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个纸船/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东宇在乡里就是个混吃等死的,营养跟不上,身体也消瘦的很,力气自然不如我。我随意一推就推开了他,口中骂着让他滚一边去。此时我不敢耽搁,继续绕着圈走,谭东宇被我推得摔在地上。原本我以为他会放弃,不料他又追上我。

“江成,我们走吧。那婆媳想杀你,她们昨天吃饭的时候,就商量着把你害了。”他抓着我,嘴里像恳求一样地说话。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看来谭东宇还是有一丝神智在的,但那神智到底是不是他自己的,就无从知晓了。我又推开他,什么叫婆媳想害我,我心里清楚得很,是两边都想害我。

这一次也许是我推得用力了,谭东宇摔倒后脑袋磕着一块石头,竟然流出血来。我一时间有些紧张,连忙问有没有事,他却还是木讷地叫我走。

我索性也不管了,继续绕圈走。谭东宇应该只是脑袋破了皮,他坐在地上,又像昨天那般看着我。

等太阳落山后,我走到屋子门口,说句打扰了,进来开始倒米。等做好这一切,我又进房间里,将伞绑好,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躺下来后,我觉得有点不舒服。这老屋很久没人打理,墙壁上破了几个洞也没人管。透过那个洞,正好能看见谭东宇坐在外面院子里,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等天色越来越暗,屋里再次有声响,再次有脚步声往我这边走。我死死地看着门口地板,那边再次倒映出一个影子,可问题是……影子没停下来。

昨天那影子到了门口就停下来,今天却还在继续往里头走。我感觉心跳呼吸都要停止了,分明是那人要进来了。

门口忽然晃进一个人,脸部被阴影遮盖着,让人看不清模样。看身材是个女人,胸脯特别大,让我想起那死去的儿媳。她身穿一套花布衣裳,脚上是一双拖鞋,脚尖踮起得很夸张,走起路来缩着脖子,好像要将脑袋藏在肩膀里一样,她走到我跟前,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尖锐的声音又响起了。

“起开。”

我吓得身体一抖,这是明显要我起来了。我连忙说道:“送米的,在这暂住一宿。”

我说完后,死死地看着她的脸,想看看她究竟长什么样。可天色不亮,阴影又不知道为何特别重,就只能看见黑乎乎一片,看不见模样。听见我说话后,她平静地站在我旁边,我有种感觉,她也在看着我,在看着我的眼睛。

我身体不停地发抖,就怕她做出伤害我的事情。等在我身边站了一会儿,她忽然又开口说话了。

“哦,送个米还住两天。”

说完,她就走出去了。而这句话也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点不舒服了。

我忽然有个猜想,这算不算是一种恳求,就是江修让我送米过来,是请求婆媳能保护我。可问题是,人家已经显得有点不耐烦。

也许是不想帮助我,也许是不想得罪美女姐姐,总归人家现在是有点不耐烦了。

我看向洞外面,天色昏暗,我却能看见谭东宇在咧着嘴笑。

这天晚上特别寂静,谭东宇没再来找我,让我安安稳稳睡到了天亮。等我醒来后,下意识去拿伞,却听到一声脆响,伞竟然断了。

而这时候,我发现自己手腕上有个爪子印,瘦得跟鸡爪子一样,乌青的。我以为是谭东宇趁我睡着的时候来碰我了,就用布擦几下,可是擦不掉。

随后,我有点心慌了。

因为这乌青的爪子印好像是印在我身体里面了,我吓得赶紧回去找江修,他看见爪子印后也有点楞。我就将昨天的事情都说给他听,他紧紧皱起眉头,说不对劲。

我说怎么个不对劲。

他沉声道:“老太婆是怎么死的,我们都知道,儿子连米都不给吃,只让吃稻谷壳,她最后不忍折磨自杀的。可这儿媳,我一直以为是老太婆吊死的,如果是被老太婆吊死,那她肯定想法也一样,送米过去就能打发了。”

我听得心里一慌,现在的问题是,老太婆似乎能打发,但那儿媳……不能打发。

“你的意思是,那儿媳不是被老太婆吊死的?”我哆哆嗦嗦地问道。

他说事情很不对劲,等中午的时候问问我爸妈。之后的整个上午,我都看他皱着眉头,好像是在思考。

爸妈中午做完活回来做饭了,江修连忙问道:“对面的那个邻居现在住哪儿,你们晓得不?”

我妈摇摇头,但我爸说前几年在隔壁村见过。

江修说好,然后连饭也不吃,骑个小摩托,带着我去隔壁村。一路上坑坑洼洼,花了十分钟才到隔壁村子。来了之后,江修第一件事先去找村里的族长,问他这几年有没有新搬来的单身汉。

我们这里是一个村一个家族,平日里都是族长说了算,村长平日里办事,都要去找族长商量一下,否则办不好。一般族里正房最大的老人,就会是族长,所以对村里的事特清楚。

那族长告诉我们,就搬来两个单身汉,一个是五年前搬来的,一个是一年前搬来的,江修说找五年前的,族长就告诉我们那单身汉的住址。

我们连忙往山上走,很快就找到了那屋子。这也是老屋,应该是从别人手上买来的,有个中年男人正靠在椅子上晒太阳,我一看就是当初那个邻居,这邻居叫江碎银,以前我见到他还要叫伯伯。

江修得知这是江碎银后,客气地说道:“我过来也没啥事,就是听说你媳妇死了。前阵子我表弟的儿子也去了,想给他在地下认个干娘,你看成不成。成的话……想要你媳妇的生辰八字。”

江碎银愣了下,随后说没问题。他去屋里拿出一本家谱,翻开来给我们看。然后我们得知,江碎银的媳妇叫施蓉蓉,生辰八字也记在上面。江修跟江碎银道谢,还送了包中华烟,然后扯着我往外面走。

等回到家后,江修把施蓉蓉的生辰八字用毛笔写在一块黄纸上,随后把黄纸折成纸船的模样。他把纸船交到我手上,认真地说道:“今天不用绕圈走,太阳落山后进屋,说句打扰了。进去后一碗放米,一碗不放米。你可记清楚了,到时候你点根香,牢牢看着纸船。一直到香灭了,如果纸船一动不动,那就把另一碗也装上米,继续打伞睡觉。要是香烧得特别快,而且纸船还莫名其妙飘起来了……”

“怎么可能飘起来。”我忍不住被逗笑,可话刚说出,我却看见江修表情严肃,根本就不像开玩笑。

我赶忙道歉说对不起,问如果船飘起来了怎么办?

他这才继续说道:“那你就跑,死命跑,千万别回头,往西边跑,知道哪边是西不?”

我说知道,太阳落山的方向,同时还指了指西边。他这才放心,我这时候忍不住问道:“那我要跑多远?”

“唉……”江修叹口气,他看着屋子里的家具不说话,静静地用旱烟枪吸烟。

我急了,问到底跑多远,最后他将纸笔递给我,认真地说道:“在这上面写封家书,如果你不需要跑,那就算了。如果你需要跑,我将这家书给你爸妈,你至少要出十里远,然后四天四夜别回来。如果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就回来看看。如果我没打电话,你就当没有这个家,没有你爸妈和我了,永远别回来。”

我感觉一阵凉气传来,从头凉到脚。

事情好像大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