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奇怪的银行卡号/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脖子要被咬中,我连忙将头往下面狠狠一砸,正好碰到狼柔软的鼻子,但它的爪子却在我脸上狠狠地抓了一下,火辣辣的生疼。此时人们终于大喊大叫地赶到了,那几匹狼吓得立即逃走。

我被送到了镇里的医院,打了好多种针,医药费付了两千多块。特别是腿那一块,医生给我缝了四十多针,才将伤口给缝合。他说要住院一段时间,我说好,那就住院吧。

这一晚可能是流血过多的缘故,我躺在病床上睡得特别熟。睡着的时候,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抓我的手,但懒得醒来。

等第二天起床,我习惯性地揉揉眼睛,却吓得困意全无。

在我手腕上,竟然又多了个黑爪印,吓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那老婆子来找我了,可现在怎么办,我受伤了不能出院,全身都疼得厉害,甚至翻身都会疼。她在这时候找上来,那我不是明摆着要出事吗?

我就很担心,在想要不要找江修过来。可没担心过久,病房里就来了个人,可不正是那和尚。他进来就说听闻有人在野外被狼咬了,算算时间地点觉得可能是我,就来看看。

我心里被感动到了,这和尚没卷走我的三万块,还主动过来看我,这善心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这时候我给他看了看爪子印,问他该怎么办。

和尚一看见这爪子印,也是变了脸色,他说不应该啊,都将那老婆子送走了,怎么还会找过来。

我试探地问道:“会不会是……她有什么冤情未了?电视上不总那样演的吗,因为冤情未了,所以留在这世上。也许我们帮那老婆子把冤情解决了,她就会放过我。”

和尚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就算是这样,可它们一向不喜欢说自己死的原因和冤情,因为会惹怒它们。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暂时又不能离开医院。说实话,我对付不了那老婆子,我才跟师傅学没多久。”

我连忙说道:“那快把你师傅请来啊。”

他摇头苦笑,说师傅去外地谈生意了,恐怕要下星期才能回来。我听得心里焦急,因为就是这和尚把我坑了,他现在却说没办法,那不是害我的命么?

和尚也知道自己这样有些过分,他想了想,说他有办法,可惜要犯戒,下午就把办法带来。

眼下我也只能相信和尚,就点头同意。等下午的时候,和尚又来了,他这次不是自己来的,还带来了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我疑惑地问这是谁,他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杀猪场里的屠夫,身上那股气重着咧,脏东西都不敢近身。他以前找我做过法事,还算有些交情。”

我顿时明白了,感情和尚是要让这屠夫给我当保镖。

和尚对屠夫说道:“大哥,我这朋友欠一个老婆子钱,现在他重伤住院,可那老婆子还一直来要钱。她白天怕有人来,专挑晚上来讨债,我朋友都说了,等出院就挣钱还她,可她就是不乐意,非要我朋友拿医药费来抵债。”

屠夫一听就怒了,他说道:“这么没人情味的老婆子,都活几十年了,还不体谅别人的不如意?放心,那我就陪你朋友住,那老婆子赶过来,我就赶走他。”

如此看来,和尚说的犯戒,就是撒谎了。

见屠夫同意,和尚就笑了,他小声跟我说道:“那老婆子最多再来两次,估摸着就不来了。我已经去查过了,大后天是她忌日,到时候她要有一星期的时间躲着,有个词叫头七,她这是躲老七。”

我点点头,和尚又与屠夫交代几句,还给他塞了红包就走了。

我心里还是挺慌的,不知道这屠夫到底行不行。

虽然害怕,但晚上我还是睡得挺早,因为身体确实虚弱。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被一阵怒骂声吵醒。

睁开眼睛,我看见老婆子正站在门口,她这次没用头发遮住脸,但黑乎乎的看不清楚。而我身边的屠夫嘴里在大骂:“叫你滚你听不见呐?老太婆这么不要脸皮,我还是第一次见,气得很。”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老婆子走去。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那老婆子竟然害怕地后退几步,分明就是不敢接近屠夫。我心中大喜,而屠夫口中骂了几句,那老婆子立即逃了。

还真如同和尚说的,有用。

我跟屠夫道谢,他摆摆手说没啥大不了的。随后我放心地睡觉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觉得特别安心。

和尚白天有跑来问我情况,我说挺好的,他也就放心了,说那三万块钱,等我出院那天给我,现在给我不安全。

时间又到了晚上,因为有屠夫在身边,我依然睡得很安心。

睡着睡着,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脸,疑惑地睁开眼睛,却看见是一个护士在摸我的脸,而屠夫已经不在我身边。

“你干什么?”

我有些警惕地看着护士,她脸色呆滞,眼睛睁得格外圆,嘴里还在嘿嘿地傻笑,口水都递到了我的脸上。

不对劲。

我连忙要叫喊,护士却眼疾手快地把一块布塞进了我嘴里,使得我无法叫出声。此时她就像自言自语一样地嘟哝道:“送米的,那屠夫被我骗出去了。你别紧张,我不是来杀你的,只是要你帮个忙,你要听我说说的话,就眨眨眼,如果不听,那你就死。”

这不是护士,这是那个老婆子!

我连忙眨眨眼。

护士的脸就如同机器一般呆滞,说起话来完全没表情,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纸条递给我:“一星期内,你给这个卡里打五万块钱,我们的事情再继续谈。如果没打,你就要死。”

她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病房,走路腿还一瘸一拐的。我惊得心跳加速,将嘴里的布条扯出来。此时屠夫骂骂咧咧地走回来了,看见我醒着,他说刚才遇见个护士,让他下楼帮忙拿我的药,可他一走下去,人就不见了。

我看着手里的纸条不说话,上面是一串卡号,还写着李雪梅三个字。我就纳闷了,李雪梅是谁?

我决定不听老婆子的话,五万块钱哪能说给就给,于是也没当一回事,就这么在医院里休息了三天。

可等第四天的时候,情况不对劲了。

第四天我早上醒来,感觉背部疼得厉害,正好和尚有时间来看我,我叫他帮我看看。和尚一看,脸色变了变,他说两个爪子印已经烂肉里去了。

我连忙问道:“那可怎么办啊?”

和尚一本正经地说道:“估计是被那老婆子动了手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我一听吓坏了,老婆子那时候说一星期内如果不打,我就要死,莫非说的就是这个?

想到这儿,我连忙把事情跟和尚说了。他接过纸条一看,疑惑道:“李雪梅……这名字有点耳熟啊,我记得上次我们见面的那个灵堂,那死者就叫李雪梅。”

我顿时楞了。

怎么要我给一个死人汇款?

和尚仔细想了想,说现在命在别人手上,不如先汇款吧,钱先从他那儿出,到时候如果事情圆满解决了,让我再把钱给他。

下午的时候,和尚就帮我去汇款了。我躺在病床上静静地想事情,忽然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了短信。

“钱收到了,谢谢。”

这是一条很简单的短信,可问题是……这个号码,却是被备注了的,上面赫然写着李雪梅三个字。

怎么可能。

我手机有密码的,那密码只有我知道,为什么手机里凭空出现了一个联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