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靠自己/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我以为,罗玉山不会再来了,不料等我回店里的时候,却看见他还在店里等我。

我刚进来,他就对我问道:“寿衣送过去了吗?”

得知罗玉山是个死人,我心里还是很害怕的,但考虑到那无辜的李玉兰,我硬着头皮说道:“我不会帮你送的,你们现在阴阳两隔,人鬼殊途,怎么能在一起?”

罗玉山反问道:“你这句话不是很可笑吗?你自己也有一个冥妻,怎么就说人鬼殊途。”

我顿时愣了,问你怎么知道。

他又问道:“你在这开店,不就是想买东西的人给你帮忙么?你的事情我自然都知道,要不是我,李雪梅早就进这店里害你。”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李雪梅不敢进来,原来是因为有罗玉山在保护我。我算是全明白了,这个店就是和死人做生意,直到生意结束前,我都和罗玉山是合作关系。他给我钱和安全,我给他提供货物,估计是因为我的货物不一般,他才愿意接受这种不公平待遇。否则的话,他为何要和我保持交易关系?

罗玉山耸耸肩,他要我自己选择,是受他保护好好做事,还是被愤怒的他和李雪梅一起杀死。

他的话语让我惊慌失措,我不想死,也不想害死别人,心里一时间没了抉择。我看着罗玉山的眼睛,呢喃地问到底有没有别的办法。

他说没办法,四天之后,就来娶李玉兰为妻。另外他还告诉我,成亲那天,他会将李雪梅解决掉,到时候我会就安然无事。

随后他走出屋子,我傻傻地坐在屋子里,不知如何是好。

张元那和尚最近事情多,肯定不会过来帮忙。我又不想找江修帮忙,因为我与他是不同路的人,万一他再做出让我崩溃的事情,比如像伤害江雪那种事,估计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身份互换,对,江修在我面前做过两次身份互换。我不能什么事情都依靠别人,也许自己也能办好。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订制计划。那条黑狗做的鞭子我有带来,暂时称呼它为打鬼鞭,然后我能与李玉兰身份互换,让罗玉山将我当做李玉兰。等他靠近我时,我立即将打鬼鞭抽在他脸上,肯定能成功。

那时罗玉山已经帮我将李雪梅解决,只要我的计划能成功,就是一石二鸟,天衣无缝。

想到这个,我心里就安稳了许多,靠在椅子上开始搓烟草。这夜晚李雪梅又来了一次,还是在门口不敢进来,我注意到她此时看我的脸色好像是有点惧怕,看来罗玉山有对她采取过什么措施。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李玉兰家,她们正在吃早餐。见到我过来,李玉兰连忙问我事情怎么样了,我叹着气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主动提出要帮她解决。她们都是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那女主人说不如搬家好了,可男主人和李玉兰都有些犹豫。

“要不听他的试试吧……”男主人考虑一会儿后说道,“他能跟罗玉山说话,肯定有些本事。你们见过谁平时能和……和那种东西讲话。”

两个女人想想也有道理,我就要了李玉兰的生辰八字,说等成亲那天,我来解决。我告诉她们,这三天表现出喜庆点的样子,千万别叫罗玉山看出古怪来。

他们自然不敢不照办,这几天里,罗玉山还总来我这买东西,都是结婚的一些用品,我也从他手里赚了将近四千多快钱。

等成亲那天,我来到李玉兰家里,取来一张黄纸,让她咬破中指写上生辰八字,又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上面写了我的生辰八字。随后我忍着恶心把黄纸吞下去,摆好蜡烛,坐在地上与李玉兰说道:“记住我与你说过的话么?千万不要说话,千万要距离我十米内。”

李玉兰害怕地点点头,此时天色已经暗了,门大开着,可以看见外头的情况。我坐在门口,不敢有任何小动作,连烟瘾来了,抽口烟都不敢。

突然间,外面响起了一阵唢呐的声音。李玉兰的父母赶紧跑出去看,然后慌慌张张地来跟我说,外面有几个人抬着一口棺材,正往我们这边走来。

我心里一紧,看见有四个人走到了门口。这四人身穿白衣,头上戴着大大的黑色帽子,模样看着十分怪异。他们有两人一前一后抬棺材,一人在前面丢纸钱,一人在后面吹唢呐。

他们很诡异,走路时身体很是笔直,哪怕抬着棺材,那脊梁骨也挺得笔直。走路时,他们会犹如跳芭蕾舞一样,将脚犹如九十度一样抬高,然后脚尖落地,后脚跟却从来不贴在地上,直接就抬起另一只脚走。

李玉兰父母都害怕地躲进了里屋,这时候他们将棺材放下来,安静地站在棺材旁。我看见棺材里伸出了一只手,那手用力一撑,里面的整个人就起来了,可不正是罗玉山。

他朝着我招了招手,直接无视了李玉兰。这让我心中一喜,果然成功了。

我拿起打鬼鞭,小心地朝着罗玉山走去,而李玉兰就跟在我身后,因为她需要距离我十米近。看见我手里的打鬼鞭,罗玉山开口问道:“玉兰,你手上那是什么?”

“是绳子咧……”我说道,“能把棺材绑紧一点咧。”

他又问道:“寿衣穿你身上,怎么小了许多?”

我想了想解释道:“知道你要来娶我,这两天开心地多吃了点。”

他笑吟吟地点了点头,说你真是温柔又考虑得细腻。

那四个人一动不动,就如同木头人一般,静静地看着我朝棺材走去。只有最前面的那人,时不时洒出一些纸钱,寂静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这场景叫人头皮发麻,只有那哗哗的纸钱甩动声。

此时我已经走到棺材旁,只要我再往前走两步,就能准确无比地把打鬼鞭抽在罗玉山脸上。到时候他肯定要落荒而逃,江雪与我说过,脏东西是很怕打鬼鞭的。

此时我们已经很接近,我壮起胆子,笑吟吟地说道:“玉山,你凑过来让我看看你,好久没见到你,想念得紧咧。”

罗玉山听后,果真顺从地将脸凑过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一米不到。我抓准机会,连忙一鞭子抽出去,突然间,我看见罗玉山忽然变了脸色。他怒吼道:“江成,你敢耍我!”

说话间,他将身体往旁边一躲,我这一鞭子也就抽空了。

怎么回事!?

我惊慌地回头看去,却发现哪里还有李玉兰的身影,那娘们害怕地一边跑一边时不时回头看,就怕被人抓住,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超出了十米!

罗玉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他愤怒地吼出了声:“我刚帮你把李雪梅解决了,你现在竟敢弄我!”

没办法了,只能硬拼!

我咬紧牙关,抓着鞭子朝他脸上砸过去,但因为我们现在距离很接近,这一鞭子抽不出多少力气。罗玉山痛叫一声,整个身体犹如一张纸片朝后面轻飘飘地飘去,忽然间,我身边的这四个人摔倒在地上。我这时候才发现,他们肤色白得吓人,眼睛漆黑漆黑的,嘴唇还涂抹得如鲜血一般红艳,哪里是真正的人,赫然就是用白纸扎出来的。

李玉兰已经跑得不见踪影,罗玉山捂着脸朝巷子窜去,在即将逃进去时,他转过头,对我怒吼道:“江成,我不会让你活到太阳出来!”

我一听心凉半截,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