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孤立无援(本章过于惊悚,阅读后可能不适)/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清楚,如果我这么跑回去,很可能会害江修他们的努力白费。可是为人子女,等真得知自己的父母出事了,谁能安心地离开?现在回去,父母也许还有救,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必须回去。

我找到一辆摩的,请他把我送回家。等到了我家村子附近,摩的师傅不走了,说接下来路坑坑洼洼不好走,我就说那我自己上去。

交了钱,我焦急地往家的方向快走,时不时拿出手机给爸妈打电话,可都没人接。

从外面要进我家,首先要走一条小山道,算是山的入口。这里路不好,还没路灯,特别黑,路的两旁还有水沟。我用手电筒的灯光去照,才能避免自己掉进水沟里。

现在我没法走太快,因为手机的手电筒在这么黑的情况下最多只能照亮五米远,万一跑得快了,要出问题。

走着走着,我忽然听见有声音传来。

“江成……江成……”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我往前走几步,发现有个人正坐在水沟边,他手里拿着个榔头,好像在敲着什么。我靠近一点,发现这人竟然是江修,我连忙问他怎么了,我父母有没有事。

他抬起头看着我,脸上表情很呆滞,手里敲打的动作一直不停:“你走吧,说了叫你别回来。你家房子没了,我要帮你盖房子。”

我疑惑地低下头,却吓得脑门发亮。

江修竟然是将手放在地上,用榔头一直敲自己的手。而他仿佛没有痛觉一般,不停地砸,那手都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也没见他停下来。我连忙抓住他肩膀叫道:“你疯了吧?”

我抓他的力气并不大,可这么抓一下,江修却像失去平衡一般,朝着身后的水沟倒去。我一时间没抓稳,就听见一阵水声,他掉下去了。

我连忙道歉,用手电筒照了照水沟,可一看就吓坏了。

这水沟里干干净净,哪有江修的人影。他就如同人间蒸发,忽然消失不见。

我吓得浑身发抖,此时我很想退回去,可想到爸妈还在村子里,就咬牙继续朝前面走去。

可等走了两分钟,我觉得不对劲。

这条小山道,顶多也就百来米长,怎么我还没走到头。一百米跑步也就是十几秒的事情,我一路快走过来,也该走到头了。我试着用手电筒照向前方,怎么都照不亮。这时我又下意识往后看,却傻了眼。

在我身后,竟然是小山道的入口。

我走了这么长的距离,竟然是半点都没前进。

此时我不由得焦急起来,忽然就有了办法。我大伯就住在村子的第一户屋里,我可以打电话让他来接一下我,到时候跟他一起走,就肯定不会出错。想到这我就连忙给大伯打了电话,请他来接我,借口说我怕黑。他骂骂咧咧着说这么大的人还要别人接,然后要我等一会儿。

等了约莫几分钟,大伯就来到小山道口了。他见到我就一阵骂,叫我快点走,我连忙跟在他身边。

有大伯陪着我走,很快便进了村子。大伯回家后,我松了口气,继续朝着我家走去。村里安安静静的,一路走来,竟然是没出什么问题。等回到家后,屋子里空荡荡的,我见不到爸妈,就又去新房看了看,可还是没人。

怪了,这大晚上的,他们能到哪儿去?

我就坐在老屋里等,等他们回来,时不时又跑去新房看看。时间越来越晚,转眼就到了十一点多,他们还是没回来。

我们村里人从不去别人家过夜,因为会很麻烦别人。所以这时候我断定,爸妈肯定是失踪了,这都快十二点了,却还没回来,此时我心里忽然有个想法。

我就去后山找,对面的老屋子我不敢去,但美女姐姐还没有要害死我的样子,我可以去后山找她,兴许可以知道点什么。

想到这,我立即就往后山跑。进入后山没多久,那小树林就出现在我面前,等走过去后,我又见到了那条河,但河边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就蹲在这河边等,静静地抽着旱烟枪,时不时我还会大喊一声,希望能引来人。

渐渐地,忽然有脚步声从小树林那边传来,我惊喜地连忙用手电筒去照。等了几分钟,小树林里愣是没走出人影,可那脚步声却一直在响。

就好像……有人在树林里不停地绕圈走。

我疑惑地朝着小树林走去,却忽然听见身后有声音传来。

“江成,你不要去。”

我吓得身体抖了一下,连忙转过头,却看见竟然是谭东宇正仰面漂在河里。现在的他看着哪里还有人样,他身体被水泡得肿大腐烂,活脱脱像是溺死的尸体。可他眼睛却睁开着,而且一直在看着我。

我吞了口唾沫,双腿止不住地发抖。谭东宇应该是听美女姐姐的,既然他都叫我不要去,那么就能断定了--小树林里的那个,并不是美女姐姐。我才想起来,美女姐姐走路是不会有脚步声的。

突然间,那脚步声停住了,随后竟然沙沙地往我这边走来,我吓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身后是条河,可我不会游泳。

从那小树林里,窜出一个人来,等看见这人,我顿时惊喜地叫道:“江叔叔!”

来人正是江修!

他灰头土脸的,眼睛却是神采奕奕,冲过来拉住我的手就往山上跑,嘴里骂道:“娘咧,叫你别回来你还回来,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呐?”

我此时没心思顾别的,连忙问我爸妈怎么了。他叫我先别问,远离我家和这条河再说。

听见江修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那条河明明只有我能看见,怎么江修看得见?

这时候我下意识低头看,却看见江修膝盖下方的裤子空荡荡的。

他的……怎么没有腿还能走路?

我浑身都打了个哆嗦,想挣脱开江修的手,他那手却如同老虎钳子一样紧紧地抓着我。我们此时已经快跑到山顶,这时候我才看见,在那山上竟然有个人影,赫然就是施蓉蓉!

她今天没穿那一身花布衣裳,反而是打扮得很艳丽,穿着一身红色新娘子的衣服,脚下是一双红布鞋,踮着脚,脸还是特白,那嘴唇红得要滴出血来。我一看就认出来了,这是美女姐姐的嫁衣。

为什么美女姐姐的嫁衣会在施蓉蓉身上,我不在的这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叔叔,快停下来……”我焦急地恳求道,“前面不能走了。”

江修不说话,一个劲地把我往前面扯。我急得连忙跳起来,两条腿一起踹在江修身上,他就如同木头人被我踹开了,连痛叫一声都没有。此时我明白了,江修也已经中邪,局势分成了两派。

一边是施蓉蓉和江修,一边是谭东宇和美女姐姐。我孤立无援了。

而我的父母,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施蓉蓉一步步朝我走来,我连忙就往山下跑,风声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我跑得特别快。人在下山的时候如同跑动,那根本收不住脚,我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连忙就护住头,往前滚了好几米才停下来,脑袋磕了一下,疼得不行。

我挣扎着站起来继续跑,终于跑到河边,我害怕地大喊美女姐姐,我想她出现在我面前。虽然我不知道美女姐姐会对我做什么,但肯定没有施蓉蓉那么恐怖。

哗啦。

就在这时,河里忽然传来一道水花声。却见那皎洁的月亮下,美女姐姐穿着一件红色肚兜,如同出水芙蓉,从河里钻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