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美女姐姐的身世/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皎洁的月光照在她那肌肤吹弹可破的肩膀上,头发湿漉漉地放下,为原本就美丽的她更增添一丝妩媚。

“夫君,我护着你……”

她朱唇轻启,竟然抓住我,一把将我扯向河里。我顿时很是惊慌,因为我并不会游泳。

等进入河中,我痛苦地呛了几口水,然后昏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我只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在我的嘴唇上,很冰冷。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正躺在新房的床上,身上一件衣服也没穿,天也已经大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是全然不知。此时我手上有滑滑的感觉,扭头一看,竟然是一件红肚兜正被我抓在手里,引得我脸红心跳,因为这赫然是美女姐姐的肚兜。

我好奇地拿在鼻前嗅了嗅,很香。随后我才反应过来这动作很变态,连忙将红肚兜收在口袋里,跑出去找父母。

可新房老房都是空荡荡的,哪里有父母的声音。我就犹如大海捞针一般,找不到半点信息。

我蹲在老屋里,抽着旱烟想办法。想着想着,我还真是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

大伯。

他肯定会知道许多事情,虽然爸妈从小不跟我说,但大伯肯定知道不少。我连忙就跑去田里找大伯,他果然在那种地,见到我过来,他问我咋的了,我就将事情说了一遍。

大伯听得一愣一愣,等听完后,他将锄头往地上一放,揉揉眼睛,叹气道:“那女人还是没放过你。”

我劝道:“大伯,你把事情都告诉我,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要救我爸妈,就必须将事情了解清楚。我不是小孩子,别再对我瞒着了。”

他思虑一会儿,随后说好,便将事情娓娓道来,而我听得心惊胆跳。

二十二年前,我爸妈和村里的一对夫妇都怀孕了。他们四人感情挺好,所以一起指腹为婚。

村里确实有很多娃娃亲,这也不算稀奇事。

之后是那对夫妇先生出了一个女孩,等六个月后,我才出生。

从大伯口中可以得知,那小女孩很漂亮,从小就跟我腻在一起。每当有人欺负我,小女孩还会保护我。

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们五岁时,那对夫妇却又怀孕了,并且生下一对双胞胎。

为了养活两个儿子,他们……亲手将小女孩溺死,葬在后山。

听见这句话,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惊呼道:“为了儿子不养女儿我能理解,但他们干嘛不送人?”

大伯无奈地说道:“山里谁会要女娃子,再好看也是女娃。那时候路还没通,全都是山路,走到城里要十几天,又带个小娃娃,怎么走?”

我惊怒地握紧拳头,农村里会将刚出生的女儿溺死,这不是稀奇古怪的事。可是……都已经养到五岁还能杀掉,这是有多狠的心。

大伯叹气道:“那小女娃死后,你就哭,哭得很凶,后来发了高烧。就在你发烧那几天,那对夫妇家里起火,死得干干净净。我们都说是女娃来讨债了,要把你保护好,否则长大了被勾走做老公。等你发烧治好后,脑子貌似是烧傻了,把那小女孩的死忘了,一直问小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等七岁了才不问。”

我很努力很仔细地去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有这种事,小时候的事情本来就很难记得,我连一丁点轮廓都记不起来。

小女孩……会是美女姐姐吗?

我请大伯带我去后山看小女孩的墓,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带着我往后山走。等快到后山顶了,才找到一个小土堆,简陋得根本算不上是坟墓,土堆前插着个木牌。

上面写道:江雪之墓。

很简单的名字,可见她的父母一看是女娃,就没有起名的心思。

坟墓四周都是高处,只有后面是一条山谷。我有些纳闷,怎么会有这样的坟墓,看着就很奇怪。

大伯这时候说道:“这坟是隔壁村一个道士给弄的,他说四边都高,女孩就是有怨气也爬不出来,又断了后路,可以保那家人平平安安,两个儿子财源滚滚。”

我一听就知道不对劲,估摸着是那道士气不过这样的行为,就骗他们这样葬小女孩,正好让那一家人遭报应。只要读过一些书,都觉得这番言论很奇怪。

我跟大伯道谢,让他先下山去。随后我就坐在这小坟墓边静静等待,我觉得如果美女姐姐真是这小女孩,晚上肯定会在这一带出现。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求助她帮忙。

时间消逝而过,太阳很快就落下山。四周灰蒙蒙的,让人有些看不清楚。

我蹲在这里静静地吸着旱烟,心里犹如打鼓一样,只能不停地吸烟冷静下来,呛得咳嗽。

一阵冷风忽然吹来,我嗅着感觉有些香气,此时我听见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夫君。”

我连忙转过头,正看见美女姐姐站在我身后。她果然是来无影去无踪,一点脚步声都不会传出来。今天的她穿着那一身白裙,脸上有些惊喜,应该是想不到我会主动来找她。

我哆哆嗦嗦地问道:“你是不是江雪。”

她点点头,温柔地看着我,此时我心里更害怕了,想不到死去十几年的人,竟然会出现在我面前。

她那双美丽的眼眸子看着我,朱唇轻启:“夫君,我等你好久了。那里又冷又湿,我每天都在想你,想着你来找我。”

此时我忍住恐惧,迫不及待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把爸妈救出来?要是你能救他们出来,我心甘情愿和你成亲。”

听见我这话,她楞了一下,随后脸上满是惊喜,如同个天真的小姑娘:“真是心甘情愿?”

我说绝对不骗人,她就想了想,随后说道:“他们被那女人关在你家对面那老屋的楼上,现在还有救。她是怨气未消,你找一条咬过多人的凶悍黑狗,对它尸体磕三头,取下毛搓成鞭子,用红绳绑牢,再用它的血泡一小时,用火烤干后,就能拿来打那女人,能打三次。千万别抽空,对着额头打。鞭子抽在你爸妈那朋友脸上,能叫他恢复神智。”

我爸妈的朋友……那不正是江修?

我一听大喜,连忙跟江雪道谢,然后朝山下跑去。山里的狗凶猛,我新房旁有个邻居,他家就有条黑色的狗,经常咬人。有次他们出去种地了,那黑狗竟然还自己跑出去,咬破了一个小女娃的腿,将一块肉吞肚子里去了,害得他家赔不少钱。不过那邻居经常拿这条狗去赌斗狗,能赢钱,所以舍不得打杀。

我跑到山下,那邻居正好不在家,黑狗见到我就冲上来吠叫,我拿起许多石头,将那狗砸死,然后把狗尸体偷了出来。

随后我将狗的尸体拖到新房里,按照江雪所说的,先对狗磕头,然后剪下毛搓成鞭子。开始的时候不容易弄,后面掌握了技巧,再加上有红绳绑着,就轻松许多。

随后我放入黑狗血内浸泡着,一小时后用火烤干,试着甩了甩。

这鞭子发出啪啪的脆响,比我想的要结实许多。

我拿着鞭子出门,小心翼翼地朝山里走去,很快就到了那老屋。

这里黑漆漆的,特别安静,木门大开着。

我忍着恐惧走到门口,正犹豫怎么进去,从那老屋楼上,忽然传来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

“送米的咧。”

我浑身发抖,紧紧地握着鞭子,就怕听到下文。

还好……过了几秒钟,还是特别安静。我松了口气,施蓉蓉好像不在,我连忙朝着里面走去。

可等我前脚刚踏进门口,从我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快速奔跑而来的脚步声,沙沙作响,好像从后面跑过来要抓我,冷不丁地还传来一道尖锐嗓音,令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不是送米的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