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拼命爬/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眼前的视线越来越黑,原来被勒住脖子不止会窒息而已,头脑也会一下子昏掉,浑身使不上力。

谭东宇把我拖到树边,我原以为他会勒死我,但他没有,而是用绳子把我绑在树上。他脸色很狰狞地说道:“你们害我变成这样,我也不要你好过,你就等着被狼吃了吧。”

我惊慌地说道:“谭东宇,害死你的人不是我,你要找就找江修。”

“我哪有这么傻,我对付不了他,就对付你!”

谭东宇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他将我绑严实后,怪笑地爬到树上看着我。我抬起头,对谭东宇大喊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江雪在哪儿?”

“在这河里,但她不会救你的。”

谭东宇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随后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再理会我。

我就一直对着河喊,说自己并不是故意的,那时候是江修的自作主张。我知道江雪一定能听见我的话,就说了许多。

我希望能打动江雪,让她原谅我。

可湖面还是平静得跟镜子一样,我知道她不相信,就叹气道:“你想想,没有了你和施蓉蓉,我如果真是那样的人,肯定会在村子里躲着不敢出来,江修也一定会跟我说,东边是我不能来的地方。可我还是来了,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就是要跟你解释清楚,哪怕你不原谅我,只要你能听见,我也死而无憾。你要是听得见,就给我个回话。”

这时,河面忽然有了动静。我看见河面上起了一丝波澜,江雪由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出现,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长裙,湿润的身体显得格外魅惑。

我们隔得比较远,夜色又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见她幽幽地问了一句:“江成,你喜欢我么?”

我楞住了。

她转过身,湿润的长裙在月光下有些透明,较好的身材展露无遗,我看得呆了眼,而她轻声说道:“透过三十年的月光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我没有存在三十年,却觉得经历了太多。十几年来,在这又湿又冷的地方,我一直告诉自己,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只是你躲着我,我才知道你怕我。”

她说的是张爱玲的句子,我觉得这一幕会在我心中变成永恒。一个绝美的人儿,在月光下倾诉自己的心意。但我却不能告诉她,我到底喜不喜欢她。

她看了一会儿月光,忽地摇头说道:“别再来找我了,我其实也不喜欢你。我只是想找除了爸妈,最后一个对我好的人,但那也只是以前的你。”

说完,她忽然用手在背后一件,那到臀部的秀发竟然被剪下一半,头发落在河面上却不下沉,她如白鲤鱼潜入水中,湖面荡起了一丝涟漪,却很快就归于平静。我呆呆地看着这条河,因为它竟然缓慢地开始消失,甚至能看见河下面的土地。

慢慢地,这条河彻底消失不见,我抬起头,发现谭东宇也跟着不见了。

但是,我还被绑着。

我害怕地看着四周,这就是野外的一条小路,大晚上怎么可能有人来,就是白天也不一定能见到人。我时不时还能听见狼啸和野狗的吠叫声,怕得浑身发抖。

这时,我忽然嗅到空气中有血腥味,那味道是从我身后传出来的。可我身上明明就没有伤口,顿时我明白了,肯定是谭东宇动的手脚,他说要让我被狼吃掉,那是认真的。

夜晚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树林里忽然传来很轻的脚步声,是从我身后传来的。突然间,我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影子窜到了我前面,随后它忽然转过身来,转身的一刹那,吓得我险些大叫出来。

真是狼。

黑暗中,它那一双散发着黄绿色光芒的眼睛显得格外渗人,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又是几道影子走出来,竟然有四匹狼。

它们没有急着攻击我,而是在嘴里发出低吼声,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我怕得不行,但身体又被死死地绑着,就想到了爬树。

我努力蹭着身体往上面爬,谭东宇绑得不是特别紧,使得我可以依靠绳子往上怕,树皮和麻绳磨得我皮肤火辣辣得疼。就在这时,一条狼忽然就窜过来,张口咬住了我右脚的鞋子!

我吓得啊啊大叫,用左脚顶着自己的身体往上爬,右脚不停地距离摇晃,努力想把它给甩下来。

这匹狼很狡猾,它也用自己的腿顶着树,想把我给扯下来,我就用力地往后搓,终于把鞋子脱了下来。

但就在这时候,又是一匹狼窜了过来,一口咬在了我的脚上,疼得我差点大声叫出来,我不停地大吼救命,用力地甩开那匹狼,身体死命往上爬。

我感觉自己的背部皮肤肯定已经被磨破,因为我后背很湿润,还特别疼,估计流了不少血。另外几批狼也跳起来要咬我,可现在我已经比较高,没这么容易咬到。

终于我踢开了那匹狼,等脚踩在树木上,却觉得滑腻腻的还很疼,好像脚上多了块东西踩着一样。

这……肯定是脚上已经被咬下了一块肉。

此时我哭得跟个娘们似的,大声叫喊着救命,又忍着痛往上蹭。我终于明白谭东宇要我承受什么养的痛苦,这对我来说是心灵和肉体上的双重痛苦。

那几匹狼一时间咬不到我,就在下面绕圈,时不时跳起来咬我。我哭着继续往上蹭,脚上的那块肉越踩越大,因为动作剧烈,我正一点点地把那块肉踩下来,疼得我差点昏过去,此时我额头上已经全是汗珠。

可我只能忍着痛,因为一旦不用力就会滑下去,这时候如果滑下去,皮肤肯定会被磨蹭出许多伤口,而且要被这四匹狼一拥而上。

“谁在喊救命呐!?”

正在这时,马路那边忽然传出一声叫喊,我连忙大吼道:“在旁边的林子里,你先别急着过来!这里有四匹狼!”

我怕那人只是孤身一个,这样肯定不是四匹狼的对手。如果他人少的话,还不如先去搬救兵。

我看见一道手电筒向我这照了照,然后忽然就关掉了,然后传来了逃跑的声音,那人一边逃跑,一边焦急地说自己对付不了,现在就去找人来帮忙,让我千万撑住十分钟。

十分钟……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短,之前我用了太多的体力,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十分钟。而且我觉得脚下的树皮已经被踩得有点松动,可这时候我没力气再往上爬了。

我咬紧牙关,踩着脚不让自己掉下去。救兵的希望又给了我许多力气,那四匹狼还不知道已经有人要来帮忙,还时不时跳起来要咬我。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因为右脚没穿鞋的缘故,身体正在慢慢地在往下滑,好几次差点被咬到。

我死死撑着,期待着救兵赶紧过来。虽然那人说是十分钟,可对我来说,每一分钟都如同一小时那么漫长。

忽然间,远处传来了人们大吼大叫的声音,还有光线不停地从外面的路上穿出来,我顿时松了口气,有救了,人们来了。

就在这时……

我脚下忽然传来一声脆响,左脚的那块树皮竟然被我踩破了。顿时,我整个人朝着下面剧烈滑去,后脑勺,手肘,后背,臀部和脚踝,都被粗糙的树皮摩擦着,疼得我大叫出声!

我重重摔在了地上,而那四匹狼看见了希望,立即窜过来咬我。有两只分别咬住我的腿,一只咬住我的手,而还有一只,朝着我的脖子扑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