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送寿衣/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在山里洗东西?我突然想起了来买钢丝球的那个男人,就好奇地往前走了两步,果不其然,正是那男人蹲在那儿。

他正在用一个黑乎乎的钢丝球刷手,突然他转头看见我,平静地说道:“老板你怎么在这,刚才我去你店里买钢丝球,你人不在,我就自己拿了,钱放在抽屉里。”

我哦了一声,疑惑地说道:“你怎么用钢丝球刷手,不觉得疼么?”

他摇头说不疼,我关心地提醒道:“别在山里待太久,听说这儿昨天火灾烧死了人。”

“知道了,谢谢。”他平静地说道。

这人真怪,好心提醒他还这么平平淡淡的。不过我也放心了,昨天以为他是拿钢丝球洗什么奇怪的东西,原来是给自己洗手用的。我也知道,有些工作容易弄脏身体,要是不刷还真洗不干净。

不过我还是很怕这个男人,因为他给的钱会突然变成皮,所以我觉得他不对劲。

我问他下山的路怎么走,他仔细地跟我说了一遍,我跟他道谢,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他忽然说道:“老板,你那有没有卖寿衣?”

我说有的,我这杂货铺里东西很多,寿衣也是有的,不过要订制。他说想请我帮他订制两件,一件是红色,一件是蓝色。红色要女士的,蓝色要男式的,然后问我多少钱。

寿衣的价格我记得,就很是尴尬地说道:“一件四千,钱有点贵。”

他竟然没觉得贵,而是平静地说自己身上没这么多钱,等会儿快天亮了去取钱来给我。我就问了身高和大小,他说男式的照着他的型号做就行,我听后心里吓了吓,说哥们,你这是要给自己订寿衣呢,他就呵呵笑了下不说话。

我将身高型号记下来,说两天内会做好的。因为我这的寿衣要去镇里的一家店里订制,他说不急,五天内做完就好。

等下山后,我又在店里睡着了,李雪梅和男人都没再过来。

当我醒来后,天已经微微亮了,我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脚却踢到了什么东西。我低头一看,却发现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盒子,就捡起来一瞧,吓得差点丢了出去。

那是一大块皮,比昨天的要真实许多,上面还有清晰可见的毛发,好像是腿那块的皮,有一些灰粘着。这应该就是那男人送来的八千块钱,我小心翼翼地收好,等晚上老头子来收,心里却慌得直打哆嗦。

这是人皮,若说昨天可能是猪皮或人皮两个选项,今天我已经能订下来了。

是人皮没错。

我火急火燎地给张元打电话,害怕地说了这件事情。张元纳闷地跟我问道:“是两件寿衣没错?”

我说那肯定没错,一件红的,一件蓝的,红的要女士,蓝的要男式。

张元说恐怕有事情,但他手上有几个生意没空过来。他说等下次要寿衣的时候,问那男人红色寿衣是给谁的,多问一点,对方不会发火。

我说好,然后挂了电话,去镇里订了寿衣。今天运气出奇地好,人家店里竟然直接给我拿来寿衣,说最近工人不在,把样品直接拿去就是。

我交了四百块钱的费用,想着这真是暴利的生意,成本四百,却能拿把钱。

将寿衣回到店里后,我看见老人又来了,他打着一把黑色的大伞,站在门口等我。我连忙打开门,说怎么还没开店就来了,他平静地说知道你这有好货色,就来拿了。

我听得有些疑惑,问道:“你收这些东西是做什么?”

他却烦躁地让我别多问,我连忙就拿出那盒子,老头子打开后看了一眼,立即递给我八千块钱,然后抱着盒子就走了。

我纳闷地说了句神经病,就去楼上补觉了。等一觉醒来,太阳都快落山,我连忙走到楼下打开门,却不由得傻了眼。

门口竟然有一只黑猫的尸体,也不知道是谁放在这的。那黑猫的脑袋被压爆了,死壮很是凄惨,遇见这么晦气的事情,我气得不行,连忙将黑猫收拾了。

等晚上时,那男人来了,问我寿衣有没有做好,我就拿出寿衣给他看,问行不行。

他查看得很仔细,然后说可以的,我这时候想起张元的话,疑惑道:“这红色寿衣,你是给谁的?”

“给一个女人,她死得早,还没结婚。”他平静道,“还有四天是她结婚的日子,我想把寿衣给她。”

我顿时明白了,这是结阴亲呐。

他看过货后,满意地将寿衣收起来,然后跟我说道:“帮我把寿衣送到对方家里,你看成不?”

我连忙说没问题,他就把红色寿衣给我,然后告诉我地址。那户人家也不远,距离我这就一条街的距离。

吃过饭后,我就带着寿衣去了那户人家,里面门正好开着,一家人坐在里面吃饭,一男两女。我进来把寿衣放在桌上,男主人问我干啥,我笑呵呵地说你们女儿的寿衣。

随后我转身就要走,才刚离开门口,我后衣领忽然被人扯住了,那人粗暴地将我转过身来,我正纳闷,脸上就挨了一拳,原来是那男主人动手。顿时我气得不行,与他扭打在一起,那两个女人连忙过来拉架。

我们打得气喘吁吁,被扯开之后,我指着那男人的鼻子骂道:“你他娘啥意思咧?”

中年男人顿时暴跳如雷:“老子问你是啥意思!我女儿还活得好好的,你送个寿衣干啥?”

我顿时愣了,拿出写着地址的纸条,疑惑地说是不是送错了。那女主人过来抽走纸条,说这就是他们家,可是他们女儿没死。

女主人身旁的一个年轻女孩气坏了,指着我大骂,说我是不是神经病,好端端地送个寿衣过来。

我连忙道歉,要把寿衣收起来,随后去扯寿衣。就在这时,寿衣里突然掉出了点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几叠钱和一张纸。

我们拿起那张纸,上面就写着一行字:李玉兰,我们已经要交往三周年,我答应过你,那一天我会娶你,这是礼金,让你父母收好--罗玉山。

看见这信,年轻女孩突然苍白了脸,惊恐地抱住了肩膀。那女主人也是吓得把信用力一拍,她像个疯子一样捡起地上的钱,尖叫道:“刚好五万块钱,真是五万块钱!”

男主人不敢置信地夺过钱数了数,也是害怕地不行。我疑惑地问到底怎么了,那年轻女孩哭道:“寿衣是谁给你的咧?”

我就将事情说了一遍,年轻女孩连忙拿出手机,翻出张照片给我看,问是不是这个男人。

照片里,她和一个男人拥抱在一起,笑得很幸福,赫然就是那男人。

我说就是她,年轻女孩立即哭了,说她就是李玉兰,而且之前两家人谈过礼金,刚好是五万块钱。

我一听也慌了,惊讶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干啥给你送寿衣,你打个电话问问他。”

“怎么问咧……”女主人捂着脸一个劲地哭,“他前天早上就死了,被烧死的。”

我脑袋里顿时嗡得一下,那个男人已经……被烧死了?

该死的张元,竟然不将事情通通与我说仔细,让我跟一个如此诡异的人做了两天的生意!

男主人抓住钱往我怀里塞,他哆哆嗦嗦地说道:“事情是你弄出来的,你能去解决了不?我女儿还这么年轻,你就让那人放过她吧。”

我接过钱,呢喃道:“这钱是不能花……也不能收,我今晚就帮你们退了去,我知道他在哪儿。”

他们一家人连忙跟我道谢,我哆哆嗦嗦地走出屋子。虽然有点逞强,可我不能这么没心没肺,寿衣是我订做的,也是我送来的,我不能间接把一个姑娘害了。

今晚,我就要跟那个男人谈谈,如果他没来,我就去山里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