水。

黎生面色苍白,汗如雨下,握着灵笔的手上青筋暴起,却没有丝毫的颤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似眨眼间,似千万年,随着黎生手中灵笔再度猛然而动,万钧重石猛然落地。

院中的英武中年男子终于开口出声。

“生儿。”

轰!!~

亿万雷霆在黎生脑中炸响!

随着中年男子出声的一瞬间,天地之间灵力涌动,大量的灵力仿佛百川归海一般聚拢而来,山丘上的这片影像,在一瞬间由虚幻变成了真实。

有五彩霞光闪耀,虽不浓烈,可在这片夜空之下,在黎生身前的方寸之间,醒目异常。

黎生身后远处,竹语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前来,她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黎生的身影,眼神之中充满了关切与担忧。

她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从黎生开始炼制符篆不久,她就已经来到这里。她本想叫黎生回去休息,可是看见黎生在炼制符篆,便没有打扰,静静的在这里守护。

她亲眼见证了那片山丘之上一草一木的诞生,从最初一把桌椅一面围墙的好奇,再到如同置身幻境分不清现实虚幻的震惊。

那片院落,也许存在于黎生师兄的记忆之中,可是出现在这里,却真实的让她不敢相信,每一缕光线都是如此的真实。

她也忘了快要多久,也许是一夜,也许是半夜,她站立的双腿已经麻木,却还守在黎生的远处。

而后她听到一块闷响,旋即灵力如潮,汹涌而来,将她仿佛置身于浪涛之中,随时都会倾覆。

她见到了五彩霞光,见到了黎生的衣衫尽数被汗水打湿,见到了院落中那中年男子的眼中似一瞬间拥有了灵性,甚至将目光转向了站在远处的她。

那眼中的灵动,哪里是虚幻,分明是一个真实的人。

黎生仿佛经历了一场酷刑,从阴暗的无边无迹的地狱里,他听见一声声的轰鸣,烈火在炙烤他的魂魄,折磨着他的躯体。

天地中的灵力似乎一下子变得稀薄,让他成为了溺水的人。

手中的灵元果实猛然绽放出土黄色的光晕,无数的灵力光线飞起,浓郁到惊人的灵力散发开来,笼罩在黎生的周身。

他是一条即将渴死的鱼,贪婪的汲取着养分,延续自己的生命。

当这种折磨过后,他获得了新生。

猛然睁开眼,他见到了面前的身影,男子面色慈祥,眼中是柔和的光,对着他说了一声“生儿”。

而后光华寂灭,一草一木都变成灵力汇聚在身前的符纸之上。灵力包裹着他,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栽倒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